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228章 “有趣”的游戏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趣”的游戏

“放开我!小远……”

曲萌萌被扯着头发拖出车子,自己吃痛顾不上,还惦着车里晕厥的夏远。

“你还有空去‘操’心别人?夏远死不了,倒是你……”耳边传来希德桀桀的冷笑声,曲萌萌这才发觉,他们已经身处一块荒凉的空地。

“你就祈祷靳哲凯能把你当个宝吧,不然我可不保证你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夏忆也‘阴’着脸走过来,站到曲萌萌的面前。

这就是她曾经朝夕相处的姐妹!曲萌萌看着夏忆,眼前有些朦胧,她使劲眨眨眼,想要看清楚面前这个‘女’人,自从她离家出走至今,她还是第一次这样仔细的看夏忆,那熟悉的五官,却带着完全陌生的神情。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曲萌萌喃喃的低语,像是追问,又像是惋惜。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哈哈!”夏忆冷冷的笑,“曲萌萌,不是我变了,而是我一直都是这样!”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你不是为了靳哲凯!那你是为什么?难道这么多年来,我们对你不好吗?我爹地和妈咪对你难道不够好吗?”曲萌萌嘶哑着声音追问,想到当年因为父母疼爱夏忆和夏远,自己觉得那样的委屈,因为吃醋,那一段日子,十六岁的‘花’季都变成了雨季。

“我……”

“放开她!”

夏忆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一声怒吼打断,原来是靳哲凯已经赶了过来。

“你终于来了!”夏远放弃了自己原本要说的话,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靳哲凯。

“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放开她!”靳哲凯紧皱着眉头,看着希德手里的曲萌萌,眼中满是心疼。

“我当然是冲着你来的!你设套害我损失了所有的钱,这笔账我当然是要跟你好好算算的!”夏忆咬牙启齿的道,“只是我觉得,看你现在的表情,我更想好好对待对待曲萌萌呢。你会心疼对吧?你会痛不‘欲’生对吧?哈哈哈……”

这时的夏忆面‘露’疯狂,靳哲凯心中一凛,缓缓放松了语气:“小忆,我们之间一定要闹成这样吗?放开曲萌萌,有话我们好好说不行吗?”

夏忆的脸上浮起嘲讽的笑容:“靳哲凯,你这是在哄我吗?你是不是觉得我还爱着你,你哄哄我,这事儿就算完了?我呸!你以为我爱过你吗?没有!从来没有!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喜欢过你!我只是看到曲萌萌喜欢你,我就要把你从她手中夺走!她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喜欢她,这游戏,是不是很好玩?”

“你从来没喜欢过我?”靳哲凯闻言突然变得怔怔得,喃喃得重复着夏忆的话,像是失神般的往前挪动了两步,冲夏忆伸出手:“你怎么可能从没喜欢过我,你记不记得,我受伤住院,你是怎么照顾我的?那时的你是那么温柔善良……还有那个跨年夜,我们的初‘吻’……还有那个狂‘乱’的夜,我们拥有了彼此的第一次……”

他的双眸像是披上了‘迷’彩的回忆,冲着夏忆慢慢地走了一步,又一步……

夏忆脸上嘲讽的笑意愈加浓厚:“照顾你?对,没错,我是照顾了你,不过我只照顾了那么十分钟而已,这世上的事就是那么巧,照顾了你一夜的人被我赶去休息了十分钟,而你就在那十分钟醒来了,你看到了我,以为是我救的你,我当然将错就错的承认了,这样不是‘挺’好吗?看着你们有缘无分,多让人愉快!”

“什么跨年夜,什么初‘吻’?你配得到我的初‘吻’吗?只不过略施小计,就让你以为在那个时刻跟你想拥的人是我,我还记得你用厌恶的眼光看着跌倒在地的曲萌萌,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我有多困难才能忍住不笑出声来,上一秒你还和她‘吻’在一起,下一秒你看到她就厌恶的就像是看到一只癞蛤蟆。哈哈……”

“哦,对了,还有你一直惦记着的那个夜晚,在那个会所……你以为得到了我的身体?希德,你告诉他,那一晚我跟谁在一起。”夏忆斜了一眼希德。

希德立刻回答道:“那一晚你当然是跟我在一起,宝贝儿,你都不知道那一晚你就多‘迷’人……”

“够了!”靳哲凯直眉怒目,像是不堪愤怒的又往前冲了两步,对着希德吼道,“希德,你为什么要掺和进来!这个‘女’人有多么蛇蝎心肠你看到没有?!”

“是啊,真的是蛇蝎心肠的‘女’人呢。”希德轻佻的笑道,冲着夏忆抛了个媚眼,“可我就喜欢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呢!”

“你!”靳哲凯大怒。

夏忆大声笑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停下笑声道:“靳哲凯,这样你就受不了了吗?可我还要告诉你,自从你认识曲萌萌以来,你所有不喜欢她做的事情,你不喜欢她的穿衣打扮,都是我哄着她做到的,看到她自以为是的出现在你的面前,而你更加厌恶她的模样,真是让我心中愉悦。对了!还有呢,她送你的爱心午餐好吃吗?吃过后是不是让你yu火焚身、难以自已?忘了告诉你,那午餐是我做的,里面我加了一点小小的料,那效果非常‘棒’,当我看到她一身狼藉的走出你的办公室,当我看到你和你的‘女’秘书在办公室里滚成一团,我觉得这游戏真是太有趣了!你绝不觉得有趣呢?”

“有趣,非常有趣!”希德笑嘻嘻的回答道。

靳哲凯的脸黑如锅底,双拳紧握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为什么?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

“理由?!”夏忆忽得转头看曲萌萌,“理由就是我要看曲家的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此刻的曲萌萌还有些发懵,夏忆的话对她的冲击力非常的大,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曾经做的一切,竟然都是被夏忆设计过的,所以她的爱情才会如此的吃力。

而她,竟然说想让自己生不如死!曲萌萌出离的愤怒,想冲过去狠狠地扇她几个耳刮子,可是希德去紧紧的拽住她,她努力挣扎,想要挣脱开希德的禁锢。

而借机走近的靳哲凯,亦趁此机会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