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33章 又见爱德华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又见爱德华

以下是:

为你提供的《亿万新娘赖上你》小说正文,敬请欣赏!吃饭的时候,靳哲凯看的多,吃的少,他装作不在意实际盯着曲萌萌和夏远。

第四次了!这是第四次曲萌萌为夏远夹菜了!他低下头看看自己盘里的一口菜,凭什么她就只给他夹一次菜,给夏远就夹个不停?

瞧瞧,这都第五次了!

靳哲凯郁闷的重重放下碗筷:“我吃饱了!”

“咦?这么快就吃饱了?那你先去忙,不用等我们了。”曲萌萌不以为意的冲他挥手。

他是不是永远要排在夏远的后面?靳哲凯气闷的甩手走人。在楼上心神不定的待了会儿,听见熟悉的脚步响,他飞快的打开门,一把把曲萌萌拽进房,惩罚的吻她。

“你不关心我!”喘息的空档,他抵着她的头抱怨道。

“我哪有?”曲萌萌喘过气来,急忙喊冤。

“小远一来,你就不管我了!”他继续控诉她的罪行,“甚至都不管我吃没吃饱!”

“靳哲凯!”曲萌萌“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低叫,“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小远还是孩子,你要跟他吃什么醋!”

“我不管。你得补偿我!”靳哲凯单手撑墙,看着怀中红着脸跺脚的曲萌萌,无耻的道。

曲萌萌翻了个白眼:“补偿你什么?”

“补偿……”靳哲凯低头,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曲萌萌大窘,白玉般的脖颈染上点点红霞,头低的都快要到胸前:“靳哲凯,你还要不要脸?小远还在家呢!”

她这副模样着实让人心动,靳哲凯说着让人无地自容的情话,啃噬她通红的耳朵,曲萌萌倒抽口凉气,刚想说什么,忽然听见门外传来夏远的脚步声和敲隔壁卧室门的声音,她又羞又窘,生怕自己和靳哲凯这般模样被夏远慌乱的捂住靳哲凯的嘴巴,生怕他再发出一些让人害羞的动静。

靳哲凯轻笑,舌尖扫过她的掌心,惊得她缩回手,“答应我。”他小声命令外加威胁。

被压迫一方的曲萌萌只好被迫签下不平等条约,晚上,自是随了靳哲凯的心愿,被折腾了个彻底。

又过了几日,曲贺华传来消息,他在国外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忘年好友,这次回来,那忘年好友也跟着来了,他打算为他举办一个宴会,让曲萌萌和靳哲凯一定要参加。

老爸的眼光曲萌萌是知道的,能让他引为好友的人,那肯定不是一般人,曲萌萌很是好奇。

“小忆,你见过那人没有?长的啥样?”曲萌萌好奇的去问夏忆。

“不知道呢……”夏忆是一问三不知,曲贺华将这次筹备宴会的事情全权交代给她,她忙得焦头烂额。

“那,我爹地他也没漏什么口风出来吗?”

w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最新章节“没、没有……”夏忆支吾着岔开话题。

想到曲贺华对她说的话,夏忆有一些恍惚。

“小忆,我带回来的人是很优秀的一个年轻男人,他的背景深不可测,虽然我也拿不太准,可是我能察觉他对我们曲家有兴趣,而且没有恶意,现在萌萌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幸福,我希望你也能把握机会找到幸福。我说的,你能懂吗?”

她当然是听懂了,不过是因为曲萌萌早婚,他手里没有其他人可用,便希望拿她当筹码跟这个客人走上联姻的路。她倒要见识见识,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能让曲贺华起了这种心思。

到了举行宴会的那天夜里,这位神秘的客人终于露了脸,而曲萌萌和夏忆的脸色,却跟见了鬼差不多。

“他怎么在这里?”曲萌萌低声愤愤的道。

靳哲凯拉住她的手,示意她没必要紧张:“没事的,我在呢”

而夏忆,脸上阴晴不定,她有些犹豫,要不要听曲贺华的?如果她真的能嫁给这个人,倒是真的挺不错,可是想到已经离开了几天的希德,她又很是烦躁,她和他的关系,不知道这个人知不知道呢?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英国认识的朋友,爱德华、伯爵!”曲贺华话音刚落,会场里显示鸦雀无声,而后是一些窃窃私语。

伯爵,这种生物……

曲萌萌和靳哲凯互相看了眼,怪不得这个男人看上去颇有贵族风范,搞了半天,人家就是贵族。

“萌萌,你说他会不会跟曲叔叔说些什么??”夏忆此刻想笑,笑曲贺华盘算落空,如果她没记错,爱德华的目标是曲萌萌。

“有什么好说的。”曲萌萌嗤之以鼻,他是一个伯爵哎,她就不信,他敢将他去那种会所的事情公布于众。

“我觉得,我们还是离他远点儿比较好。”夏忆建议道。

曲萌萌对此也很是赞同,可是偏偏那爱德华就盯准了她一般,端着一杯鸡尾酒向着她们款款而来。

“曲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他笑起来的样子,虽然俊俏,却让人讨厌。

曲萌萌翻了个白眼:“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你可以称呼我靳太太。”

“呵呵,靳太太……”爱德华笑笑,带着莫名的讽刺。

神经病!曲萌萌腹诽,托辞要去找靳哲凯,转身离开。

夏忆犹豫了下,也想走,却被爱德华喊住:“夏小姐,希德托我向你问好。”

夏忆脸白了白,紧张的看眼四周,见没人注意这边,才僵硬的笑了笑:“谢谢。如果爱德华先生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

“别急啊,夏小姐,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有很多话可以谈。”爱德华晃着酒杯,拦住她。

“我们?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夏“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忆警惕的后退一步,心中警铃大作,这个人太危险。

爱德华挑眉:“谈谈合作!明天我会联系夏小姐您的,希望您一定要来赴约。”

说完,他还是那副惯有的微笑转身离开,夏忆咬着唇不知所措。

袁兰纤慢步走过来,唤了声走神的夏忆:“小忆……”

“嗯?袁阿姨?”

袁兰纤笑着摸摸她的头发:“我们小忆长大了……刚才那孩子你看着怎么样?你曲叔叔他有益撮合你们,要我看啊,那孩子还真配得上我们家小忆呢。”

“我……袁阿姨别开我玩笑了,他……他可是伯爵呢。”夏忆尴尬的笑笑。

“那又怎么样?小忆也是我们曲家的宝贝呢!”袁兰纤拍了怕夏忆,示意她勇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