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95章 马尔代夫之旅(二)

第九十五章、马尔代夫之旅(二)

龙夕爵带着她下了飞机,便有车子过来接他们了。

业专网小纯站言言。坐在车子看着外面繁华美丽的一切,顾龙馨这才想起来,他们这是到了哪里了。之前居然连问都没有问一声龙夕爵,这样的大意,估计被卖了都不知道呢。

“这是哪里?”顾龙馨小声地问。

“叫爵。”龙夕爵又一次重复地说。

顾龙馨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爵:“这是哪里?”

龙夕爵微微一笑,勾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笑着说:“真乖,这里是马尔代夫,我们现在在的岛屿叫做“紫丁香”,不同于开放的其余一百多座岛屿,这是我的私人产业。我们现在先去别墅那里休息,海边的别墅,我想,你会喜欢的。”

顾龙馨暗暗地吐了吐舌头,他的私人岛屿。天哪,她知道他有钱,可是还真不知道有钱到这种地步。不过,马尔代夫她却是知道的,那开放的一百多座岛屿也是极其美丽的,尤其是“天堂岛”,听说那里简直就是人间的天堂。

“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做天堂岛的地方,我们可不可以去哪里?”顾龙馨充满着期待看着他,黑黑的眼眸一闪一闪的,真的如同天空的星星一般的璀璨。

龙夕爵定定地看着她,情不自禁地捧起她的脸来在她的眼睛上吻了吻,十分宠溺地说:“宝贝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顾龙馨脸一红,娇羞地垂下了头。

“不过,在去之前,我们要先回别墅去。”

“不用了,我已经休息好了,在飞机上睡了那么久,我现在精神好的很。我们先去玩吧,你不是说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吗?我们可要抓紧时间的。”为了显示自己的精神很好,顾龙馨还把自己的下巴抬得高高的,脸色非常的红润,确实很健康。

龙夕爵低低一笑,情不自禁地含住了她小小的耳垂,一边吸允着一边低哑着声音说:“既然精神这么好,我们先回去做做运动去。”

“啊”,顾龙馨惊讶地长大嘴巴。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龙夕爵所说的那栋别墅,龙夕爵急不可耐地将顾龙馨抱下来车子,然后直奔别墅跑去。

那样子,像极了饿了几天的大色狼一样。明明的,昨天刚刚欢爱过的,顾龙馨一头的黑线,是不是男人都是这么的种马潜质。

说他急不可耐,还真是不假。还未到卧室里,在客厅里就先动作起来了。先是吻上了她的唇,喘息地直驱而入挑逗上她的小舌跟自己共舞,然后双手也不闲着,上下其手,很快,就将本就不厚的衣服高高地撩起,摸上了那令他如醉如痴爱不释手的滑腻肌肤。

顾龙馨一边娇吟着,一边将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也不知道是想要将他推开还是想要将他拉的更紧一些,反正不管是哪一种,龙夕爵都一律归到后一种可能。

一个转身,将她压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幸好沙发够柔软够宽大,不过,猛地坠落还是让顾龙馨不由地低呼一声。但是声音悉数被他吞入了口中,因为张开的嘴,他的舌侵略的范围更加的大了。几乎是将她口中所有的牙床都给细细地舔舐了一边,然后是口腔内的每一处,最后,才又缠绕上了她躲躲闪闪地小舌。

长达几分钟的深吻,让顾龙馨的呼吸剧烈地起伏着。因为彼此穿的衣服都很薄,所以很快地,龙夕爵就感受到了身下某两处的坚硬轻轻地撩拨着他。

邪魅地一笑,大手探入了她的衣领中,有些烦闷她居然穿的是套头的衣服。脱起来一点都不方便,心里暗暗决定,以后再也不给她买这种套头的。拉链的多好,手一拉,全部脱下。

连着扯了几下,都不能将外套脱掉,又不愿意放弃自己嘴上的福利。龙夕爵有些气急地,伸出两只手来,从衣领的那个地方用力的两边一扯,刺了一声,分外地刺耳。

“啊,你干什么,我的衣服。”顾龙馨躲开他的缠绕颇为心疼地叫道,她才穿了一天,而且很喜欢这件。

“宝贝,专心点,不要管那些东西,我再给你买。”但是坚决不再买这种繁琐地,龙夕爵心里邪恶地补充了一句。

有俯下身吻上了那红艳欲滴地樱唇,因为自己的啃咬磨蹭,微微地肿起却更加的娇艳欲滴。尤其是两人之间的银丝牵牵扯扯挂在嘴角,更加的勾起一抹不明地暧昧。

放弃了嘴上的地盘,又辗转到了纤细的脖颈那里。漂亮的锁骨如同展翅地蝶翼一般,白皙的有些透明,但是又不是那种看以看得见血管的那种白。而是像玉一样,晶莹白皙,却又不是光滑美丽。

“馨儿,我爱你。”龙夕爵低低地叹息一声,似乎有着无限的忧愁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就|爱|网看小说好地方***顾龙馨一愣,眼底有着闪亮的清明。

他爱她,他居然说他爱她。不是主人对于宠物的爱,不是一个占有者对于一个俘虏者的爱,而是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的爱。

顾龙馨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她是何其幸运,在被带上船得知要面对何种命运的时候,她曾是那么的害怕过。即使失去了记忆,可是依旧害怕。而被看做悲惨的等待她的命运,却完全一个打翻转。

有的时候她甚至在想,不管她曾经遭遇过什么,不管她是何种情况下才失忆的。或许,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和他的相遇吧!

忽然身下一痛,肿胀的感觉袭遍了全身。那种酥麻的刺激感将她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和他已经**。

“专心一点,”龙夕爵沙哑着声音,一动不动地瞪着她,脸色却因为忍耐而有些难看。

顾龙馨脸色绯红,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指甲嵌入了他的肉中。这种被操纵被主宰的感觉,真的很难过,破碎的娇吟声从自己的嘴里发出,虽然咬着牙想要极力地忍住。但是越是咬紧牙关,发出的声音便越是撩人。

龙夕爵脸色一暗,再也忍不住这种折磨一样,握紧她的仟腰开始了疯狂的旅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