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1章 我的爱,要你满满的幸福

第十一章、我的爱,要你满满的幸福

这一天是顾龙馨最最幸福的一天,龙夕爵带着她走完了浪漫的最后一步。当马车来到属于他们的别墅的时候,龙夕爵更是将她公主式的抱了下来,一直抱着上了楼。

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她已经被浪漫和幸福冲昏了头。就连什么时候,他为她洗澡将她放到**,都没有一点感觉。直到细细落落的吻落在了她的眼睛上、眉毛上、鼻子上、嘴唇上。在她脸上弄出一个又一个的湿印,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她才回过神来,露出甜甜地微笑,主动地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颈,将自己丰满的红唇送了过去。

羞涩的回应,更加的激起了龙夕爵心底的欲念。

剧烈地喘息着,勾起她的小舌和他共舞,用力地吸允,想要将她整个人都吸进他的肚子里才会甘心。这一场深吻,是那么的深切,让两个人都有些晕头转向,直到呼吸困难的时候,他才算是把她松开。

“馨儿,后天,我带你回中国去。”龙夕爵和她鼻尖对鼻尖,轻轻地摩擦着她的红唇低声说。

“嗯,”顾龙馨微微地闭上眼睛点点头,忽而又一惊,“回中国?为什么?”她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龙夕爵轻轻地叹息一声,将她搂进怀里,让她的下巴抵在他的胸口上,聆听着他的心跳声,轻柔地说:“对不起馨儿,其实,我一早就知道你的身份,知道你的一切。可是,我却自私的不想告诉你,自私地想要独自占有你,你…恨我吗?”

顾龙馨身体微微一颤,他一早就知道她是谁,一早就知道她所有的一切,却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心里顿时一紧,可是,听到他问她,她恨他吗?想起这段日子以来,他对她的好,想起今天的浪漫,原本她以为对于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现在,竟然在心里非常的平静。

平静的让她轻轻地摇摇头,“不,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即使在马尔代夫那里,明知道你阻拦我去寻找熟悉的人,可是,我依旧对你恨不起来,因为我对你的爱,早已经超越了恨。

龙夕爵心里一喜,他早就知道,他的宝贝会理解她的。可是,他还是愿意解释这一切,让她明白,她没有爱错人。

“你还记得那个扳指吗?就是带在你脖子上的那个东西。”龙夕爵喃喃地问。

顾龙馨点点头,那个东西,她已经送给了叶俊昊。

上画面下化化尚化。“其实,那个是我送给你的。这个,是你送给我的。”龙夕爵说着,从脖子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枚戒指来,灿烂的光芒晃花了顾龙馨的眼睛。这枚戒指,她看到过无数次,龙夕爵一直当做宝贝一样的带着。

“我们早就认识了,在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医院里的嬷嬷带着你进来的时候,我有多么震惊。因为,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尤其是你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像是天上的星星一样,就那样闪进了我的心里。然后,非常霸道地住了进去。

我曾经很痛恨医院里的生活,了无生趣,可是自从你去了之后,我每天都很快乐的生活着。因为有你,虽然,那个时候你连话都不会说,只会呀呀呀地乱叫,可是我依然是那么的喜欢你。你的第一句话,并不是叫的妈妈,而是叫的哥哥。是我每一天晚上,守在你的床边,一直教你一直教你。当我听到那声轻柔的哥哥叫出来的时候,我的心都震撼了,你的声音,糯糯的,像是最好吃的甜糕一样的香甜。

你一天天的长大,也越来越依赖我,每天都小石头哥哥的叫着我,每一次听到你叫我哥哥,我的心里,都会很甜蜜很甜蜜。那个时候,我们还都是孩子,不懂得,但是我知道,这一辈子,我都不想再离开你。

可是,还是有一天,你被带走了,你的爸爸找了来。他把你带离了这个地方,临走的时候,你哭的很凶,可是我却没有哭。因为我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放到了你的身上,因为我知道,终究有一天,我会去找你的。

你的名字叫做顾龙馨,所以,我给自己取名叫做龙夕爵。

我一直努力着,一直努力着,想要以最完美的姿态出现在你的面前,可是,上天却想让我们早点相遇,当我在岛上,看到你匆匆忙忙地闯进了我的宫殿,当我听到从你的嘴里说出你叫顾龙馨的时候,我有多震惊吗?

那一刻我就在想,既然你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就留下来吧!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将你留在我的身边。

你的家庭背景并不简单,你的父亲,曾经是一个传说。即使是现在,若是真的想要跟我一搏,凭着我的能力,我也并不一定能够真的赢得了他。所以,我自私地将你藏起来,不给他知道你存在的机会。对不起,馨儿,是我的自私,让你痛苦了那么久。

所以,后天我要带你回中国去。我的爱,要你满满的幸福。不光是有我的存在,还有亲人,还有朋友,还有你自己的生活,这才是对你最好的爱,而不是把你私藏在我的身边。”

“谢谢你,”当龙夕爵说完这一切,顾龙馨将他抱的更紧,真诚地说。

“什么?”龙夕爵听得有些不真切,他以为,她会责怪他。他以为,她会生气。却没有想到,她会说谢谢。

“我说,谢谢你。爱我这么久,爱我这么深,爱我这么多。我真的感觉很幸福,很幸福。”顾龙馨再一次地重复说,说着,松开了他的腰际,直起身来和他对视。

在他呆愣的时候,忽然将唇送了过去。先是轻轻地覆盖着,然后伸出小舌来慢慢地舔舐。虽然她对这一项并不熟练,可是在他的调教下,她也多少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呢。

龙夕爵的心顿时化为了绕指柔,一直缠绕着他的问题,他以为会很困难很困难。没想到,说出来竟然是如此的容易。

一手托住了她的头,一手揽住她的腰,将这个浅浅地吻,加深加深,再加深。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