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8章 蓝御邪和雷晓音的梁子结大了

第十八章、蓝御邪和雷晓音的梁子结大了

蓝御邪依旧每天过来给殷馨蕾大献殷勤,可是,都两个星期了,却似乎没有一丝的进展。反倒是这几日,殷馨蕾倒开始训斥起他来了,说什么不该一天到晚地跑这里来,有空交个女朋友。还有那些花,她不喜欢。

偏偏这些话是当着顾龙辰的面说的,蓝御邪一脸的黑线。他总不能说,我想交的女朋友就是你吧。估计说了,下一次他就再也没有机会来这里了。

而且,更让他气愤的是,当殷馨蕾说那些话不是她所喜欢的时,明显的,他看到了顾龙辰耻笑的眼神。虽然马上撇过脸去,但是还是因为偷笑而双肩抖动着。

这让他很受伤。

几乎是愤愤地离开顾家,一出门,居然跟一个人撞到了一起。

“呸呸呸,怪不得老子一早就倒霉,原来是要碰到你这个丫头。”蓝御邪马上跳开,像是躲避细菌一样瞪着雷晓音。也难怪,自从他第一天不知道雷晓音的身份便得罪了她之后。这雷晓音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只要他来,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估计,殷馨蕾地自己这么冷淡,也有她一半的功劳。

果然,雷晓音也看到了他,先是仰天长笑了三秒钟,然后也换上了一副十分厌恶地表情,愤愤地说:“也难怪老子今天这么不爽,原来,是要碰上不男不女的妖孽呢。”

因为在黑帮长大,雷晓音习惯把老子老子地挂在嘴上,这一点,曾经让她的父母很是烦恼。平日里在顾家倒是有些收敛,若是她敢在顾辰雷的面前自称老子,估计,早就被他给丢尽护城河里了。

蓝御邪嘴角抽搐,这个死孩子,一直叫他妖孽。不知道,他最讨厌别人说他男不男女不女吗?这是他的忌讳,长成这样也不是他的错。所以,说的人就有错了。自从他一夜杀了上百个说他是妖孽的人后,便再也没有人敢这样说过他。

可是,这个死孩子,偏偏是雷云霆的女儿殷馨蕾的儿媳妇。被她说了这么多次,除了嘴角抽搐外,他竟然毫无办法。

“我警告你,再说一次,小心我把你卖到柬埔寨去。”蓝御邪指着她的鼻子开始威胁,不就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他想,总归是会害怕的。

可是谁知道,雷晓音偏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住,小嘴一撇,眼睛一斜,十分的不屑一顾地说:“就你?我们两个一起去柬埔寨,你肯定会比我受欢迎。”

“你?”蓝御邪气结,这还不是说他男不男女不女。

“我我我我怎么样?”雷晓音更加的得寸进尺,她发现,和这个妖孽吵架越来越有趣了。比顾辰雷有趣多了,顾辰雷从来都不给她面子,往往一句话,就将她置于死地。

“好,好,好。”蓝御邪连着说了三个好字,嘴角荡起一抹邪肆地笑容。若是别人,此刻一定是胆战心惊吧!因为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往往在这个时候,是最危险的。可是偏偏面前的人是雷晓音,雷晓音才不吃他这一套,脸上更是荡漾出得意地笑容,分明就是刺激蓝御邪的神经。

蓝御邪左瞧瞧又看看,四周无人,心里一阵得意。然后愤愤地瞪了瞪这个死孩子,他今天就让她知道,得罪他蓝御邪的下场。

动作快的,连雷晓音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落在了他的怀里。一手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一手则是将她的双臂给反剪到身后,阻止她的挣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拖着她拖进了自己的汽车里。

油门一踩,车子绝尘而去。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放开我。小心我告诉我老公,告诉我婆婆,告诉我老爸让他们灭了你这个死妖孽。”雷晓音要气死了,这个妖孽居然趁她不注意,将她给拖到了车子上,居然还把她的双手给绑了起来,她雷晓音什么时候受过着待遇。

蓝御邪才不管她的大吼大叫,将车里的音乐打开,一手拍打着节拍跟着哼起来,得意地不得了。他蓝御邪一定是太闲了,竟然会因为制止住了一个小丫头,而得意洋洋。看来,他的计划要早点完成了,早点把殷馨蕾弄到自己的身边来,带着他离开这里。不然,他的智力会退步的。

车子一路开着,开到了郊外。将车子停好,他是想着,把雷晓音给扔在这里,现在正是初秋季节,虽然不是很冷,可是一晚上被抛在这里,还是会冷的不得了的。他要给这个小丫头一个重重的警告,这样才会显示出他作为黑道帝的威严来。

可是,他偏偏也忘了,雷晓音不是普通的小丫头。她是雷霆云的女儿,也是从小在黑道中滚爬摸打长大的主。

她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地受制于蓝御邪,虽然双手被反绑在了身后,可是,她雷晓音依旧是雷晓音,找着个机会,就想要反扑。

所以,趁着蓝御邪停车的空挡,她小小的身体,猛地往上一窜,想要把蓝御邪给压在身下。她知道,他不会把自己怎么样,顶多是给扔在这里,冻上一晚上。可是自己也不能白白地挨冻,压住他,能够讨回一点便宜是一点便宜。

却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一窜,是把蓝御邪给压在了身下。但是却好死不死地,窜的太高了。结果可想而知,竟然华丽丽地,整个小身体都嵌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头碰头、鼻子碰鼻子、嘴唇碰嘴唇,就那样黏贴在了一起。

瞬间,两个人都石化了。

上画下上和上和画。蓝御邪因为没有防备,竟然被她真的给压在了身下。而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竟然让他这个心狠手辣、雷厉风行的黑道帝呆滞在那里。

数秒钟后,两个人才算是反应过来,一个往后起身退去,一个用力将她推开。然后都不可思议地看了对方一眼,脸瞬间红了下来。

又是数秒中后,脸上的红晕都褪去,接着是由红转白、有白转青,由青转黑,愤愤地看着对方同时怒吼起来。

“你这个死妖孽,还我的初吻。”

“你这个死孩子,还我的初吻。”

“你还初吻,拜托大叔,您今年都多大年纪了,像你这样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还初吻。真是没有想到,蓝御邪呀蓝御邪,竟然是个占了便宜不认的主。我要通告江湖,将你的丑事暴露出来,就说你猥亵未成年少女。”雷晓音愤愤然地怒吼道。

蓝御邪的脸色越来越黑,也开始张开嘴冷嘲热讽地说:“未成年少女?就你,顶多是个没有长开的青豆芽。怪不得,顾辰雷看都不愿意看你一眼,就你这个样子,我相信你是初吻,因为都没有人敢吻你。今天算我倒霉,居然做了这个恶心地第一人。”

“你你你说什么你,蓝御邪,我和你势不两立。”雷晓音愤怒了,如同炸了毛的斗鸡一样,怒不可歇地朝蓝御邪撞了过去。***就|爱|网看小说好地方***没有双手,她用头也要撞死他。

蓝御邪根本就没有想到,雷晓音还会来这么一手。他真是高估了她的智商,孩子就是孩子。一不小心,又是没有防备,竟然给她撞到在了驾驶座上。

两个人滚在一起挣扎着,本来蓝御邪给她绑住的双手就不是很牢固,所以,三下两下的挣扎期间,雷晓音身后的领带开了。双手又重新获得了自由,获得自由后的雷晓音,这下子更加的嚣张了。两只手掐上了蓝御邪的脖子,这个死妖孽,居然说她是青豆芽,看她不掐死她。

而蓝御邪也不示弱,本来就比雷晓音要厉害的多。虽然是在狭小的空间内,虽然自己一开始被压在了身下。但是很快的,就反客为主,重新颠倒了位置,将雷晓音给压住了。

雷晓音手脚并用,把蓝御邪紧紧地缠住,没有手脚,便用上了牙齿,狠狠地咬在了蓝御邪的肩膀上。

“啊,你属狗的呀!”蓝御邪惨叫一声,居然敢咬他。怒气瞬间冲破了理智,他居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自己的年龄,只想要报回仇来,居然也趴在雷晓音的锁骨处狠狠地咬下去。

雷晓音也是惨叫一声,这个死妖孽,果然是呲牙必报的。

正当两人纠缠的难舍难分之际,突然车窗外么,一阵轻轻地砰砰砰的敲车窗的声音,将两个人给惊到。

全部扭过脸看向了外么,顾辰雷一脸平静地看着两个人,淡淡地说:“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两个人先是呆愣了片刻,然后迅速地看了对方一眼。因为刚才的挣扎纠缠,此刻两个人都已经是衣衫不整,而且还紧紧地抱在一起,肩膀上都还有着自己的咬印,像是吻痕一般,怎么看,都像是怎么有奸情。

“啊。”

“啊”。

两个人迅速地分开,然后一人打开一边的车门,迅速地下车奔到顾辰雷的身边。

“老公,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背叛你跟这个妖孽有什么的。”雷晓音急急地将自己撇清。

“儿子,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背叛你妈妈跟这个青豆芽有什么的。”蓝御邪也紧张地解释说。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