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207章 幼时的记忆

第二百零七章 幼时的记忆

曲贺华说这番话的时候是那样的严肃,不容置疑,这样的人会害死自己的爸爸妈妈吗?夏远更加困惑,好半天才艰难的问出:“曲叔叔,你害死过人吗?”

“小远,你说什么呢?”袁兰纤皱眉问道。

“我……”夏远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曲贺华摆摆手,示意袁兰纤不要多话:“小远,你是不是遇到很难抉择的事?要我帮忙吗?”

“我、我只想知道答案。”夏远摇摇头,低声说道。

曲贺华笑了:“看来是我帮不上忙的事……小远,叔叔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没有害死过人,我从来没有越过那条线。”

“是啊,你曲叔叔怎么会做那么可怕的事,小远你到底在想什么?”袁兰纤不满的道。

夏远困惑的看着曲贺华,他眼底一片清明,不像是在说假话,可是自己的姐姐也不会骗他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他小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远,你没事吧?”曲贺华发现夏远的异状,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我就是有些头疼。我看我还是会公司吧。”纠结的夏远歉意的冲曲贺华笑了笑。

“也好,不过别太累,你体底子就差,自己要多注意。”袁兰纤跟在后面嘱咐了一句。

夏远胡乱的嗯了一句,匆匆的离开,他心乱如麻,他能感受到曲贺华和袁兰纤对他的关心是真心的,可是……

正胡思乱想的夏远差点碰到人,他低头道歉,可是被撞到的人就堵在他面前,不打算让他过去,夏远有些火了:“你……”抬头一看,竟是熟人。

“唐大哥。”

“小远?你来看曲叔叔和袁阿姨的?”唐志清的打着招呼。

夏远胡乱的点点头,突然像抓住救命草一样抓住唐志清:“唐大哥,我的病是不是还没有全好?我为什么记不起小时候的事?”

“小远,你没事吧?”唐志清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你还记不起以前的事?”

“嗯,我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夏远烦躁的抓着头发。

唐志清想了想,道:“小远,你现在过的不是好吗?为什么非要想起以前的事?你应该知道,你是受到什么事件的刺激才会生病,多年不会说话,想起那种事对你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你干嘛还非要找回记忆呢?”

“可是,那总归是我的记忆,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想要知道!唐大哥,你有没有办法?”夏远希冀的看着唐志清问道。

“你的况……不太好说!”唐志清皱眉道,“不过,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试试。”

夏远听闻有办法,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有一种催眠治疗术,能让人回忆起以前的事,不论好的和不好的。这种方法以前就有,我们曾经考虑过要不要给你用,但是你那时候年龄小,体也不好,怕你想起来受不了刺激,不过现在你长大了,这些事可以自己做主,自己负责,所以你可以考虑一下,考虑好了再下决定。”唐志清回答道。

“不用考虑了!我接受!”夏远急急的回答,“什么时候开始?现在吗?”

夏远的反应让唐志清略略惊讶,他皱眉看着夏远:“小远,这种治疗方法我可不会,要去国外请这方面的专家来,需要时间。而且,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真的能接受恢复的记忆吗?当年那记忆对你造成了莫大的伤害,现在忆起来的话对你的生活会不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些都是你要考虑的东西。我建议你还是认真的考虑下再通知我,如果你真的决定了,我会为你安排医生的。”

那回忆对现在生活的影响?夏远的脸色煞白,低下头去。

是啊,如果回忆告诉他,夏忆说的话是真的,那他该如何面对曲叔叔和袁阿姨?该如何面对曲萌萌?他还能继续陪在她的边吗?还能帮她吗?他们,会不会从此就成了仇人,就跟夏忆一样……

不!他不要像夏忆一样,他做不出伤害曲萌萌的事!可是……可是……如果害死爸爸妈妈的人真的是曲贺华,他难道不该为父母报仇吗?

“啊——”夏远抱着头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吼。

唐志清看着他的样子,急忙上前站到他的边,拍着他的后背同的劝慰他:“小远!小远!镇定一些!不要急着下决定,回去慢慢想想。”

在他的帮助下,夏远片刻后安静下来:“唐大哥,谢谢你。我会认真考虑的,等我想好了,我给你电话。”

“好!记住,别太勉强。我们只希望看到你健康、幸福的活着。其实很多事,想不起来也是好的。”唐志清淡淡的劝了句。

“我知道。谢谢唐大哥。那我先走了,公司里还有事要忙。”夏远低声回应,转低头离开。

到了公司,一大堆的事务在等着他处理,没有曲萌萌和秦怀的帮忙,他一个人只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忙碌之余,又有些茫然,他这样勤奋到底对不对?他是不是可以为了曲萌萌抛弃夏忆所说的仇恨?可是,曲贺华说的那样肯定,他没有害死过人,那他的父亲到底是怎么过世的?

谜团如鲠在喉,夏远终于下定决心:“唐大哥,我想好了,请您帮我找催眠师吧。”

无论当年发生了什么,他都要知道个清楚,然后再决定自己要做什么。

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给靳哲凯:“你让我问的事我问过了,我姐姐这么做果然是有她的原因的,具体是什么原因我现在还不好说,给我一些时间,我需要调查清楚。”

靳哲凯敏感的听出了什么,皱了皱眉:“没问题,我等你消息。但是,夏远,你要记得,无论发生什么事或者你做出任何决定,都一定要告诉曲萌萌,不要瞒着她,我想她再也经不起第二个夏忆了!”

靳哲凯这话说的很严重,明显的指明不信任夏远,可是夏远没有生气,因为连他也不知道结果如何,甚至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夏忆……

放下电话,夏远又拿出抽屉里藏着的照片,看着笑颜如花的曲萌萌陷入沉思,连下唇被咬出血来都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