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2章 她就是这么善良

第十二章、她就是这么善良

顾龙馨这一晚,睡得十分的香甜,一觉醒来,看到龙夕爵沉沉地睡容,不由得微笑起来。

真好,这种感觉真好。早晨醒来看到心爱的人在自己的身边,再没有比这样的时刻更加的幸福的。

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九点钟了,昨日的疯狂到早晨五点钟才解释,也难怪,两个人会醒的这么晚。

顾龙馨不由得捏了捏自己有些酸痛的腰,连着两天没节制的索取,她的腰都快要断了。不过,即使酸痛,也是幸福的酸痛。

轻轻地在他的脸上吻了吻,便轻轻地掀开被子准备起床。虽然她不像他会做出美味的早餐来,但是吩咐下人去准备他爱吃的早餐,也是作为妻子应该尽的本分。

想到妻子两个字,又不由得笑了起来,然后摸了摸手指上的钻戒,等回到中国和自己的父母相认之后,她就会真的成为他的妻子了吧!

“这么早。”

顾龙馨刚刚坐起身子来,身后一条修长有力的长臂将她的腰一揽,她又跌回了龙夕爵的怀抱里。

刚好,脸靠在他**地胸膛上,顾龙馨不由得羞得脸色绯红。虽然在一起做过了那么多次,可是每一次,只要接触到他的身体,她还是会禁不住地脸色绯红,像个处子一般。

龙夕爵下腹一紧,在她的脸上亲昵地吻了吻,双手不安分地上下其手起来。

“好了,别闹了。”顾龙馨一边羞涩地说,一边伸出手来阻止他的抚摸。

可是不经意间,竟然触碰到了他坚硬的下身。脸色轰的一下,更加的红了。嘴里慎道:“你怎么…你怎么…。”脸色更加的红,却说不出那句话来。

龙夕爵不由得轻笑,点了点她的小鼻尖暗哑着声音说:“你惹起来的火,你来负责消灭。”

“我哪里惹你了,我起自己的床,是你自己色才是,还怪到我的头上。”顾龙馨的脸羞红的垂下来,声音越来越小,在龙夕爵听来,倒像是在撒娇一般。

下腹更加的火热起来,不由分说地又压在了她的身上,开始灭起火来。

又是一场欢爱,结束以后,顾龙馨已经像是软脚虾一样,趴在**动都不能动了。还是龙夕爵抱着她去了浴室,给她和自己清洗了一遍,然后穿上睡衣,让佣人把早餐拿来。

其实,已经算是吃中餐的时间了。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顾龙馨靠在他的胸膛上,一边享受着他给她喂得美食,一边没好气的问。

“对,我就是故意的。”龙夕爵也不狡辩,还将顾龙馨没有吞下去的糕点给从她嘴里抢了出来,惹得顾龙馨娇吟一声,假装生气地扭过脸去。

“好了,不生气了,乖乖地吃饭,等到下午的时候,我是一定会让你起床的。要是你不乖乖的,作为惩罚,下午我还会让你待在**。”龙夕爵半是威胁半是宠溺地说,下午的话,她应该就会走了。

“你呀,还说爱我,却一点都不知道心疼我。我的腰痛死了,你却只顾得自己享受。”顾龙馨嘴巴嘟的很高,生气地扭过身去。

“好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乖,吃完这一口,我来给你按摩。”

“这还差不多,”顾龙馨一边张嘴接住他给她喂的早餐,一边痴笑起来。

龙夕爵将餐盘放到了一边,然后盘膝坐在顾龙馨的身边,轻柔地给她按摩起腰身来。

腰上传来苏苏麻麻的感觉,很是舒服,不一会儿,顾龙馨的眼皮就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然后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龙夕爵看她睡着了,便停下了手中的按摩,拉起被子来,躺在她的身边,又搂着她沉睡起来。

林安妮在楼下等了足足五个小时了,都不见他们下楼一步。心里有些烦躁不安起来,难道,他今天就是故意要躲着她吗?

“林小姐,要不,您先回去吧!”佣人过来好心地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早主人吩咐,让林小姐搬出别墅去。

“不用,我等他们起床吧,住了这么多天,不亲口说声谢谢,我会觉得愧疚的。你先去忙你的吧,我不急,慢慢的等。”她就不信了,今天他还能让她不起床不行。

顾龙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能是太累了吧!这一觉,是彻底地把晚上的损失给补回来了。醒来后,感觉腰上也好了许多,可能是他按摩的功效。

他还是依然地紧紧地搂着她,看着他熟睡的睡颜,偷偷地又在他的脸上吻了吻。

“你这算是在偷吻我吗?”龙夕爵闭着眼睛,却笑开了颜。

顾龙馨脸一红,原来,他早就醒来了,还故意逗自己。羞涩地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她可不敢离他太近了,免得又不经意地挑起他的火来。不然,今天是彻彻底底地要在**度过了。

上画面下化化尚化。看看时间,竟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急忙从**起来,然后穿上自己的衣服,明天就要回中国去了,可是她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呢。愤愤地用眼神瞪了龙夕爵一眼,都怪他,不知道还来不来的及。

龙夕爵也从**坐起来,眼神一直停留在顾龙馨的身上。看着她可爱的动作和眼神,不由得勾起一抹淡笑。已经那么久了,可是他却一点都没有看够,而且,还是越来越爱。

看看时间,心里盘算着,那个人应该也已经走了吧!她是最没有耐心的,让她在这里等这么久,她一定是等不了的。其实,他完全是可以下去跟她说个清楚,可是顾及到她和自己这么多年的兄妹感情,他还是不想直接地说出来伤害她。

所以,才选择这种方式,让她知难而退,也让她知道。她虽然是他的妹妹,是他的亲人,可是相对于馨儿来说,她什么都不是。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两个一下楼,居然看到林安妮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嘴角勾起一抹胜利似的笑容,浅浅地看着他们从楼上走下来。

龙夕爵黑了脸,眼眸里发出一记冷冷的目光。可是林安妮却不为所动,微笑着上前几步拉住了顾龙馨的手,笑着说:“总算是等到你们了,我还以为,你们今天不会起床了呢。”

一句调侃的话,让顾龙馨想到了今日他们两个的荒唐,脸更加的绯红起来。

她娇羞地看了林安妮一眼,在她的眼中,依然是把林安妮当做是她的朋友。对于她带着她去酒店找龙夕爵的事情,她是认为,林安妮是完全为了她好,才会这么做的。她还感激她呢,让她知道了什么是浪漫。

“安妮,你要走了吗?”顾龙馨看到了林安妮身边的行李箱,十分诧异地问。不是说了,这段日子,她都没有工作安排吗?她还想她陪着自己去中国呢。

林安妮看了龙夕爵一眼,此刻龙夕爵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可以眼眸中的冰冷的吓人。一直死死地盯着林安妮,似乎,她只要敢说出来一个字,他就让她立刻消失一般。

可惜,林安妮和他认识那么久,早就摸清了他的脾性。即使他现在再痛恨自己,但是也绝对不会在顾龙馨的面前表现出一点点的不好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想要什么,嫉妒和不甘,已经扰乱了她的心。

“龙馨,对不起,我是要走了。昨天,是我不好,没有调查清楚事实,就带着你过去了,差点就破坏了哥哥的大事。所以,我真的很愧疚,绝对对不起你们,也没有脸面再留在你的身边了。”林安妮十分歉疚地说,她不愧是做演员的,那表情和眼神,无懈可击地,让顾龙馨心软了。

“安妮,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没有一点怪你的意思。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我还要感激你呢,怎么会生你的气。如果你有工作的话,我是不会强留你的。但是如果你没有工作,请求你再留下来,我马上要去中国了,爵说那里有我的家人,所以,我想要请你陪我一起回去。”顾龙馨十分真诚地说,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林安妮是她的第一个朋友,这份友谊,她不想失去。

“她有工作。”

“我没事。”

龙夕爵和林安妮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叫起来,让顾龙馨诧异地看着两人。

林安妮扬起一抹得意地笑容,龙夕爵的脸色更黑。

“我没事,我也想去中国,一直想着去,但是没有机会,真高兴,能够和你一起回去。”林安妮微笑着说。

顾龙馨更加的开心了,“是吗?真的可以跟我一起回去吗?太好了,你看你的行李都收拾好了,我的行李还没有收拾,都怪爵。我现在赶紧去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出发!”

“明天一早吗?”林安妮皱眉。

“怎么了?”顾龙馨不安地看着她。

“没事,就是听说,明天飞往中国的航班路线,似乎有冷气流,航班都停飞了。当然,哥哥是有私人飞机的,但是似乎不安全。”林安妮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说了出来。

“是吗,爵?”顾龙馨心里一惊,急忙看向了龙夕爵。龙夕爵脸色有些难看,他这几天只顾得和馨儿亲热了,这个倒是没有听说,藤井也没有将这件事情跟他报告。

“等一会,我打电话问问藤井就行了。”

“啊,那要是真的是,该怎么办呢。”顾龙馨嘟起嘴来,如果真的不能飞行,该怎么办。她现在,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见到她的父母呢。

“也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先乘坐轮船,到时候再倒一次飞机就行了,不会耽误你回家的时间的。”林安妮笑眯眯的建议说。

“不行,馨儿怕船的。”龙夕爵马上反对说,他虽然不知道林安妮到底是打的什么注意,但是,绝对不会让她做出一点伤害馨儿的事情来。

“没关系,没关系的,我可以忍得住。”顾龙馨连忙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只是不能看到大海而已,到时候躲在船舱里不就行了。

“馨儿,”龙夕爵皱起眉头来。

“好了,我知道了,放心吧,我没事的。我先去收拾行李去了,”顾龙馨给他一记安心地微笑,然后又转身上了楼去。

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后,龙夕爵的眼眸冰冷下来,冷冷地盯着林安妮冰冷地说:“安妮,我劝你不要搞什么花招,你知道,我最痛恨别人的欺骗。即使你是安妮,也不例外。”

“是吗?”林安妮冷笑,“这点,我们兄妹倒是很像,我也是,最痛恨别人的背叛,即使你是龙夕爵,也不例外。”

“安妮,我和你之间,从来都没有开始过,所以,根本就没有过背叛。”

“没有开始吗?开始对于我来说,早就已经开始了。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从你在妈妈死的那一刻答应好好照顾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认定了开始了。爵,很多事情,有你开的头,但是,却不能有你来结束。我是林安妮,我也有我的自尊和骄傲,哪怕是不惜任何的代价,我都不会放弃。”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林安妮的眼中,满是决绝。

那决绝的目光,看的龙夕爵心惊。这种眼神,他在另一个人的身上也曾经看到过。结果,得到的结果却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

“安妮,我从来都只是把你当做妹妹而已。”龙夕爵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因为他一直觉得,这种话根本无需说出来,根本就是事实而已。

“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把你当做哥哥。”

林安妮再一次的决绝,真的惹起了龙夕爵的怒气。

“不管你认不认为,这都是事实。还有,我告诉你,如果你敢伤害馨儿哪怕是一丝一毫,我也不会再将你当做妹妹。”龙夕爵丢下一句狠绝的话,转身上了楼。

“她是善良的,所以,她的善良终究会给我很多的机会。可是,如果你想要把一切都告诉她的话,你说,她还会这么善良吗?”林安妮在身后冷笑着说。

龙夕爵行走的身体停顿了下来,是的,告诉了馨儿,她会相信吗?只会提前伤害到她吧!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