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74章 你还要欺负我

第七十四章、你还要欺负我(92txt.net)

龙夕爵想要知道的事情,没有他不知道的。更何况是发生在伦敦,他的地盘上。

不到一天的时间,关于叶俊昊在伦敦的一切资料都被送到了他的手里面。粗略地翻阅了一下,馨儿和他见面是在他快要回国的前两天。而因为馨儿的出现,他退掉了准备回国的机票,将日期推迟了几日。还有关于他们一起吃过的饭厅服务员的调查和周围客人的调查,都可以肯定,他们似乎是刚刚认识的人。因为彼此见都十分的客气,绝对不像认识已久的情人。

将这些资料重重地扔在桌子上,看来,他确实是误会馨儿了。可是,一想到她曾经偷偷地背着他溜出去,还跟自己撒谎说没有出去过,对她的愧疚心也就减轻了几分。

但是不管怎么样,此刻他的心里都是高兴的。他的宝贝没有欺骗他,并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只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至于她和叶俊昊的见面,他忽然想起了,他的人调查后告诉他在北京也有一个顾龙馨,一模一样的女人生活在顾家。

他想,那个肯定是个冒牌货,是叶俊昊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整容女人。虽然不知道他究竟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馨儿流落在外肯定是他一手造成的。而现在他看到馨儿没有死,按照常来来说,他应该再对馨儿动手才对。可是他竟然没有又对馨儿动手,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不知道他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不过,幸好他没有再次动手。否则的话,他或许就永远地失去他的宝贝了。

想到这个可能,他就禁不住地心一冷,飞速地开着车回庄园去。

剑-梅九顾四俗人。当他急切地回到庄园里,推开卧室的门,却看到**空空的被子。心里一凉,却又看到缩在墙角睡着的顾龙馨。

有些心疼地走到她的身边,她紧缩着自己的身体紧闭着眼睛就这样睡着了,原本就比较虚弱地身体因为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此刻更加的苍白,显得是那样的楚楚可怜。

龙夕爵眼眸一紧,将她打横抱在怀里,准备抱她到**去睡。可是还未走两步,怀里地顾龙馨因为移动而缓缓地睁开眼睛。当她完全睁开看到他时,惊得大叫一声,奋力地从他的身上挣脱下来害怕地跑到一边,紧紧地靠在墙上,惊恐地看着他。

他怎么会突然回来了,为什么又要把她往**抱。难道,又是要折磨她不成。

看着她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龙夕爵只觉得心里一阵心疼。自己昨晚是粗鲁了一些(汗,对于顾龙馨来说不是一些是很多),可是她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啊!看到她如此惧怕自己,他并没有一丝的自豪感,反倒是觉得十分的难受。

轻咳了一声,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来想要去触摸她的脸,却被她冷漠地扭向了一边。

龙夕爵微微一声叹息,尽量柔和着声音说:“宝贝,不要这样,你这样我很难受。”***就|爱|网看小说好地方***“你走开,你还没有折磨够我吗?如果真的这么恨我,真的这么讨厌我,就直接杀了我好了。不要再假惺惺的了,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顾龙馨一边哭一边嚷道,此刻听到他温柔的话语,她倒是觉得更加的委屈了。

看着她又哭了起来,颗颗眼泪都像是打在他的心上。龙夕爵皱着眉头,不管她怎样的反抗怎样的抵制,还是强行将她搂在怀里,紧紧地搂着歉声说:“宝贝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弄清楚原因就冤枉你。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不要再说离开我的话,求你了。”

“哇哇…,”顾龙馨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听到他的道歉,她更加的难受了。

一边哭一边捶打着他哭道:“我都说了,你就是不相信我,就是冤枉我,还那么凶那么凶的对我,你好坏呀!我讨厌你讨厌你。”

“好好好,我不好,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也惩罚我好了,我昨晚怎么样对你的,你今天怎么样对我。”龙夕爵看到她如此娇柔的模样,禁不住地调笑起来。在他看来,此刻顾龙馨的哭泣已经不是生气了,反而是小女孩在撒娇,让他听着好舒服呀!

“呸,我才没有你那么下流。”顾龙馨听出了他是故意在调侃他,气的脸红了起来。随后又拿起他的胳膊来威胁地说:“我要报仇,你给我咬,咬了我才解气。”

“好,你咬,随便你怎么咬,只要你不生气了怎样都成。”龙夕爵将自己的胳膊又往她嘴边伸了伸,抿嘴嘴唇来等待着她下口。

顾龙馨本来是真的想要咬上一口来为自己出气的,可是看到他如此慷慨的模样,不知为何,竟不忍心下口了。这样拿着他的胳膊好久,最后终于恨恨地放下来气恼地说:“算你好运,这次就放过你。”

说着,自己走到床边上了床,抱着双膝又独自生起自己的气来。真没出息,放着能够报仇的机会居然放弃了。

龙夕爵嘴角微扬,他的宝贝就是如此善良。这样的品性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不过对于此刻的自己来说,倒是好的。

他走到她的身边,也跟着上了床抱着她的双肩,顾龙馨还没有消气,将自己的身体一扭,不让他抱自己。

龙夕爵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反而是更加用力地将她搂在怀里,不顾她的挣扎强行地吻上了她的唇。

顾龙馨一阵呜咽,等他好一会松开以后,她哽咽着说:“你到现在了还欺负我。”

龙夕爵搂着她宠溺地说:“我哪里舍得欺负你,虽然这件事情是我不对,一开始误会了你,昨天晚上还那样惩罚你。可是你想想,也是因为你先给我撒谎的。我出去的几日,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询问你的情况,如果你一开始就告诉我,不就没事了。还非要等到布鲁斯拿着照片来,是谁看到了那样的照片不会误会。再说,我还没有找你问呢,你身上的扳指呢,怎么不见了,还突然多了一样东西,是不是和他互相交换的定情物。这样说来我也是没有冤枉你,你还有什么好委屈的。”

龙夕爵理直气壮地说了一大堆,只说的顾龙馨慢慢地垂下头。她现在被他说的晕晕的,貌似真的像是自己的错一样。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