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05章 马尔代夫之旅(十二)

第一百零五章、马尔代夫之旅(十二)

龙夕爵瞪着一双阴冷的目光看着她,那双眼眸在黑暗里,如同两把利剑一般,只刺得顾龙馨心上生生地疼。

“龙夕爵,”顾龙馨又弱弱地叫了一声,眼泪顿时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

她好害怕现在龙夕爵的目光呀,他的目光,让她觉得心寒。仿佛要马上失去他一般,她的心好疼好疼。

而龙夕爵又何尝不是这种感觉。

当他紧拥着她睡觉的时候,忽然听到她嘴里呢喃的声音,还以为她又做恶梦了,本来是想起来把她叫醒,从那恶梦中将她拯救出来。

可是,还未等他出口,却听到从她的嘴里发出的“叶俊昊,叶俊昊,不要走,不要走。”的声音,而且,一声比一声大。是那样的撕心裂肺地再喊叫,眉头紧皱,小脸更是伤痛不已。

那声音,那表情,都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让他不由得又想起了,那日他要杀叶俊昊的情景。她也是这样痛苦地在哀求他放了他,那是不是,她的心里也同样在痛苦地呼唤着叶俊昊。

么怎联联们保保保。心痛的都快不能呼吸了,为什么,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不惜放下身段,不惜改变自己,都是为了迎合她。而她,始终不能忘记那个男人。就连失去记忆里,都不能忘记那个男人。

难道,是他错了吗?她的爱,从来都不在自己的身上,她已经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总是缠着他粘着他的小女孩了。他的禁锢,是否真的让她很痛苦。

他不知道。

安静地从她的身边起来,然后坐到了沙发上。静静地听着她一声又一声痛苦的呼唤,却没有想要将她叫醒的欲望。

或许,他觉得这是一场噩梦,是一场痛苦的经历。但是对于她来说,也可能是一种享受吧!

现实中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相见,在梦里还要彼此的纠缠。他冷笑,这个念头冒出来后,让他真的想要冷笑。

点起一根烟慢慢地抽着,他不是不会抽烟,只是不喜欢在她的面前抽。都说二手烟更加的邪恶,他又怎么舍得让她中毒。

可是先在,除了抽烟,他想不起来其他可以做,可以打发时间的事情了。

忽明忽暗地烟头在黑夜里,听着她一声声对情人的呼唤,他的心,渐渐地遁入了冰谷。

可是,当看到她醒来后,她那惊魂失措的模样,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寻找什么呢?是他,还是他。

最佳勾起一抹冷笑,应该是那个人吧!呼唤了十几分钟,醒来后自然是找那个人,又怎么会是自己。

明明知道,可是心里却还是有些期盼。多想听到从她嘴里叫出自己的名字,爵。可是,当她终于张开了嘴,叫的却是龙夕爵。

还有她的眼泪,也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

她哭什么?是因为醒来后看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人而哭吗?

想到这个可能,他的心又冷了几分。

望着他的眼眸越来越冷,顾龙馨哭的更加伤心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他要用这种冷冰冰的目光看着她。刚才的噩梦,让她先在都不能从惊恐里自拔,多想得到他温暖的怀抱,可是,他却那么冷冷地看着她,让她伤透了心。

望着她越来越汹涌的眼泪,龙夕爵竟然勾起了一抹笑。是的,很多时候,男人不能哭的时候,只能笑了。

“就那么难过吗?看到我不是叶俊昊,就让你这么伤心吗?”龙夕爵艰难地问出来,声音却暗哑的让他自己都吃惊。

“你说什么?”他在说什么,什么叶俊昊,什么让她伤心。

顾龙馨有些糊涂了,她听不明白,一点都听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眼神迷茫地看着他,希望他能够给她一个解释。

龙夕爵嘴角的冷笑牵扯的更大,更加充满嘲讽地说:“我以为,我做了那么多你能够稍微有些许地感动。这些天来,我们两个人的亲密,我以为,是因为我们有情。原来,你还是守着那个誓言,是因为我放了他,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你才对我逆来顺受吗?连梦中都叫着他的名字,那样凄婉的呼唤,真的就那么放不下吗?无论我怎么做,都真的不能再走进你的心里。那么,我宁可放弃,什么都不做了。顾龙馨,从今天开始,我放你一个自由。”

龙夕爵说着,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冲到了门口,想要夺路而走。

这个房间太压抑了,压抑的他都快要透不过来气了。

“龙夕爵,”顾龙馨从身后忽然撕裂地喊了一声,她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一定是她刚才在梦里梦到了叶俊昊,然后叫出来叶俊昊的名字,所以,他误会了。

龙夕爵被她的喊声戛然而止止住了脚步,可是,良久都没有听到她再说什么。嘴角凄惨一笑,他还在等待什么,等待着她的解释吗?真是太愚蠢了,他怎么会这么愚蠢。还在等待着她给他些许地希望,若是真的有的话,她也不会那么维护那个人,也不会那么在梦中喊他的名字了。

“你放心,我会让藤井来接你的,然后,把你送回他的身边。”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说出来后,心里更是疼痛加剧。

“龙夕爵,”

在他又想要动身的时候,顾龙馨又撕裂地叫了一声,让他颤动的身体,又一次地停了下来。

“你还想怎么样?”他几乎是凄凉地问,他将所有的事情都给她安排好了,他要放她离开了,让她终于和那个人去见面了,她还想怎么样?

“龙夕爵,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想要走,居然想要把我送出去,送给谁呀,叶俊昊吗?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当初你不放了我和他离开,现在又要假惺惺地做好人吗?霸占了我那么多天,是不是玩腻了,就编个冠冕堂皇地留有将我一觉踢开。”

顾龙馨冷厉绝情地话在他的耳边响起,龙夕爵苦涩地牵起一丝冷笑。原来,在她的心里,自己竟是这么的不堪。

再也受不了这种痛苦了,他觉得再呆下去,自己真的会死。奋力地支撑着自己支离破碎地身体,决绝地想要离开这里。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