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206章 这是真相?

第二百零六章 这是真相?(16 42)

夏忆的声音越来越大,情绪显然失控:“他是在赎罪!他是个罪犯!他应该受到惩罚!可是他却一直滋润的生活着,而我们呢?成了父母双忘的孤儿!”

可夏远却是震惊中带着茫然:“姐姐,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界》xian??jie.me《说》网)”

夏忆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小远,你还记不记得爸爸出车祸去世这件事?当时你也在车上。”

“车祸?爸爸是车祸去世的吗?我记不太清了……”夏远很努力的想了半天,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再用力想,头就有些痛,脸『色』也变得煞白,“我头疼……”

“慢慢来,别急。”夏忆生怕夏远有个什么好歹,急忙叫停,“你不记得不要紧,我可以把一起都告诉你。以前觉得你还小,有些事能不让你知道就不让你知道了,可你现在长大了,是成年人了,我觉得你也应该为爸爸妈妈做点什么了吧?”

“小远,你还很小的时候,跟爸爸出门游玩,回家的路上发生了车祸,爸爸当场死亡,而你从那天起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和语言功能,在那天的车祸现场,除了爸爸的车子,还有一个人的车,那就是曲贺华!他当时也在!可是警察调查后竟然说是爸爸自己驾驶不小心才出的事,曲贺华无罪!小远,你能相信吗?一个车祸现场,两辆车,偏偏就死的那个有错,而活得好好的那个一点儿错都没有?我记得当时妈妈很伤心,天天在家里哭,爸爸的公司没人打理,慢慢的也就垮了,我们从一个生活幸福的小康家庭变成了穷光蛋,妈妈带我们搬了好几次家,受尽人家冷眼,直到她忧思成疾,身体再也撑不下去了……”

说道这儿,夏忆又想起当年的遭遇,眼中泪光闪动:“妈妈是生病没钱医治去世的,你知道当时的我有多么无措吗?我才16岁,而你虽然有十岁了,可是因为营养不良和生病,看起、来就跟六七岁的孩子似的,一句话也不会说,我们被送到孤儿院,比你小的孩子都会因为你不会说话欺负你。你知道当时的我有多恨吗?”夏忆顿了顿,再次平静心情,“后来,曲贺华出现了,提出将我们两个带到他家里生活,我答应了!我知道他是谁,他是害死爸爸的凶手,也是害我们没有妈妈、家破人亡的凶手,我要跟着他,伺机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

“爸爸……是曲叔叔害死的?”夏远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曲叔叔那么好的人。”

“好人?除了对我们好,你还见过他对别人好吗?他在做生意的时候有多心狠手辣你知道吗?如果不是因为他心中有愧,他根本不可能带我们俩回来!这点儿你都想不明白吗?”夏忆激愤的说道。

“可是……”夏远还是觉得无法相信。

夏忆生气的瞪了他一眼:“好了,别可是可是的了,当初的事情你都不记得,我不怪你,可是从今天起,我希望你不要再忙着曲氏忙活任何事,我们夏家跟曲家的仇不共戴天,你怎么能去帮仇人经营公司?立刻离开曲氏,来帮我,我要曲氏从此在世界上消失。”

“姐姐……”夏远还处在震惊中,“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不可能!你有没有问过曲叔叔?”

“杀人犯怎么会承认自己杀人?”夏忆看着夏远叹了口气,“小远,我知道你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可是姐姐不会骗你的。这样吧,你考虑几天,我等你消息。”

考虑?他要考虑什么呢?夏远抱着头努力消化这刚刚得到的讯息,他一直敬重的恩人竟然是让自己变成孤儿的仇人?可他没有印象啊,他该怎么办?该恨吗?该报复吗?他感觉有些喘不动气。

“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呢?”他喃喃的问自己。

“小远,你最近都没有再继续看医生吗?也许你可以去问问医生该如何恢复记忆,或者你觉得国内的医生不好,我可以安排你去国外。”夏忆建议道。

夏远抬起茫然的眼睛:“我不知道……不知道……”说完,起身,踉踉跄跄的离去。

这一夜,夏远没有睡觉,脑海中全是夏忆告诉他的事情,辗转反侧的等到天亮,他苍白着脸,顶着黑眼圈去了医院。

清晨的医院不若平时那样熙攘,住院部那边走廊上的人也很少,夏远站在曲贺华的病房外踌躇着,进去后要问个清楚吗?问清楚之后他该如何自处呢?

“咦?小远?来了怎么不进来?”袁兰纤打开房门要出来的时候发现了站在门口,像是在竖电线杆似的夏远。

房间里的曲贺华听到后扬声道:“是小远来了吗?赶紧进来,进来,怎么来的这么早?”

“是啊,进来吧。”袁兰纤冲夏远和蔼的笑了笑,伸手将他拉进来,“呀,小远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脸『色』也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是哦,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最近太累了?你从小身体不好,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可别把自己累垮了。”曲贺华看到夏远的模样后,担忧的说道。

他们对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好,在内心深处,其实他已经将曲氏夫『妇』当成了自己的父母。夏远看了看曲贺华,勉强笑了笑:“我没事,我只是……只是没睡好。”

“舞若了?”曲贺华皱眉,“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你处理不了?小远,不要担心什么,放开手脚去干,叔叔和阿姨一定会支持你的决定!”

“我……”夏远张了张嘴,犹豫了下才道,“曲叔叔,你……你有没有害过人?”

“害人?”曲贺华愣了愣,不明白夏远为何有此一问,“你是说在商战中吗?你现在遇到什么对手了吗?”

“无论是平常还是做生意的时候……我、我只是随便问问。”夏远慌『乱』的低下头。

见夏远这般貌似愧疚的模样,曲贺华的脸『色』严肃起来:“小远,不论你打算做什么,你一定要记得不要触碰法律!我们做生意,有些时候是要讲究不择手段,可是无论任何事都要有个道德底线,那就是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