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75章 上床额外收费

第七十五章、上床额外收费

唐佳蜜疲惫地伸了伸自己的胳膊,昨天晚上一夜的折腾可算是折腾死她了。真没有想到,叶俊昊看似不算强壮的小身板,弄起来居然这么的威猛。在她经历过这么多男人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为什么不多睡会,你不累呀!”唐佳蜜将被子掀开趴在**,露出自己的美背笑嘻嘻地对正在穿衣的叶俊昊说。

叶俊昊背着她看都不看她一眼,冷冷地说道:“不要以为跟我上一次床就很了不起了,你只不过是我的奴隶,昨晚也只是床奴。一个奴隶,是没有资格过问主人的事情的。”

他无情的话刺痛了唐佳蜜的心,唐佳蜜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是如此的无情。昨天晚上那么奋力地折腾她,就算是没有感情,一夜夫妻百日恩也不用一早醒来提上裤子就对她如此冷冰冰吧!还奴隶,真当自己是主子了。

真是越想越生气,上了自己不说,还摆出一副臭脸来给她看,好似是她占了他的便宜一样。

唐佳蜜翻身从**爬起来,也不管自己没有穿衣服还是赤身**的样子,就冲到叶俊昊的面前,将手一摊怒气冲冲地说:“拿钱来。”

叶俊昊扣好最后一粒扣子,冷冷地扫视了她一眼,似乎并没有对她此刻的样子有半分的诧异。这就更加的令唐佳蜜大受挫折了,她好歹也算是一美女,虽然后天加工了一下,但是身材却是实实在在的真的。昨天晚上还在她身上翻江倒海的,今天一早就对她的身体没有兴趣了,这不是明摆着看不起她嘛。

“看什么看,拿钱来,再看就要多收费了。”唐佳蜜气呼呼地说,虽然心里还是很畏惧他,不过此刻气愤已经冲击了她的大脑,冲动的让她不知道害怕和危险了。

“什么钱?”叶俊昊冷冷地问,声音淡淡地波澜不惊的样子看着她。

“使用费,你不是总是说我是妓女吗?难道你嫖了妓不给钱呀,想吃霸王餐。”唐佳蜜转动着手指头张扬地说,估计将妓女两个字说的响亮些,就让故意给他难堪。

可是她没有给得了叶俊昊难堪,反倒是被他看的难堪起来。***就|爱|网看小说好地方***叶俊昊冷笑着说:“总算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每个月给你的钱,还少吗?”

唐佳蜜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是个不轻易哭泣的人,总觉得这个世界是不需要眼泪的。如果眼泪有用,也就不会再有什么悲哀了。可是和他在一起的这段日子里,她却总是忍不住地想要掉泪。不是因为辛苦,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他的轻蔑,从来都没有将她当做人看的轻蔑。

“叶俊昊,你只是雇我来做一个演员,做你的妻子做别人的女儿,可是没说,项目里还包括上床这一项。所以,上床的钱自然是另算,额外收费,所以,拿钱来吧!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不要欠着女人的这种钱。”

叶俊昊冷冷地瞪她一眼,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一本正经地跟自己要起了钱。显然,他被她的胡搅蛮缠惹得有些动怒了。不过,冲着她的最后一句话,他还是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来一张一百元的钞票,轻蔑地往**一扔,嘲弄地说道:“你也就值这个数了。”

唐佳蜜望着飘落到**的那一百元钱,如同一块大石头一样砸在她的心上。她的眼中划过一丝疼痛,强忍住自己的眼泪笑着说:“谢谢,如果再有需要,还可以找我。”

“放心,不会再有需要找你了。我马上要飞往英国去,这里的事情你给我小心点,我会很快就回来的。”叶俊昊冷冷地说,说着就往门口走去。他并没有觉得有愧于唐佳蜜,也没有觉得又和不妥。他不是第一次和女人上床,对于他来说,女人不过是一时发泄的对象,当然,有一个女人除外。而唐佳蜜,本来就是妓女,所以他上了她觉得理所当然。

可是他不知道,这样无爱的**对于唐佳蜜来说,有多么的痛苦。因为他无爱,所以觉得无所谓。可是她不同,她早就爱上了他呀!

“叶俊昊,你站住。你为什么要突然去英国,那个顾辰雷马上就要回来了,我还都没有见过他呢。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万一到时候我应付不过来怎么办,万一我被识破了怎么办。你能不能不去英国,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我害怕。”唐佳蜜急切地叫住他,几乎哀求地说。

她是真的害怕,这几日像下人们打听,凡是一提到顾辰雷的名字,所有的下人脸色都变了起来。变得十分的恐慌害怕,就连一向稳重的管家,都不安起来。

后来她仔细地询问才得知,那个顾辰雷现在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可是做事却比一个大人更加的稳重深沉。这还不说,听说脾气特别的不好,她就不明白了。顾龙辰殷馨蕾夫妇脾气那么好,怎么会生一个脾气不好的儿子出来。

脾气不好也就算了,愚笨点别人还有活路。可是偏偏他又继承了父亲的精明和母亲的聪颖,简直就整个一聪明绝顶。任何人想要在他面前打慌,都是白日做梦。偏偏又是个脾气不好的人,可想而知,多少人吃过他的苦头。却又有口难言,谁让他是顾龙辰的儿子呢。

以至于到后来,连顾龙辰都管不了他,十三岁便自修了大学所有的课程,一个人出去闯荡江湖了。听说,还混出了不小的名堂来。

这样的一个弟弟回来,你说她能不怕嘛。她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漏了陷,这个脾气火爆的弟弟会把她一把掐死。

业专网言纯的小說。叶俊昊回过头来看了看她,唐佳蜜立刻摆出一副委屈十足可怜兮兮的模样来,希望他能够怜悯她留下来。

可是谁知,他也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便丢下了一句话:“若是被识破了,就自己动手了断吧,免得让他动手还要更加受罪。”

说完这句话,他便立刻了房间。门被砰地一声关上的声音,将唐佳蜜最后的一点希望给无情地打入谷底。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