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33章 爱德华之约

第一百三十三章 爱德华之约

以下是:

为你提供的《亿万新娘赖上你》小说正文,敬请欣赏!夏忆笑笑,对袁兰纤的话不置可否。

袁兰纤见她这样,无奈的叹口气,道:“好了,不说了,你一直都是个有心数自己能拿大主意的孩子,这些事你自己决定吧。走,我们去看看萌萌。”

夏忆答应了声,伴着袁兰纤找到曲萌萌。

母女俩见面,聊不完的话题,除了祝福曲萌萌不要任性,不要惹事,注意安全等等老话题之外,这次又有了新话题。

“萌萌,最近有动静了吗?”

“什么动静?”曲萌萌一脸茫然。

袁兰纤看了眼她的肚子。曲萌萌一愣,脸红了。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妈咪”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袁兰纤揶揄的搂着扑倒她怀里的宝贝闺女,看了眼靳哲凯,道:“哲凯啊,妈妈还等着抱孙子呢,别让我们等的太久呀。”

“妈咪!你还说!”曲萌萌不依了。

靳哲凯跟着尴尬的笑笑,下意识的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夏忆,虽然她笑的如往常一样,可是他却看得出来,她笑得已经越“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来越勉强了。

这些话题当着她的面说,对她是不是太过残忍。靳哲凯再深深地看她一眼,再看看面前亲密的抱在一起的袁兰纤和曲萌萌母女俩,心里替她唏嘘,看到这些,她肯定又会想起自己早逝的爹娘……

“妈咪,爹地是怎么认识爱德华伯爵的?”他主动转移了话题。

赖在袁兰纤怀里的曲萌萌瞟了一眼靳哲凯,他这是什么意思?不回答只是岔开话题,他是不是还没想过要孩子的事?可是,一直他“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也没采取过什么避孕措施的样子,也许,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了宝宝也说不定呢,想到这点,她下意识的偷偷看了眼自己的肚子,想到在以后的某一天,从里面会钻出一个像她或者像他的小娃娃,突然觉得,生个孩子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宴会下面的时间,爱德华没再打扰过曲萌萌,这让曲萌萌松了口气,可是靳哲凯心事重重的样子却让她很不高兴,自从袁兰纤提及生孩子的事,他就一直这么一副模样,而且还很沉默!

回家的路上,看他还是那副模样,曲萌萌忍不住问他:“靳哲凯,你不想要孩子是吗?”

“啊?什么?”靳哲凯回过神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曲萌萌在说什么。

“孩子?我没说不想要啊。不过……现在要是不是太早了点儿?我们还年轻,过几年再要也来得及。”靳哲凯随意的说了句,然后继续思考之前想的问题。

为什么听袁兰纤说的,爱德华是有意接触曲贺华呢?目的是什么呢?难道是为了曲萌萌?想到这个,下意识的去看曲萌萌,却看到她皱着小眉头,对着窗外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想起,刚刚无人的时刻,夏忆瞧瞧对他说,如果萌萌没结婚也许就会被曲贺华配给爱德华,他心里不由得一紧:“萌萌,你觉得那个爱德华怎么样?”

“渣渣。”曲萌萌用两个字完成形容了爱德华。

随后的时间,曲萌萌又陷入沉思,她现在已经基本肯定,靳哲凯是比较排斥有孩子这件事。

见她不说话,靳哲凯也沉默下来,两个人各有心事的回了家。

晚上就寝的时候,曲萌萌第一次坚定的拒绝了靳哲凯。

“我很累了。”她拿着第一次参加宴会为藉口,直说自己太累拒绝了靳哲凯的温存。

不想要孩子?那就别碰她!曲萌萌腹诽着,翻了个身,将靳哲凯晾到身后。

靳哲凯不懂她这是怎么了,也只能收了心思,却不允许她背对着她,硬是将她搂进怀里睡了过去。

这一夜,夏忆几乎彻夜未眠,她一直在想,爱德华到底找她有什么事,可是想破了头也没想出来。第二天一大早,爱德华的短信就来了,约她去他住的酒店地下的咖啡座。

她简单收拾了下,忐忑又好奇的去了约定好的地方,远远的,就看见那金发碧眼的爱德华冲她招手示意,她顿了下,笑笑,走了过去。

“夏小姐!”

“爱德华先生!”

寒暄后,两个人落座,夏忆咬了咬唇:“爱德华先生,你找我来到底要谈些什么?”

爱德华笑笑的低声说道:“夏忆,21岁,原本家境小康,父因车祸亡于十二年前,之后生活拮据,母因债主逼迫,于五年前自尽身亡,十六岁那天,带着有自闭症倾向的弟弟被曲贺华领回家中至今……”

“真有意思。夏小姐,你说,世界上可怜的人那么多,那曲贺华为什么就做了这么一件好事,把你和自闭症的弟弟一起接回家照顾呢?

夏忆咬着唇,一声不响,她不知道他从哪里打听的这些,还打听了不少。

“爱德华先生,您说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有事吗?”夏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问道。

爱德华听她这样说,嘴角泛起若有若无的微笑:“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是吗?那——”他从椅子上拿起一个信封,推到夏忆面前,“不如夏小姐看看,这里面的事情是不是也是陈谷子烂芝麻呢?

夏忆迟疑着打开信封,拿出几张照片,看了眼,脸色煞白,啪的一声用信封将那几张照片盖上。

该死的,那个该死的私人侦探不只照了两张照片,他竟然将她照出来了!!

夏忆心中忐忑,面上却更是安静:“你从哪里得来的?”

“这我可不方便告诉夏小姐你,不过,我很好奇,靳哲凯真正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你?啧啧,要是希德看到这照片,肯定会伤心的。”爱德华随手拿起一张照片,里面生日蜡烛的烛光映照着两个人,他们在怔怔的看着彼此,那眼里,明明是决绝的爱意。

“这事儿不关你的是吧?爱德华先生!”夏忆愤愤的起身,想要收拾那些照片,找个地方烧掉。

爱德华笑着任她收拾,末了来了句:“照片我洗了很多张呢。”

夏忆心中暗恨:“你到底想干什么?!直接说出来,我没空跟你打哑谜。”

“夏小姐真是干脆!”爱德华轻轻击掌道,示意夏忆坐回原位,“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作者题外话】:好险好险,终于赶在零点前了,阿米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