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7章 他想要的,不过是他的温柔

第十七章、他想要的,不过是他的温柔

这一夜,叶俊昊没有回公司。自然,那件事情,没有得到他的亲口指示,也就自然往后推移了。

这一夜,叶俊昊和顾龙辰聊了许多,从他刚进顾家,和顾龙馨相识的那一刻开始聊起,一直聊到了现在。顾龙辰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问,叶俊昊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答,顾龙辰问的十分的随意,当触及到让叶俊昊敏感的话题时,都会轻易地带过。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轻松过,这一刻,叶俊昊不得不承认,他的心里是平静的。

“俊昊,其实,我真的想有你这样一个儿子。”顾龙辰突然将手放到了叶俊昊的手上,说的无比感慨万千。

叶俊昊身体一颤,心里的某一处,某名地疼痛。脸上却依旧挂着淡淡地笑容说:“辰雷不好吗?他比我更加出色,小小年纪,便已经能够掌握乾坤了。”

“他是很好,可是,他却选择了和我不同的一条道路。他像我,就因为太像我了,所以才不能共存。你就不同,你天生就适合做我的儿子,幸好,你和龙馨结婚了,幸好,你真的叫了我爸爸,不然,我真的到老要孤苦无依了。”顾龙辰颇有些苦笑着说。

“爸,您别这么说。我知道,辰雷的事情,您是有些心烦,他现在年纪还小,等再大一些,终究会懂事的。”我再好,也不过是女婿而已。这句话,叶俊昊在心里默默地说,心里一阵疼痛。

顾龙辰却摇了摇头,感叹地说:“不是小不小的问题,我和他就像是两只刺猬,永远都不能靠的太近。若说小就不懂事,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知道为什么我那么喜欢你吗?因为,觉得你很像小锡,想小锡,还不是才一点点大的时候,就能够明白我的心。”

“小…小锡是谁?”叶俊昊的呼吸顿时有些停滞下来,脸上的笑容再没有那么云淡风轻,而是布上了一层难掩的愁容。

顾龙辰抬起眼角看了看他,轻笑着说:“那也是我的一个儿子,只可惜,不是我亲生的。但是从小长在我的身边,我不知道,也一直把他当做亲生的孩子来看。”

“哦,那他现在呢?从来都没有听龙馨说起过。”叶俊昊微微地垂下眼眸,此刻的他眼眸中已经有些慌乱了。能不慌乱嘛,他以为,顾龙辰,早就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小锡的孩子。

“龙馨或许都不记得他吧!也没有和他在一起生活过,小锡小的时候很调皮,还记得龙馨第一次回来的时候。他就用了点小小的心机,让他们的奶奶狠狠地教训了龙馨一顿,所以,龙馨对于他有的也是不好的记忆,而不好的记忆,龙馨一般都会忘记。”

“哦,是这样啊,那么看来,他真是一个坏孩子。”叶俊昊嘴角扬起一抹苦涩地笑。

“不是,他只是害怕失去我而已。”顾龙辰淡淡地说。

叶俊昊身体一颤,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眸里有着一股情绪在涌动,又急忙垂下了眼眸。原来,他知道,原来,他一直都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心里好难受。

“小锡是个可怜的孩子,那个时候,我因为自己的事情,很少陪他。而他的母亲,则是个完全自私自利的女人,又因为和我的一些缘故,他的亲生父母,都死在了他的面前,虽然不是我亲手所杀,可是,全都是因我而死的。一个毕竟曾经是我的妻子,一个还是我最好的兄弟,他们的死让我当时晃神了一段时间,而小锡,就趁机溜走了。我知道他是在害怕,害怕我会像对待他父母一样对待他。其实,他哪里知道,他失踪了我有多着急,又找了他多久。因为,在我的心里,他从来都是我顾龙辰的儿子。即使在我知道他身世的那一刻起,也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就|爱|网看小说好地方***“是吗?那么他也不是一个懂事的孩子,跑什么,害怕什么,自己的父亲,还有什么顾忌的。可惜,他听不到你的这番话了。”叶俊昊喃喃地说,眼角又有些湿润,尽量将头低的更低下,不让人看到他眼中的忧伤。

“是呀,是我的错。当时自私的没有顾及到他的心灵,一个孩子,面对这种突然的转变,该有多害怕呀!是我亏欠他的,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有这个遗憾,没能够再找到他回到我是身边来。”顾龙辰脸色凝重地说,那一声深深地叹息,重重地砸在了叶俊昊的心上。

“这么多年了,都没有音讯,也许,早就已经死了吧!”死了,早在那个风高夜黑的夜晚,小锡就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只有夜澈。

“所以,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你并且愿意让你和龙馨在一起吗?就是因为我觉得,你像小锡。我多年的愧疚,终于得到了些许的安慰。但是俊昊,我知道,你是你。而你,更加的令我满意,可是,就当做是来偿还我的一个心愿吧!以后就把自己当做是我的儿子。辰雷既然不愿意掌管家业,我也不逼迫他,等过段时间,我就像外界公布,由你来担任顾氏的总裁。”顾龙辰微笑着说,脸上看不出一丝的虚假来。

叶俊昊又是身体一颤,今晚他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他不是一直不相信自己吗?不是一直打压着他吗?两年了,也只是让他做一个分公司的小经理,也就是这几天,因为应付蓝御邪,才会让他涉及总公司的事情。

为什么,突然说起让他做总裁的事情。是试探?一定是的。他不能被他真诚的外表所欺骗,他是谁,他是顾龙辰。自己应该时刻铭记,永远都不能忘记他的身份。

“爸爸,我资质尚浅,现在还是个经理的职位已经让我有些力不从心了,更何况是总裁,我是不能够胜任的。更何况,即使辰雷不愿意接管家里地家业,您还年轻呢,现在出去,谁会想到,您会是我的岳父。所以,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叶俊昊立刻卑微地拒绝,心里略略地松了一口气。刚才差一点,就被他给欺骗了。

谁知道,对于他的拒绝,顾龙辰并没有试探后的欣喜。反倒是脸上十分凝重,更加真诚地说:“俊昊,你觉得我是再跟你开玩笑吗?我是认真的。对于公司里的事情,我早就想要放手了,只是辰雷年纪还小。直到两年前你和龙馨认识了,我才有了这个计划。虽然一开始让你做的是分公司经理的职务,但是却也是在考察你,现在我可以肯定,你有这个能力做好顾氏的总裁。不要再推辞了,我也是有自私的心里的,也算是我对小锡的一份亏欠吧!“顾龙辰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温柔地拍,竟让叶俊昊有些恍惚起来。

“好了,公司你想要去就去,不想去就回房间休息吧!再大的事情,也不耽误这一时半刻的。我也要去休息了,天一亮蓝御邪那个妖孽就过来了,我又要头痛了。”顾龙辰站起来柔声对他说,他现在也是跟着雷晓音妖孽妖孽地称呼起了蓝御邪。

“嗯,您去休息吧!”叶俊昊也站起来,然后目送着顾龙辰离开。

等他离开后,他又跌坐在了沙发上。

看着前方,眼睛里却没有一个焦点。那样的迷茫,让人看不清楚情绪。

良久,忽然他凄楚地笑了起来。心里那处被封闭的地方,开始肆无忌惮地撕开。

这么多年了,就连师傅都曾经问过他,他到底想要什么。报仇吗?他大可以不必大费周章地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直接的暗杀了顾龙辰夫妇,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谁让,他是杀手排行榜第一人。

可是,他自己说,他要的不是这么简单。但是到底要什么,连他自己也答不上来。于是,策划了这一切,他想,他要的,可能是看到他们一家痛不欲生吧!如同当年的他一样,害怕、孤独、凄苦、无助。

么怎系么我么我怎。毕竟,死亡对于一个人来说,并不是最好的惩罚。

可是现在,就在刚才,他终于明白了,他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他想要的,不过是他的温柔。

多么可笑,一向冷酷无情地第一杀手,就在刚才,就在听到他那一声声忏悔的时候。竟差点,扑到了他的怀中,痛哭起来。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地响了起来,叶俊昊这才从迷茫的情绪中拉回了现实。将手机掏出来,是那些人给他打的电话。毕竟,是说好的,而他却失约了。

“老大,您什么时候过来?是要亲自做,还是要我们操作。”一接通,就是那边的人急不可耐地问,那些人都是他培养了十几年的人,全都是以他的命令为生命的人。

“先缓一缓吧!具体的,等我通知。”叶俊昊有些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然后将电话挂掉。

那边的人虽然奇怪,老大一直精心策划了这么久,怎么说停就停了。万一那个顾龙辰觉察出来,再想要这么个机会,就难了。不过,他们只是属下,不该问的,还是不会问。

叶俊昊冷笑,顾龙辰,你又赢了,不动声色地,就改变了我的心意。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