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99章 误会

第第一百九十九章 误会(18 06)

不知努力了多久,努力到双手都已经痛的麻木,她还在继续着。(《界》xian??jie.me《说》网)

靳哲凯匆忙赶回来的时候,便是看到这样狼狈至极的曲萌萌。

“住手!你这是干什么?”他冲过去,一把抱住曲萌萌,制止住她那自残般发狂的行径。

曲萌萌浑身哆嗦着,双目毫无焦距的看着他,靳哲凯被她的模样吓到,慌忙抱紧她:“萌萌,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别这样吓我……”

“放开我!”好半天后,曲萌萌终于能发出声音来,只是这声音冷得似冰,“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放开!”

“萌萌……”

“别叫我!”曲萌萌终于大叫出声,发狂般的挣脱开靳哲凯的怀炮,“脏!真脏!别喊我!别靠近我!脏死了!脏死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靳哲凯也黑了脸,“是不是夏忆来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能跟我说什么?”曲萌萌冷笑,指着床道,“她只不过告诉我,她是怎么样被你抱上床,然后和你在这张****!靳哲凯,你们好狠,你们太狠了!”

她双眸充血的瞪着靳哲凯,见他并没有反驳,更加觉得恶心,扭身便走。

“你去哪里!”靳哲凯慌『乱』的抓住她。

“让我离开!这里我一分一秒也呆不下去,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让我作呕!”曲萌萌冷冷的道。

靳哲凯突然有些害怕,他有预感,这次如果让她走了,那么他将再也见不到她。

“别走,你不喜欢这里,我们砸了重建,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砸了?砸了就能掩盖发生过的事情吗?”曲萌萌语带哽咽,可眼中无泪,她的眼泪已经被怒火灼干。

“靳哲凯,你既然那么喜欢她,当年为什么要让我误会你喜欢我?为什么!耍我很好玩嘛?是不是很好玩?”曲萌萌悲愤的低喊道,“放开我!放开我!”

靳哲凯用力的箍住她,让她无法挪动一步:“不放!一辈子都不放!萌萌,你不能这么不讲理,我从没有做过让你误会的事情,是你一直缠着我不放的。”

“你没有做过?!”曲萌萌闻言怒极,“是谁让夏忆给我带纸条说他喜欢我的?是谁在跨年的钟声里吻着我,告诉我他喜欢我的?靳哲凯!你怎么有脸说你没做过让我误会的事?如果不是你一直在说喜欢我,我怎么会一直缠着你?你真以为我曲萌萌是没人要的吗?要不是为了你……你……你混蛋!”

“你、你在说什么啊?”靳哲凯闻言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给你写过纸条了?还有什么跨年吻啊,我哪有吻过你?”

“你还装?!”曲萌萌被气得直打哆嗦,这些事情在她看来都是甜蜜的记忆,她本来是想要深深的埋在心底,没事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回味的东西,可男主人公竟然一脸无辜的装失忆了。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靳哲凯苦笑道。

“你——放开我!”曲萌萌又开始挣扎。

靳哲凯只能用力的箍紧她,却惹得曲萌萌直翻白眼:“放开,我不走,我去拿东西!”

“你拿什么?我跟你一起去拿。”靳哲凯警惕的道。

曲萌萌瞪了他一眼,指了指衣帽间,由着靳哲凯拉着她的手过去,然后一顿翻找,从角落里找出一个小小的香木盒子。

“这是什么?”靳哲凯好奇的问道,这么多年来,他从不『乱』动这里面的东西,每天只是看看,想想,却不曾想到里面还藏着东西。

曲萌萌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张变黄的纸条,靳哲凯好奇的拿起来,看到属于自己的笔迹:谢谢你在我受伤的时候照顾我,你很美,我喜欢你。

“这怎么会在你这里?”他纳闷,如果他没记错,这张纸条是十八岁那年情窦初开的他写给夏忆的。

“难道不该在我这里吗?”曲萌萌瞪眼,“不是你因为不好意思面对我,特意嘱咐夏忆交给我的吗?”

“开什么玩笑?!这是我特意为了感谢夏忆照顾我,写给她的,关你什么事啊?我干嘛不好意思面对你?”靳哲凯满头问号的叫道。

“喂!你分分清楚好不好,你受伤躺在街上,是我费尽力气把你拖到医院的哎,也是我不眠不休的照顾了你一夜,你不感谢我你感谢夏忆干什么?”

“你别闹了!我醒来的时候,明明是夏忆在照顾我,我还记得我当时很渴,是她用棉棒沾了清水给我润嘴唇呢。”靳哲凯争辩道。

本来还很激动的曲萌萌闻言突然平静下来,皱眉打量着靳哲凯:“你是说你一直以为救你的人是她?”

“难道不是?”

“如果我说不是呢?如果我说,是我救的你,是我照顾了你一夜,她只不过是清晨的时候被我叫来,在我去洗脸的时候替我照顾了你十分钟呢?”曲萌萌这样问着,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无聊,那些以前的事情,就算知道或者不知道又能怎样?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不用回答!你只要告诉我,那年的跨年夜,是不是你在灭灯的时候抱住我,吻了我,还说想要跟我相守一生。”

靳哲凯没说话,他看着曲萌萌,脑中却想着当年的事,那年的跨年夜他当然记得,灯光未灭的时候,他一直在注意夏忆的位置,而她也一直在给他微笑和鼓励,示意他该在什么地方找到她,当全场的灯光熄灭,他果然在她指定的地方吻到了她,那是他的初吻,他还记得他当时的心跳又多么的激烈而慌『乱』,他们的吻有多么的紧张和青涩,当钟声想起,全场人群欢腾的时候,他们被人撞到踉跄着差点摔倒的时候才敢睁开眼睛,那一瞬间,灯光耀起,他只看到身边站着的夏忆,跟他一样的紧张而无措。

可是,他明明吻的人是夏忆,为什么他说的话,曲萌萌会知道?

靳哲凯有些头疼又有些混『乱』:“萌萌,你是不是记错了,那人不可能是我,我当时……”

“我怎么可能记错!那是我的初吻好不好?”曲萌萌不满的道。

【作者题外话】:啊啊啊1点20!!什么时候才能在12点以前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