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91章 无法接受的转变

第九十一章、无法接受的转变

顾龙馨一觉醒来,眼前是龙夕爵放大的俊脸。一双如海水般深邃的眼眸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她,似乎要将她吸进去一般。看的顾龙馨脸色越发的绯红起来,慌忙地将眼眸避开。

看着她雪白的肌肤上泛起的红晕,龙夕爵又笑了,他真是爱惨了她这副娇羞的模样。心里一阵荡漾,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唇。

顾龙馨身体微微有些颤栗,他该不会又大清早的就**吧!昨晚自己可是被他折腾了一晚上,直到现在,她还腰酸背痛着呢。

看出她的惊慌,龙夕爵轻笑了笑,又不禁在她唇上吻了吻,然后摩挲着她白皙光滑的脸庞低声说:“放心,我知道分寸。现在不会再碰你了,再说,等一会收拾一下,我们还要去旅行。”

顾龙馨听到他如此大胆的言语,尤其是那句我知道分寸不会再碰你,更是让她脸色绯红起来,一直红到耳根。可是又听到他说旅行,不由得一愣,连忙问:“旅行?去哪里旅行?”

龙夕爵宠溺地在她脸上亲了亲,微笑着说:“我知道你最近在庄园里闷得很,恰好我前段时间真的很忙,没有闲暇顾上你。不过,都已经过去了。最近我空闲很多,公司有藤井帮我打理,所以,我想带你去旅行。一来你不用那么无聊了,二来我也想要散散心,可以多陪陪你。”

龙夕爵说完,顾龙馨诧异地看着他。眼眸里有着疑惑和不可理解,她想起了藤井跟她说的话,他说龙夕爵爱她,是真的爱她,不是希望而是爱。

剑-梅俗顾康九九。当时她很震惊,半信半疑。对于龙夕爵的爱她还是有怀疑的,因为她觉得,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出色这么高贵的龙夕爵会爱上自己。一见钟情吗?她不相信自己会有这个魅力。日久生情吗?她也没有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有多长。

凭良心来说,从美貌和情感上来说,她甚至都比不上他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所以,他为什么会爱上自己。她不觉得自己有多么的有魅力,所以,对于藤井的话她是半信半疑。可是现在,她相信了,看着他如此温柔宠溺的眼神,她竟然在心里,不自觉地相信了。

带她旅行,主要还是为了陪她吧,怕她寂寞,怕她寂寞了再会遇到个叶俊昊。

“你…出差的时候,每一次打电话都是在深夜吗?”顾龙馨犹豫了一下,还是怯怯地开口问。依旧不敢看他的眼睛,那里面的深邃让她无所适从。只好将眼眸定格在他的胸膛上,微微敞开的衣领展露出他结识健康的肌肤,让她的脸又不禁地泛红起来。

龙夕爵却不禁一怔,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藤井跟她说什么了,因为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藤井。

微微地一声叹息,俯下身在她的脸上吻了吻,说:“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做的,所以,你不用有什么负担。”

“可是…龙夕爵,对不起。”顾龙馨艰难地说出那三个字,说着竟然不由自主地潸然泪下几滴晶莹从眼角滑落下去。

那滚烫的眼泪烫伤了龙夕爵的心,他俯下头吻住了她的泪水,很苦涩的味道。可是,属于她的,他都不在乎,即使给的是痛苦,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接受。因为是她,只因为她是他的宝贝,是他的顾龙馨。

“好了,不要再哭了。赶快起来,我们准备去旅行。再躺在这里,我可不敢保证还会不会让你起来了。”龙夕爵颇有些暧昧地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顾龙馨刚刚恢复正常颜色的脸又红了起来,白皙地脸上布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分外地撩人。

龙夕爵心一动,又俯下身在她粉红色的嘴唇上吻了吻,然后深吸一口气将她拉了起来。

正如他所说,若是再躺下去,就真的又要擦枪起火了。

顾龙馨娇羞地急忙起床穿好自己的衣服,当看到那被**的礼服时,心里一阵叹息。对于那件衣服,她还是蛮喜欢的。可惜,只能穿那一次,便就此报废了。

龙夕爵尚在卧室里,看到她看向浴室的目光,深邃的眼眸闪了闪,走到她的身边,从她的身后将她拥住轻声说:“不用看了,若是喜欢,我再让人帮你做一件就是了。”

“可是不是说很珍贵吗?”顾龙馨嘟起嘴来,她可是没有忘记他那个没有血缘关系地妹妹是怎样说的,看她礼服的眼神充满了渴望。

“再珍贵,也比不上你珍贵呀!”龙夕爵宠溺地在她脸上亲了亲,语气温柔的让顾龙馨迷醉。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龙夕爵说了一声进来,顾龙馨便快速地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她可不想在外人面前还被他这样抱着,多难为情。

门开了,是琳达端来早餐进来。龙夕爵吩咐的,怕顾龙馨太累了,走到客厅里为难。多体贴,连到客厅里的这么一段距离都不舍的让她多走。

顾龙馨向他投以温柔的眼眸,心里被幸福的滋味紧紧地包裹着。她倒是感激那个叶俊昊了,若是没有他,恐怕,她还永远都不会知道龙夕爵的心意。

而龙夕爵又何尝不是因为叶俊昊的突然出现才会变得如此,原来他没有威胁感,只觉得顾龙馨在他身边了便从此以后就是他的人。却因为叶俊昊的出现,让他重新审视了这段感情。连失忆后都还能记得那人,她以前和他究竟有过怎样的过往。

可是,不管以前他们究竟有过怎样的过去。那也将会变成过去,他龙夕爵的人就要好好的待在他的身边,而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她完完全全地爱上他,直到将她对叶俊昊的那份感情全部覆盖。

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更何况现在,她就在自己的身边。

挥一挥手让琳达出去,自己则是端着那碗粥走到顾龙馨的身边。示意她坐下,然后拿着勺子很细心地为她吹冷,送到她的嘴边。

顾龙馨嘴角抽了抽,这转变未免太大了些。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