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20章 是谁?

第一百二十章 是谁?

靳哲凯从没这种感觉过,他好像要她永不餍足,终于在天擦亮的时候,看她累得人事不省,终于放过了她,他体贴的到浴室放了一缸水,将她抱进去替她清洗干净,然后塞进被单里,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累了一天,加上彻夜的欢ai,他也累了,拥着怀里的女人沉沉的睡去。

曲萌萌这一觉睡得完全不知今夕是何夕,醒过来的时候,夕阳西下,她还恍惚得以为时光还停驻在靳哲凯过生日的那一天。

坏了,她怎么能睡着了呢,她还要跟他一起烛光晚餐呢。

想着,掀起被子就要起床,还没等坐起,她又重重的躺回原地,她的衣服呢?她的头好痛……她的腰怎么就跟断了似的?她的腿……她怎么全身疼得都跟被大卡车碾过似的……

“好痛……”她低叫一声,成功的把睡在一边的男人惊醒。

一只手穿过被单,搂上她的腰,然后用力一带,她被带入一个完全契合她的怀抱。

“啊——啊——”曲萌萌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惊叫连连,身边的人再也受不了她的魔音穿耳,头一歪,用自己的嘴堵住了她的尖叫。

“唔!唔唔唔!”曲萌萌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面前的人竟然是靳哲凯。

&nbs“”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他怎么会在这里?她满肚子的问号。

“笨蛋,闭上眼睛。”靳哲凯在吻她的空隙教她。

昨晚喝多了的时候都没这么笨,怎么睡醒了反而这么笨呢?接吻连眼睛都不会闭上。

曲萌萌听话的闭上眼睛,瞬间又清醒过来,猛地推开靳哲凯坐起身来:“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几点了?”

被单滑落之处,风光好。

靳哲凯吹了声口哨,曲萌萌低头一瞧,羞得立刻钻进被单里,心里疑惑,自己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

靳哲凯倒是很享受她的回归,立刻扯过她,让她枕在自己胳膊上。

曲萌萌一动都不敢动,谁能告诉她。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和靳哲凯之间突然变得这么亲密了?

“对不起……”待她在他怀里躺好,靳哲凯的句话就是道歉,“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对不起,我没信守承诺。”

“嗄?”曲萌萌还不习惯跟他这样亲密,这样的距离让她的脑袋变成浆糊,对他说的话,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见她傻呆呆的样子,靳哲凯笑的贼兮兮的:“不过,我是很喜欢你为我准备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曲萌萌的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她准备的什么生日礼物她心里清楚,而此刻的情景分明表示,她礼物送出的很成功。

该死的,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昨晚她吃到他了,可是为什么她脑子中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呢?

这不公平……曲萌萌哭丧着小脸在心里哀嚎。

“怎么了?”靳哲凯哪里知道她在想什么,见她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还以为她在懊悔昨夜的事情,不由得收回自己的胳膊,起身。

“我先去洗一洗。”

见他离开,曲萌萌也飞快的从**爬起来,忍着不适去拿衣服,镜子映出她好像*待了一般的*,她愤愤的哀嚎:“靳哲凯!你这个禽兽!”

浴室里,传来靳哲凯神清气爽的朗朗大笑。

肚子咕噜噜的作响,曲萌萌感觉自己饿得前胸贴后背,见靳哲凯还没出来,便拖着散架般的身体下楼去找吃的。

靳哲凯出来的时候,房中已经没有了曲萌萌的身影,倒是空气中还有着那糜乱的气息,想起刚才曲萌萌的爱好,他忍俊不已,看来他昨夜的疯狂吓到她了!是他的错,那么急xing子,忘记昨天是她的第一次……

靳哲凯突然意识到是哪里不对了。

他进入的很顺利,没有收到任何阻碍,而**,拂掉所有的玫瑰花瓣后,找不到一丁点的血迹。

她的第一次,竟然不是他的!

靳哲凯心情复杂的看着床铺,他不是个有着chu女情结的卫道士,可是她从十六岁就缠着他,他以为除了他没有人有机会可以得到她,没想到却是现在这种结局。

只是,想到她的第一个男人不是他,这让他有冲动,把她抓回来,狠狠的要她,要到她求饶,要到她说他才是最棒的。

手指咯吱作响,是他泄愤似的揉拳发出来的声音,他打开露台的大门,任由晨风吹进来,将他心头那股燥热吹散。

桌子上,有一张纸随风飘落,他捡起来,看了一眼,眼睛骤然眯起,失望、愤怒、嫉妒……各种情绪在心头翻滚,握着纸张一角的手因为太过用力,青筋暴起。

纸上,上半部分,看起来应该是为了给他庆祝生日而列的,而下半部分,却是秦怀的素描画。

她竟然在想着给他如何过生日的时候还想着秦怀?亦或者,她是想着秦怀准备的这些东西?她是不是还打算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秦怀?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不是秦怀?

陷入发狂的嫉妒中的靳哲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想所念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不通情理,秦怀,曾经是他安排给她的一条歧路,可现在,这条歧路让他迷失了方向。

这算不算,自己做了个套子给自己钻?

将手里的纸狠狠的攥成一团,再恶狠狠的丢掉,他转身下楼。

秦怀,你是还没有来得及开始的过去式,他决不允许她的心里留下不属于他的痕迹。

楼下,曲萌萌正对着满桌的东西发呆,她昨天精心准备了一整天,他竟然动都没动一下,听见脚步声,她抬起头,脸上全是失望:“靳哲凯,你昨晚几点回来的?为什么我打电话你也不接?你去哪里了?”

“我已经道过歉了,这次是我的错。”靳哲凯再次道歉,却没有回答她的任何问题。

“可是……”她是那么期待着昨天,结果昨天到底怎么过的,她除了记得自己在等他以外,一片空白。

靳哲凯走过来,默不作声的把两个生日蛋糕拉到面前。

“你做什么?”曲萌萌以为他要帮她收拾,把蛋糕丢到。

&百度搜索“领域”看最新章节nbsp;靳哲凯挑眉,眼中笑意,拿过切蛋糕的刀,把两个蛋糕都切下来一小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