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6章 是的,我爱上了你

第十六章、是的,我爱上了你

顾龙辰这几日可谓是伤透了脑筋,那个蓝御邪是每天都会出现在他们家里,天天一束玫瑰花,且还都不是同一种颜色的,恨得他就差点动手亲手将这个妖孽给扔出去。

可是,碍着殷馨蕾的面子,他没有冲动。他的未来儿媳妇告诉他,冲动是魔鬼,那个家伙就是逼着他冲动呢。

所以,害的他这口气一直憋在心里面。想他顾龙辰,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可是,人家没有标明态度,每天姐姐姐姐地跟着殷馨蕾后面叫的亲热,自己也无可奈何。试着跟殷馨蕾说了说那小子的不良企图,还被殷馨蕾给臭骂了一顿。说什么他思想龌龊,蓝御邪才多大,自己多大年纪了,差了十几岁,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心思。

顾龙辰听到这种话,只想要撞墙去。他亲爱的老婆,就是这么善良,家里的每一个人,恐怕除了她之外,没有人不明白蓝御邪的心思吧!

可是,偏偏该明白的人,却一点都不懂。

而叶俊昊这几日,也是忙里忙外忙的不可开交,唐佳蜜已经有几天没有看到过他了。倒是今天晚上,他又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刚刚洗好澡,围着一条浴巾出来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抽烟的叶俊昊。

最近这段时间,叶俊昊的烟瘾越来越大,似乎之前倒是没有看到他抽过烟,这几日像是吸食了毒品一样,抽烟抽得整个房间里烟雾缭绕。

唐佳蜜一边咳嗽着一边挥着手挥去眼前的滚滚白烟,没好气地说:“几天没看到你,你一回来就想要谋杀我呀,不知道,吸食二手烟会让女人不孕不育的。”说完这句话,她就后悔了。

因为之前他也和她有过几次欢爱,每一次,都不做什么保险措施,因为他说他不喜欢。她就开玩笑地问他,难道就不怕她就此怀上孩子吗?要是怀上了,她就可以农奴翻身做主人了。当然,这个想法,她也只是在心里自己想想。可是谁知道,他听了这话以后,根本连眼睛都补抬,便冷冷地警告她说:“我知道你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的,我并不想一尸两命的事情发生。”

一句话,将她的希望彻底地打入了地狱。

所以,对于她不孕不育的话,她有些后悔。既然他都不想要她生孩子,她还要什么孕育呀!

原以为,叶俊昊还会再讽刺她一顿。每一次只要她一说什么,叶俊昊总能够将她伤的体无完肤。可是这一次,叶俊昊只是怔怔地看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让她不由得心悸。

就是这么犯贱,被虐待习惯了,突然施虐者转性了,受虐者倒是不习惯了。

“发…发生了什么事?”唐佳蜜有些口吃不清地问,她害怕看到他的这个眼神。就犹如半年前,他这样平静地看着她一样,然后淡淡地说,马上就要开始了,然后,她就亲眼见证了一个人在她的面前死去。虽然那个人,现在并没有真的死亡,但是对于她来说,也是永远都不能释怀的。

“马上就要结束了。”叶俊昊平静地说,平静的就犹如半年前一样,让唐佳蜜的心再一次地提了起来。

结束了,是不是就代表着,像开始一样,真的顾龙馨死去。结束了便是她这个冒牌货也要消失了。

“你不高兴吗?你的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你…可以回到你过去想要的生活了。”叶俊昊看着她苍白的脸,自然也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本来是不想把这番话跟她说的,觉得没有必要。可是,还是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我可以回去?你不杀了我吗?”唐佳蜜对于他的承诺,有些不敢相信,因为毕竟,自己在他的心里,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吧!想到这一点,心里不由得心痛起来。

果然,叶俊昊不屑一顾地看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你还不值得我动手。”

“是呀,不值得,你三年前找到我,养了我三年,给我钱,养着我的家人。虽然,偶尔可以帮你解决一下你的生理需要。但是,我依然是在你的心里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吧!一点分量都没有,消失了,你也不会记起我一点,对不对?”唐佳蜜有些语无伦次地说起来,一边说,一边眼泪不由得落下来。***就|爱|网看小说好地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哭,就觉得心里好难受好难受。是舍不得这里的富足生活,还是,舍不得他。

“你喜欢我?”叶俊昊眯起眼睛来,听她语无伦次地说了半天,不咸不淡地问。

一句话,如同平地惊雷,将唐佳蜜炸的惊呆在那里。

她喜欢他?她喜欢他?她真的喜欢他吗?

业专站业言业言专。突然,她的眼眸里发出一道凄厉地光芒,有些歇斯底里地捂着自己的耳朵哭喊道:“是的,我是爱上了你,我该死的爱上了你。虽然你性格阴暗,脾气古怪,还动不动就能够将我伤的体无完肤,从来都没有把我当做是一个人看过,更不用说来尊重我。可是,就是这样,付出的多的那一方,注定就是一个弱者。我就是这个弱者,我爱上了你,你想要耻笑就耻笑吧,想要讽刺就讽刺吧,我就是爱上了你,该怎么办。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唐佳蜜哭喊完,像一个孩子一样,蹲在了地上,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膝盖,将头埋在双膝间。肩膀一抖一抖的,还在伤心地哭泣。

除了哭,她不知道,她现在该做些什么。

他现在心里一定很鄙视自己吧,嘴角肯定又在扬起了不屑一顾地耻笑。自己是什么人,不过是个妓女而已,怎么配喜欢他,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没有冷嘲热讽,更没有粗暴的怒吼。冰冷的肩膀上,突然传来一丝温暖,唐佳蜜缓缓地抬起了自己泪流满面的脸,看到的,是叶俊昊淡漠疏离的脸和眼中的微微暖意。

身上,是他的一件上衣。他居然脱下了自己的西服,给她披上了。

唐佳蜜心里顿时涌出一股难言的情绪来,脸上还挂和泪痕,可是眼睛里,却溢满了满满地幸福感。还有什么,可以计较的。这一丝丝的温暖,就足够她回味一生的了。

“早点休息吧!”叶俊昊淡淡地说了一句,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轻轻地将门关上,站在门外,他的心里竟涌出一股奇怪的念头来。随即苦笑一声,经营策划了多年,马上就要成功了,为什么,没有成功的喜悦,为什么,没有报仇后的快感。

一定是还没有真的成功吧!所以,才会感受不到。

叶俊昊甩甩头,一定是的。

“俊昊,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顾龙辰突然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站在走廊上的叶俊昊,微笑着问道。

叶俊昊心里一惊,这个时候,他怎么会跟自己打招呼。不是应该日防夜防防着那个蓝御邪吗?说实话,蓝御邪的到来,真的给他省了许多事情。因为顾龙辰要全心全意地应付蓝御邪,顾辰雷又根本对公司的事情不管不问,所以,这几日来,顾氏企业全都交到了叶俊昊的手里。

所以,他才有机会,将顾氏企业的所有慢慢地偷梁换柱地转移,只差今天最后一晚了,只要他现在一个电话,他的人就可以马上操作。明天一早,报纸头条就是故事破产的消息。

本应该,早就操作的事情,他却鬼使神差地回来了这个几天都没有回来的地方。还听唐佳蜜说了那么一堆本来对于他是毫无疑义的告白,现在又突然碰伤了顾龙辰,他开始后悔回来了。

“公司还有点事情,我要去公司一趟。”叶俊昊尽量保持平静,淡淡地微笑着说。在顾龙辰的面前,他永远都是这幅表情,脸上没有一丝的戾气,如沐春风。

“哦,那你去忙吧!”顾龙辰点了点头。

叶俊昊如负释重,嗯了一声,转身想要离去。他要马上通知他的人,他要亲手操作,让顾龙辰辛苦拼搏下来的基业,就这样全部瓦解。

心里正在策划着接下来的事情的时候,刚走下楼梯,忽然,楼梯上的顾龙辰又突然说了一句。

“俊昊,这段日子,辛苦你了。早点回来,我等你,好好的聊聊。”

叶俊昊一下子怔住了脚步,心里那空虚不实的地方,像是突然被填满了一般。竟然情不自禁地从眼眸里落下了一滴晶莹,他抬起手来,轻轻地触摸那湿润的东西,就连亲眼看着他的父母死时,他都没有落下一滴眼泪。可是,他的一句稀松平常的关心,却让他干枯的眼眸再次湿润起来。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来了。他更知道,自己缺少的是什么了。

“公司的事情,不急。爸爸想要聊什么,我们先聊吧,我怕公司的事情太晚了,爸爸还要等我,耽误休息。”

叶俊昊转过身来,眼眸里的湿润尽失,依旧是那副温润如玉地面孔,一字一句清晰轻柔地抬起头来看着顾龙辰说。

顾龙辰的脸上,也荡漾起一丝难得的温柔笑容,点了点头。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