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94章 马尔代夫之旅(一)

第九十四章、马尔代夫之旅(一)

上了飞机后,龙夕爵坐下便将顾龙馨拉到自己的腿上,顾龙馨脸色一红,挣扎着想要起来,一边挣扎一边不满地嚷着:“放我下来,这么多位置,我要坐在座位上。”

可是怎奈龙夕爵将她禁锢的太紧,任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宝贝,不要动,就让我这样抱着,抱着你的感觉真好。”龙夕爵把头埋在她的脖颈处,用力地吸了吸她身上的气息,十分满足地闭着眼睛说。

顾龙馨的脸更加的红了,因为他长得十分的高大,自己娇小的身体完全就窝在了他的怀里。虽然这是私人飞机,整个机舱除了他们两个再没有别人,可是还是觉得会不好意思,会脸红。

感受到她滑腻肌肤上传来的炙热感,龙夕爵睁开了眼睛,果然,白里透着粉红,十分的养眼。

忍不住又在她脸上亲了亲,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宝贝,在这样的话,我会忍不住在这里就要了你的。”

“龙夕爵,”顾龙馨恼怒地瞪他一眼,他是种猪吗?这种话怎么可以随时随地地说出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羞涩吗?

龙夕爵抿嘴轻笑,一根手指敷上她红艳艳地樱唇,低哑着声音说:“爵。”

“什么?”顾龙馨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爵,以后叫我爵。”龙夕爵有重复一遍说。

“那也以后也不许叫我宝贝,也要叫我的名字。”顾龙馨抗议地说,一口一个宝贝,听得她都起鸡皮疙瘩了。

“那好吧,不叫爵,你也可以叫我宝贝或者亲爱的。”

“龙夕爵,”顾龙馨又愤愤地叫嚷一声。

可是余音却全部被他吞入了口中,他一手托着她的头,一边紧紧地敷在她的唇上。伸出舌来一圈圈地描画着她的唇线,趁着她再次惊呼的空际,长舌直入,狂扫她口中的每一处地方。一边逗弄着她的小舌,一边大手探入了薄薄的意料里,手底下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

“唔唔唔…,”顾龙馨不满地哼着,可是她的不满只会让他索取的更多,直到两个人都感觉呼吸稀薄了,他才意犹未尽地从她身上将头抬起来。那在她衣服里作怪的手也伸了出来,轻轻地点了点她被吻的有些红肿的朱唇,沙哑着声音说:“爵,或者亲爱的,两者选择一,若是再不乖,我就吻到你乖为止。但是我不敢保证,这样下去,我会真的在这里要了你。”

顾龙馨被他吻得脸通红通红的,如果说刚才是三月的桃花,那么现在就是熟透的桃子了。粉嫩的肌肤如同新鲜可口的果肉一般,让龙夕爵忍不住想要采撷更多。

不过,他有的是时间,先让小东西将称呼改了再说。天知道,每次听到她提名带姓的叫他,他有多恼火。尤其是在欢爱的时候,他更想从她嘴里听到她亲昵地叫出他的名字来。

在他的强势压迫下,顾龙馨瘪了瘪嘴,十分委屈地选了第一个,弱弱地叫了一声:“爵。”总比叫亲爱的强的多,那样好不如杀了她算了。

龙夕爵满意地在她的唇上吻了吻,蜻蜓点水一般,很快就离去了。

这几天他频繁的欢爱,也知道她柔弱的身体定然不能承受的太多。所以,既然自己现在有多想要将她压在身下,可是还是强制性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

她是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发泄的,他要让她爱上他,就要好好的疼爱她才对。

但是他依旧不肯将她放回位子上去,如同抱着婴儿一般的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柔声说:“睡吧,睡一觉就会到来。”

昨天大半夜的欢爱,他知道她现在肯定十分缺乏睡眠的。

顾龙馨还是抗议着,不想在他身上睡觉,想要回到座位上去。可是挣扎了几次,抗议无效也只能作罢。

原以为在他的身上定然是睡不着的,谁想,随着他温柔地拍哄,不一会,她便闭上了她的眼睛,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去。

龙夕爵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嘴角轻扬,低头看着她露出一丝暖暖地笑意来。

她睡着的样子真好看,洁白细腻的小脸,五官小巧切分明,尤其是她紧闭着的双目,长长的睫毛卷卷的,说不出来的干净安详。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天使,又在她的唇上吻了吻,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若是她能够永远地这样在他的身边,那该有多好。

想罢不由地笑了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从来想要得到的都没有失去过,为什么对于她,他总觉得是那么的力不从心。虽然将她抱在怀里,可是总是感觉她依然离他很远很远。

自己一直紧绷着神经,生怕一松懈她便会离他而去。

这一觉顾龙馨睡得很安稳,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怀抱太温暖的缘故,虽然睡得有些身体疲乏,但是内心却说不出的安稳。

一觉醒来,果然,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因为她还没有醒来,所以,龙夕爵就一直这样抱着她在飞机里等待。

这让她醒来以后感觉到很愧疚,望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和甩了甩自己的肩膀,她想,她一定压的他很辛苦吧!看看时间,竟然睡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他一直保持着这一个姿势,一定十分的难受吧!

心里顿时非常的感动,但是嘴上又不愿意说出来,还气冲冲地对他说:“你傻吗?都不知道叫醒我。自己的胳膊一定很酸吧!活该。”

龙夕爵望着她怒气冲冲的样子,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觉得心里暖暖的。他知道她是在关心他,只是不知道怎么来表达而已。

门豪团幻总体裁裁。顾龙馨看着他没有生气,反倒是笑吟吟地,心里的愧疚更深,却又不愿意道歉,将头低了下来。

人真的很奇怪,明明一开始对他怕的要死。可是一旦相处下来了,面对着他越来越多的宠溺,她不但没有丝毫的温柔,反倒是对他的宠溺越来越习惯,脾气倒是也越来越大了。

动不动,就冲他发一顿火。其实,她是不想的,只是真的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

只知道,她再也不能在感情上委屈自己。总觉得,以前她就曾经委屈过自己似地。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