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205章 兴师问罪

第二百零五章 兴师问罪

“电话!”曲萌萌率先清醒过来,红着脸蹦离靳哲凯周围一丈之外,看她这样,靳哲凯心里痒痒的很,可是催命的电话铃音让他不得不先暂时放开她。

“谁啊?”他没好气的问道。

“哟,在干什么呢?这么大火气?我不是打扰到什么了吧?哈哈!”令人厌恶的声音响起,靳哲凯皱眉,冷着脸道:“爱德华先生,您找我有事吗?”

听见“爱德华”这三个字,原本还一脸羞怯的曲萌萌小脸板了起来,直勾勾的瞅着靳哲凯,想要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听说你cha手了曲氏的事,觉得很好奇,就来问问你。”爱德华貌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事新闻上闹的那么欢,靳哲凯也没打算能瞒住,便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是,不过这事并不妨碍我们泽卡跟海外客户的合作,所以爱德华先生也没必要太在意这事。”

“不在意?”爱德华装模作样的尖叫了一声,又冷冷的道,“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吧?忘了告诉你,我和夏忆夏小姐已经达成了意向,目标就是曲氏,我劝你要么站到我们这边来,要么就明哲保身一边待着看戏,不要妨碍我的计划。”

“你说什么?”靳哲凯颇为意外的低叫了声,“为什么?”

他的问题让爱德华想了两秒钟:“好像也不为什么,我只是想这样做而已,我觉得很有趣。天知道我有多想看到曲萌萌被打败,萎靡的小模样……”

这是孽缘的一种吗?这么多年来,爱德华都这样执着的想要对付曲萌萌。靳哲凯边想边看了眼正一脸茫然听着他这边动静的曲萌萌,暗暗叹了口气。

“爱德华先生,还请你三思,你毫无理由的这样乱来,不觉得会有失身份吗?”

“身份?身份的好处就是让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爱德华嚣张的回答道,紧接着道,“说实话,我并不希望你能答应我,想起来跟你们两个人玩一把,就让我肾上腺素激生呢。”

变tai!靳哲凯暗暗啐了一口:“既然这样,那就如爱德华先生所愿吧!”

放下电话,就看到曲萌萌警惕的瞅着他,就知道她又误会了。

“萌萌……”

“你跟爱德华很熟?你们又商量了什么害人的点子?”曲萌萌神经紧张的道。

靳哲凯无奈,叹自己咎由自取:“萌萌,别这样,试着相信我,我不会再伤害你的。”

曲萌萌默不作声,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探究的瞅着靳哲凯,像是在琢磨他话的真实度。

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nw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bsp;“唉,算了,以后你就会知道的!”靳哲凯只能无奈的叹气,“萌萌,你帮我收拾收拾行李吧,我想起来公司里还有点儿事没做完,大概要加个夜班,你不用等我回来了。”

黯然的说完,靳哲凯脚步匆匆地出了门,他不能把爱德华的威胁当成玩笑,必须让泽卡提前做好准备才行,至于曲氏……他又打了个电话跟夏远说明情况,提醒他注意。

此刻的夏远,正在约好的地方等夏忆,听完靳哲凯说的话后,压力陡增,甚至第一次在心里产生了一丝动摇:他这么年轻,他能扛过去这场浩大的暴风雨吗?

,全文字手打忍不住的,拨通曲萌萌的电话:“萌萌……”

“小远,我还想跟你说呢,你最近没大没小了呀,竟然不叫姐姐了!想挨揍是吗?”曲萌萌轻快的声音传来。

姐姐吗?可他不想继续当她的乖弟弟了怎么办?

夏远苦笑了下,不打算跟曲萌萌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萌萌,你说我能行吗?”

“你又不喊姐姐!”曲萌萌吱哇乱叫半晌才问,“什么你能行吗?”

“曲氏……我,能撑起来吗?我可以吗?我能行吗?”

曲萌萌瞬间镇定下来,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知道夏远现在需要别人的肯定。

“小远,你能行的!怕什么呢?我们这么年轻,大不了重头再来,你不记得这六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了吗?你有多优秀,我们通通都知道!”曲萌萌轻声抚慰他道,“小远,遇到任何事别慌张,记得我永远在你身后。”

沉默了片刻,夏远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显然就轻松许多:“你可别想偷懒都躲到我身后,我还等着跟你并肩作战呢。”

“嘁,那你可有个心理准备,我一出马,你的光芒就被我遮住了!”曲萌萌跟他开玩笑道。

两个人嬉笑了几句,夏远看到夏忆走进餐厅,便立刻跟曲萌萌道了别。

“小远!”夏忆看到夏远,有些激动的急步走了过来,“你现在还好吗?怎么这么瘦?你……”

“姐姐!”夏远平静的打断夏忆连珠炮式的询问,“你先坐下吧。”

“呃,好、好!”夏忆听话的坐到他的对面。

“姐,我今天找你出来,是有事想问问你。”夏远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事?你说!”夏忆急切想要讨好自己的弟弟。

她是真的疼爱他,夏远从她的眼睛里能感受得到,他又何曾不想跟自己的亲姐姐像以前一样亲密相待,那总归是他唯一的亲人,可是为什么两个人偏偏要走向不同的道路呢?

“姐姐,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针对曲氏。”夏远的眼里充满痛楚,“曲叔叔和袁阿姨对我们难道不好吗?在我印象里,他们对我很好,甚至我对家的记忆,是从曲家开始的,他们就是我的家人,姐姐你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你忘了他们对我们的好了吗?”

夏忆听了夏远的话,突然冷笑起来:“小远,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兴师问罪来的?”

“不是兴师问罪,我要知道理由!我要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可敬可亲的姐姐变成现在这样。”夏远诚恳的道,“告诉我,你变成这样是因为靳哲凯吗?爱情就那么伟大,能让你抛弃恩情和亲情?”

“恩情?亲情?爱情?哈哈……”夏忆冷笑不已,打量着夏远道,“小远,看来你的病并没有全好,以前的事你还是不记得。什么恩情?你以为曲贺华是什么好人吗?你以为他为什么把素昧平生的我们领到自己家里,好吃好喝的养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