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04章 马尔代夫之旅(十一)

第一百零四章、马尔代夫之旅 十一

顾龙馨只觉得自己在浩瀚的大海上,脚下是一艘很小很小的船。大风大浪扑来,孤船在海面上摇摇曳曳,随时都有可能会翻下去的可能。

而她,则是仅仅地抓住船的一角,心里更是恐慌的要命。

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她好害怕好害怕。龙夕爵呢?她在那里,谁来救救她。

天色好暗好暗,一阵浪头打过来,孤船又是一阵猛烈地摇晃。她吓得立刻尖叫一声,那船如同一片孤叶一般,几乎都要翻了个个了。可是在她还没有从惊魂中反应过来,又是一个浪头打来,终于,孤船经受不起这么暴烈地摧残,彻底地翻了过去。

而她,则是被翻入了大海里。一直往下沉,一直往下沉。

无论她怎么折腾,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眼看着,她就要沉入海底了。

“啊…。”

“馨儿,馨儿,你怎么了?”龙夕爵正在厨房里煮着粥,突然听到楼上一声惨烈的叫声,三步作两步地冲到了顾龙馨的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急切地问。

顾龙馨睁开眼睛,十分迷茫地看了看龙夕爵,然后又看了看周围。自己是回到他们岛上的别墅了,而这里,则是她跟龙夕爵的卧房。

那么刚才…大海…孤舟,难道,都是她的一场梦吗?

“馨儿,不怕不怕,有我在,不怕。”感受到怀里人儿的颤抖,龙夕爵将她抱得更见,不停地在她额头上亲吻着,给她一声又一声的安慰。

“我…怎么了?”顾龙馨有些迟疑地问,她记得,她是跟秋天到海滩上玩,然后有游艇。秋天让她跟她一起坐游艇玩,她害怕就拒绝了。谁知道,那游艇刚刚入海,便翻了。

她好害怕,看到那些人在海里挣扎着,起起伏伏,她的心,就像是被抽空了一般。

可是为何,她一觉醒来,会是在卧室里。而且,刚才的那个梦,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的让她觉得,那就是曾经发生过的。

听她能够说出话来,龙夕爵悬着的心总算是能够稍微地放松一下了。抚摸着她的秀发,给她安慰说:“你在海边的时候突然昏了过去,我就带你回来了。医生也跟着过来了,诊断说是惊吓过度。到底是怎么回事,若不是我担心你的安危,我一定会当场杀了那个秋天的。”

说到这里龙夕爵就愤怒不已,若不是怕耽误馨儿的诊断,他一定会把那个女人给杀了的。也痛恨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她把他的宝贝带走。明明好好的一个人,居然被吓成了惊吓过度,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让他的宝贝这么害怕。

“你不要怪秋天,她没有错的,都是我自己不好,真的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顾龙馨立刻急切地抓住他的胳膊说道,天哪,居然用杀这个词,也未免太严重了些。

“好,我答应你不怪她,但是你要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龙夕爵将眼眸中的冷意退去,然后又低下头深深地望着她,温柔地说。

他不能容忍他的宝贝有什么事情瞒着他,那种不知道的感觉,有过一次就足够了。只要她在他的身边,他就要完完全全地掌握她的任何事情。

顾龙馨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弱弱地说:“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是看到那些人在海里挣扎,我就觉得好害怕好害怕,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我之前就经历过这种恐惧,刚才,在梦里我还梦到了,我一个人在船上。浪好大,我好害怕,紧紧地抓住,可是,船还是翻了。”

顾龙馨说着说着,果然害怕的浑身颤抖起来,然后低声地抽泣。身体一颤颤的,十分的楚楚可怜。

龙夕爵心痛地将她抱在怀里,不断地拍着她的背安慰她说:“馨儿放心,馨儿不怕,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你。”

“嗯,”顾龙馨猛地点点头,将龙夕爵抱的更紧。

龙夕爵将脸微微地转到她的脖颈处,细细地吻了吻,然后附在她的耳边沙哑着声音说:“宝贝,你抱的太紧了。”

紧的让他开始有些意乱情迷了。

顾龙馨脸一红,猛地将他推开,娇斥道:“我都这样了,你还想那个。”

龙夕爵低头一笑,一手勾起她的下巴在她的红唇上吻了吻,笑着说:“想起哪个了?还不是你从来都不肯主动地抱我,所以偶尔又一次,我才会这么情不自禁。”

顾龙馨的脸更加红了,伸手将他的手打开,然后说:“现在什么时候了,我有点饿了。”

“你已经昏迷了六个时辰了,就知道你会饿,所以,我已经熬好粥了,我去给你端来。”龙夕爵宠溺地又在她脸上吻了吻,然后赶紧起身走下楼。

本来顾龙馨是想要起来用餐的,但是龙夕爵不准。说是医生说了她的身体太虚弱,要好好的躺下来休息才行。他本来还准备嘴对嘴的给她喂食呢,若不是龙馨强烈抗议,他才终于不情不愿地一勺勺地喂给她吃。

可是,吃着吃着,他就会吻上她的唇,从她的嘴里抢食吃。嘴里还戏谑地笑着说:“我也饿了呀,照顾你这么久,都没有吃东西,吃一点就不要这么小气嘛。”

气的顾龙馨无语,如果真的饿了就自己去盛一碗去呀,干嘛总是抢她嘴里的。

可是怎么说都不听,两碗粥是在两个人的嬉闹中吃完的。居然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顾龙馨更是无语。

“好了宝贝,再躺下来休息吧!我去把碗放到洗碗机里,然后就来陪你。”龙夕爵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柔声说。

顾龙馨点了点头,确实又感觉到有些疲惫了。乖乖地躺下来闭上眼睛,不一会,竟然又进入了梦想。

可是,依旧是那个梦。

只不过,这一次她却是梦外人,在上空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这一次也不是在小船上,而是在一艘很大很大的船上。她似乎刚刚从一个婚礼上走开,而她,似乎就是那个婚礼的女主角。只是奇怪的是,当新郎牵着她的手上了船,为什么她就偏偏看不清楚新郎的模样。

在她的面前,迷迷糊糊的,却笑的一脸温润,给她的感觉又是那么的熟悉。

船在海面上行驶,而她则是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然后走上了甲板上。倚在栏杆那里,看着浩瀚的海面。

突然,新郎也从后面追了过来了。她眼睁睁地看着,船上的她是笑的那么羞涩地看着新郎,新郎也是那么温柔地看着她。而就在下一刻,新郎却突然伸出手来,想要将她推入大海中。

她吓得捂着嘴尖叫,很想很想告诉那个船上的自己,她的丈夫想要杀死她。可是无论她怎么拼命地大叫,怎么拼命的喊,却始终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竟被那样的推入了冰冷的大海中。

她的心好痛好痛,拼命地去看向船上的男人,想要把他看个清楚。可是,她越是努力却越是看不清楚。正当她想要绝望地放弃的时候,忽然,那船上的人清晰了起来。

她不由得睁大眼睛,那船上的男人,竟然慢慢地变成了叶俊昊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她吃惊了,怎么会是他。自己怎么会看到了他呢?

她又拼命地大叫,想要把叶俊昊叫住,因为他转过身正准备离开,她要叫住他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任她怎么喊叫他的名字,都不能将他喊回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又消失在她的眼前。

顾龙馨猛地从**坐了起来,一身的冷汗。

心怦怦地乱跳,她都梦到了什么,为什么在梦里,她会感到心痛呢。为什么看到那个船上的自己,她会感到悲哀呢。为什么,她又会梦到叶俊昊,她会感到难过呢。

想要再把梦里的情节好好的想一遍,却发现,她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不记得刚刚在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知道,自己好难过,好伤心,好痛苦呀!

她越是想,头就会越是痛。

好痛好痛,痛得她都快不能呼吸了。

龙夕爵,龙夕爵她突然想到了他,那个温暖的怀抱,总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可是,她伸出手来摸了摸,居然是空空的冰冰凉凉的。

他去了哪里?

房间里是漆黑的,已经到了晚上。他不是应该在她的身边吗?现在他又去了哪里。

急切地四处张望着,却不经意地发现,他竟然坐在床侧面的沙发上。

虽然天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可以看的处,他眼眸里的阴霾有多么的浓重。

两指间夹着的一根香烟,在黑夜里忽明忽暗。在明亮的瞬间,她可以稍微看见,他阴沉的脸。

她记得,他是从来都不会在她面前抽烟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画面面尚化化化。“龙……龙夕爵。”顾龙馨艰难地叫出这一个名字,她不知道究竟怎么了,只觉得,一定是她做了什么事情,让他伤了心。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