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98章 恶心

第一百九十八章 恶心

“靳哲凯!我做了这么多,我努力了这么久,就是要看到曲氏垮掉,眼看着我的目的就要达成,你为什么突然介入这件事情?”夏忆缓了缓气,让自己平静了些。

“曲氏垮掉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你该拿的不是已经拿走了吗?”靳哲凯劝道,“夏忆,你的事情我不想多问,不过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够了,放手吧!”

“不!不够!”夏忆尖叫,“曲氏还没有垮掉!我不会让你顺利的把曲氏捞起来的!靳哲凯,你等着瞧!”

靳哲凯无语的看着手机,眉头拧成一个大疙瘩,夏忆怎么会这么针对曲氏集团呢?若说以前她对曲萌萌和曲家有怨言,是因为她爱他而无法得到,可现在他们早就说清楚了,分手了,她这两年跟希德也一直相处的不错,那么现在的她应该没有理由再继续针对曲氏了,可为什么她现在的情绪这么‘激’动?非要让曲氏完蛋不可?

心念转动,靳哲凯给夏远打了个电话:“夏远,有时间我们聊一聊吧。”

“我很忙!”夏远直接拒绝,“再说我跟你也没什么话可聊。”

“有关你姐姐的事情,我想问一问你。”靳哲凯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的说道。

夏远默了默,片刻后答应了。

靳哲凯开车到了公司,才知道曲萌萌为什么说不上班了,看自家公司‘门’前记者的阵势,就知道曲氏集团的大楼前什么样了。

“靳总!靳总!请问您这次是以什么‘性’质向曲氏注资?是否有望将曲氏收到旗下整合?”

“靳总。请问您这次向曲氏伸出援手,是因为您夫人的原因吗?”

“靳总……”

一个个的问题迎面抛过来,靳哲凯冷着脸困难的挤过人群,站在最高的那阶楼梯上后才转向众人道:“诸位,这只是我们泽卡和曲氏的一项单纯的商业往来,我对曲氏有信心,我相信曲氏在现在的掌舵人手里,跨过这道难关后将会迎来辉煌的未来。其他的就请大家不要想多了,也停止那种毫无根据的猜测。谢谢大家。”

说完,他将记者扔下,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可是他的这几句话,却通过电视和广播,瞬间传遍了大江南北。

某家酒店里,夏忆狠狠的摔了手里的杯子。

……

曲萌萌看完这则新闻后,关掉电视,靳哲凯的这几句话,让她的内心有所感动,她甚至想,也许他没有她想的那么坏。

好吧,既然这样,为了报答他今天说的那番话,她就勉为其难的为他做一顿晚餐好了。

曲萌萌这么想着,叫了司机带她出‘门’,买了好多食材回来,刚从车上下来,就看到自家‘门’前站了个人。

她皱了皱眉,对司机道:“王叔,你把东西放下就可以走了。”

司机看了看来客,不声不响的把手里的购物袋放下,听从曲萌萌的话驾车离开,当然不忘记将这事报告给靳哲凯知道。

曲萌萌自己拎起购物袋,‘挺’直着脊梁迎着来客走去,跟她擦肩而过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一直带着笑容的夏忆冷了脸,扭头问道:“怎么?有客人来了也不知道请进去坐坐吗?”

曲萌萌打开‘门’,将东西放进去,冷着脸看着夏忆:“你是不被欢迎的人,请你离开吧。”

“你——”夏忆咬了咬牙,恨恨的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他竟然会去趟这滩浑水,把曲氏给捞起来?”

“我开不开心的,也不关你的事吧?”曲萌萌毫不示弱的道。

“我想你也没有必要开心。”夏忆瞥了眼购物袋里的东西,突然道,“你还打算给他做顿大餐犒劳他?你就没想过,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什么理由?”曲萌萌皱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夏忆肯定的看着曲萌萌,“就算你之前不知道,看到我在这里,你就应该知道!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我!我要得到曲氏,他就只能用这种注资控股的方式帮我得到!别告诉我你没想到!”

曲萌萌哈哈的大笑两声:“夏忆,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和靳哲凯之间从来没谈过控股的事情,你说的事情,我不会相信的!而且,靳哲凯早就告诉我了,你跟靳哲凯早就结束了!所以他不会为你做任何事情!”

“哦?他告诉你我跟他早就结束了?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和他是当年是如何的相爱,在你们结婚的前一天,我和他就像现在这样站在这里见面,最后是他将我抱进这栋房子的。”夏忆冷笑着,拣着能刺伤曲萌萌的事情说道,满意的看着刚才还一脸淡定的曲萌萌刷得白了面容。

“你在说什么?”曲萌萌不由自主的晃了晃身子,感觉双手双脚都在忍不住的打颤,她瞪着夏忆,用颤抖的嘴‘唇’问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夏忆的笑容愈加恶毒,她知道她的话会对曲萌萌产生多大的打击:“我是说,你和靳哲凯的婚‘床’,是我和他先睡过的,知道我跟他在你们婚‘床’上是如何欢ai的吗?你的新婚之夜是怎么度过的?他碰都没有碰你!因为那张‘床’是属于我和他的!这房子!这‘床’!这男人!都是我用剩下的!就像现在的曲氏,是我玩剩下不要了的,曲萌萌,你也就配跟在我后面捡个垃圾!”

“滚!”曲萌萌再也听不下去她的话,狠狠的把‘门’摔上,将夏忆嚣张的笑声关到‘门’外。

曲萌萌咬着拳,不让自己哭出来,她环顾四周,想起夏忆说这是她待过的地方,顿时觉得呼吸困难起来,疯了似的跑到楼上,习惯的进了自己的卧室,可当她看到卧室中间那张大‘床’,她几‘欲’呕吐。

“知道我跟他在你们的婚‘床’上是如何欢ai的吗?”夏忆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在脑海中回想,曲萌萌发疯了般冲到‘床’前,用力的扯下‘床’上的东西,又努力的想要挪动大‘床’,想将这些肮脏的东西都丢出去。

泪水和着汗水流下,她气喘吁吁,头发一缕一缕的贴在额前,可费尽全身的力气,她也只是将‘床’挪动了一点点的地方,可她仍不放弃的又推又拉,下‘唇’更是被自己的牙齿咬得出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