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227章 晕厥

第二百二十七章 晕厥

夏远咬着‘唇’不出声,曲萌萌听后倒是兴趣盎然:“表白?小远你有喜欢的姑娘了吗?难道你不敢去跟她说?没事,我跟你一起去,我帮你说!我们小远这么优秀,那姑娘一定会喜欢你的!”

“真的吗?她会喜欢我?”夏远喃喃的追问,眼中有几分希冀。

“呸!萌萌你别听他瞎扯,他在这里住了多久?你有听说过他有喜欢的姑娘吗?骗人的!别上当!”徐小慧紧张的拉住曲萌萌,不想让她跟夏远走。

“小远,表白这种事你可不能‘乱’来的,不然把姑娘吓住,连朋友都没的做了!”徐小慧话里有话的警告夏远。

曲萌萌不以为意的扯开徐小慧的手,不悦的冲她摇头:“小慧,你怎么能这么说小远,他能鼓足勇气去表白,说明他是真的重视那个姑娘的,你就安心在家里收拾东西,带好小妞,我跟他一起走一趟!”

说完,扯了夏远的手就往外走:“小远,我们快去快回。你放心,你一定会成功的!”

“嗯……”夏远蚊子般的哼了声。

只有徐小慧急的直跳脚:“夏远,你可不能胡说八道呀!你要考虑清楚再说!”

只是她说的话太没有威力了,夏远头也不回的跟着曲萌萌走了。

“笨蛋!”她气闷的摔了手里拿着的小妞的玩具。

而曲萌萌拽着夏远出‘门’后,就变成了夏远拽着曲萌萌,他们一起上了停在楼下的一辆出租车,曲萌萌还跟高兴,觉得他们今天有幸运之神笼罩,一下楼就能遇到空车,而夏远却是闷不做声的坐在一边,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小远,你干什么呢?告诉司机师傅去哪里呀。”曲萌萌捅了捅夏远。

夏远抬起头,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还没开腔呢,司机师傅已经启动车子,油‘门’一踩,车子飞似的蹿了出去。

“师傅,我们还说去哪里呢,你这是要开到哪里去呀。”曲萌萌有些不悦的对司机说道。

带着帽子的司机师傅突然侧过脸,冲她咧嘴一笑,那蓝蓝的眼睛让曲萌萌以为自己穿越到了美国。

“你……你是……”她指着司机的后背,结结巴巴的问道,“希德先生?你怎么在这里?还当上出租车师傅了?”

“没想到曲小姐,哦不,应该是靳夫人还记得我呀,真是深感荣幸。”希德嘿嘿笑了两声,突然靠边停下车,副驾驶座边的车‘门’被人打开,一个人飞快的坐了进来:“快开车!”

车子再次行驶起来,曲萌萌怔怔的看着副驾驶座上的人:“夏忆……”

她怎么会在这里?曲萌萌再傻也知道此时情况不对,她顾不得说什么就试图打开后面的车‘门’,结果车‘门’纹丝不动,竟是已经上锁。

“别白费力气了!车‘门’已经锁上,你逃不掉的,乖乖的坐着别动!”夏忆转过头,冷冷的说道。

“你们疯了吗?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曲萌萌厉声喝问。

“不做什么。”这次开口说话的是希德,“只是想请你去做个客,没事再跟靳哲凯叙叙旧。”

“做梦!放我下车!”曲萌萌啐道,眼瞅着希德和夏忆对她的喊声无动于衷,她有些着急的探出半截身子,想要争夺希德手中的方向盘。

希德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车子开始变得不受控制,而一直静坐在后座里的夏远,脸‘色’又白了几分。

曲萌萌不管不顾的想要夺方向盘,希德和夏忆怎么能让她得逞,车子在他们三个人争斗的过程中,歪七扭八的在大陆上行驶,整条路上瞬间成了唾骂的海洋。

车厢晃得越来越厉害,夏远开始有些承受不住了,他白着脸,看着车子走得如此危险,不禁抱着头尖叫。

以一敌二的曲萌萌被夏远的尖叫声吓了一跳,接着就开始关心起昏‘迷’中的他。

“小远,你这是怎么了?”

“啊——”持续xing的尖叫终于戛然而止,夏远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小远,你这是怎么了?”夏忆意识到自己亲弟弟病倒了,急忙翻身想要追问帮忙。

“是不是又犯病了?”曲萌萌有些懊恼,要是她刚刚没有闹那么厉害,也许夏远就不会害怕。

“他的病不是全好了?”夏忆疑‘惑’的问道。

“全好?医生也不敢打这个包票吧!”曲萌萌冷哼着,“夏忆,我劝你还是快放下我,不然夏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是她的姐姐,你就不心疼?

夏忆扫了一眼昏厥中夏远,突然牙一咬,将头扭了回去:“他小时候发病都没事,现在一定会没事的!”

“夏忆!”曲萌萌大为光火,可夏忆却平静的很。

“他只会跟着你,辜负了我和我们的爸爸妈妈,就算他发病死了,也是他应有的报应!”

“你胡说什么呢!”曲萌萌声音低沉,她是真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

此时,希德驾驶着车辆拐到一条人迹稀少的道路,车子少了,问题就容易发现。

“小忆宝贝,我们后面有尾巴!”

夏忆闻言一惊,急忙转头去瞧,果然在车子的不远处,有一辆车在紧紧的跟着他们。

只消一眼,夏忆就认出那辆车是属于靳哲凯的,她的嘴角不禁泛起冷冷的笑意:“没想到他来的这样快,倒是给我节省了不少时间!”

“靳哲凯!”曲萌萌也发现了后面那辆车是靳哲凯的,急忙摇下车窗,探出头伸出手臂像靳哲凯挥手示意,“靳哲凯!救我!救我!”

看到曲萌萌果然在那辆车上,而且做出这样危险的动作,靳哲凯知道出事了,立刻急踩油‘门’想要追上曲萌萌所在的那辆车。

希德看了看后视镜,微微耸肩,笑道:“好啊,我们就来试试,你追不追得上我!”

说完,也急踩油‘门’,让车子像箭一般飞出去。

眼看着晕倒的夏远在惯力的作用下差点跌下座椅,曲萌萌顾不得其他,伸手将他紧紧的搂住,嘴里还不停地喊他的名字,想唤醒他。

两辆车像是离弦的箭一般,风驰电掣,速度快到让胆大的曲萌萌都忍不住脸‘色’白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嘎然而停,希德飞快的下车,打开车‘门’将曲萌萌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