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92章 让人心疼的男人

第九十二章、让人心疼的男人

卧室的大阳台上,叶俊昊独坐在那里。双膝微微地弯曲,一手放在腿上,另一只手则是放在了身材靠在墙壁上独看外面的风景。

现在还不到天黑,可是日落黄昏,外面也已经有些淡淡的昏暗了。但是他却不开灯,任房间里越来越昏暗,却没有想要动一下的想法。

因为此刻,他的脑海里闪现的都是他和顾龙馨在英国时的画面。

他和她一起追逐嬉戏,一起安静地用餐,一起慢慢地行走在街道上。

她累了,他给她蹲下来揉脚。她回去了,他忍不住给她打电话。

还有,卫生间里,两个人彼此之间靠的是那样近,近到他都能听到她的心跳声。他想,她一定也能够听得到听到吧!因为他的心跳跳动的一点也不比她轻。

那是他第一次如此激烈地心跳,曾经,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心跳永远都不会如此跳动的。

还有她的泪痕,她哀求时的声音,到现在,还充斥在他的耳边。

她为他求情,因为什么?除了爱,他想不到其他。

记起了那么多,却偏偏两年的相处忘得一干二净。

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地笑容,眼底却更加的悲切忧伤。

第一次,他质疑了自己。

他究竟在做什么,即使失去了记忆,再次相见,她却已然记起了她。试想以前,她是怎样的对自己的爱,可是,却被他无情地给摧毁了。

是的,是他将这段感情摧毁的。若不是他的报复心,他也不会将她推入海底。可是为什么,既然都已经做了,虽然难过,但不会心伤。为什么还要让他再一次地和她相遇,而且,还该死地爱上。

是否,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曾经有一份真诚的在他的面前,被他冷酷地推开。而现在,等到失去了,他才发现它的美好。

门豪团幻总体裁裁。可惜,太晚了。

想起那个男人,高贵如斯却在看到她时眼眸里的伤色,他知道,他晚了。

心里多么的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不说现在自己的身份,即使挑明了明抢,他不认为自己真的能够抢得过那男人。而且若是顾龙辰知道了,他更是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

是否真的像那男人说的,从此以后远离她的生命,在她的心里留下一个美丽的幻影。

可是,终究还是不甘心。

他若是甘心任命的人,便不会有这么多的爱恨纠葛了。

唐佳蜜兴冲冲地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短短的碎发散落在他的脸上,房间里昏昏暗暗的,可是夕阳透过窗户却全洒在了他的身上。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镀金,而他冷峻的脸庞淡漠疏离。嘴角微微轻勾,说明了他不是一尊雕像,可是眼底里淡淡地忧伤,让人看了又是那么的心疼。

是的,心疼。

就在此刻,唐佳蜜愣在了那里,眼眸直直地看着他,他的样子让她心疼。

或许是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叶俊昊从迷茫中回过神来。但是不急不快,慢慢地转过头看着进来的人。先是眼眸一亮,随后暗沉下来。

薄唇轻启,说:“什么事?”

一道冷然地声音将唐佳蜜也从迷茫中拉了回来,她开始在心里狠狠地鄙视自己。明明这个人残酷的要死,把她折磨的要死,可是为什么,刚才居然自己还产生了心疼他的心思。

果然自己是天生的卑贱呀,被折磨了还死性不改。就因为他刚才该死的好看吗?

看着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化了好几个表情,叶俊昊眉头皱起来。他不想跟着个愚蠢的女人多说什么废话,更加冰冷地说:“没事出去。”

唐佳蜜一哆嗦打个寒颤,立刻想起了自己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马上说:“当然有事,没有事情我会来呀!是刚才我妈妈,哦不,是你岳母打电话说明天会有一个客人来,让我们明天去他们海边的别墅去吃饭。”

“嗯,知道了。”叶俊昊冷冷地说,客人?不用去他也猜得到是谁了。

之所以来的那么快,还是他放出去的风声。顾辰雷,这一下就不会光揪着他不放了,那个人来了,有他受的。而自己要趁着这一段时间好好的把公司的事情理清楚,最快上手。

他光有暗夜的势力是不够的,既然不甘心,那就重新抢过来。他叶俊昊,不,应该说夜澈还从来都没有委屈过自己。除了那件事情之外。

而抢过来的前提是,他要比对方强大。幸好不用重头开始。顾龙辰的势力已经和那个人不相伯仲,他只需要将他的资产势力转移到他的名下就可以了。而这转移,并不容易,但是对于他来说,也并不难。只是费时间,需要足够的时间和精力。

顾辰雷在,无意是会浪费他的时间和消磨他的精力。

所以才会将那个人给招来。

唐佳蜜看着他不明的脸,抿了抿嘴试探性问:“他们要让我们见的是什么人呀!男的还是女的?会不会和顾辰雷一样会找我的麻烦呀?”

她倒是真的害怕,又回来一个顾辰雷。虽然从那日以后顾辰雷果然没有来找她的麻烦,可是她却是被吓破了胆,看到顾辰雷就远远地躲开。她记得叶俊昊告诉过她,只要不单独和他在一起就是没事的。

所以,这几日她出门或者在别墅里,都是身边带着几个佣人的,甚至连以前都不用的保镖都给用上了。虽然让殷馨蕾又开始疑惑了,但是相对于保命来说,不信任和命还是后者重要些。

而幸好,顾辰雷似乎也没有故意要找她麻烦。看到她身边带着人,除了对她笑的阴不阴阳不阳有点恐怖之外,便没有再跟她说过话。

但是也不敢掉以轻心呀,尤其是知道了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是冒牌货。

而这个要来的人,会不会也是和顾辰雷一样的人,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就真的要死了。

叶俊昊冷冷地目光射向唐佳蜜,让唐佳蜜不由得身体一瑟。

“该让你知道的时候,会让你知道的,现在出去。”叶俊昊冷冷地吐出了几句话。

唐佳蜜吐舌努嘴,却也听话地退了出去。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