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9章 暗潮涌动

第十九章、暗潮涌动

顾辰雷冷冷地目光扫视了两个人,显然,对于他们的称呼,很是反感。

不过。

嘴角扬起一抹轻笑,这两个人最好有什么,倒省的他烦心了。

蓝御邪自然是不会知道顾辰雷嘴角的轻笑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已经听进去他们的解释了呢。

上画下上和上和画。雷晓音却是一清二楚。就是这个笑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最是恐怖。

又立刻跳出来连珠炮的解释说:“老公,你要相信我,我对你的心从来都是坚贞不二的。我生是顾家的人,死是顾家的鬼,我的灵魂早已经与顾家的列祖列宗同在。再说,即使我和你最终走不到一起,我也会不喜欢上这种身高一般,体格一般,长得还一脸不男不女的妖孽模样的男人。所以,请你相信我,我是清白的。”说道清白的时候,雷晓音连忙将自己被撕扯坏了的肩带给拉了上去。

蓝御邪气的只想吐血,这个死孩子,分明就是在诬赖他,对她做了什么嘛。

他也不能输了气势,也连忙站在顾辰雷的一边郑重地宣告说:“儿子,请你相信我,我对你妈妈的心从来都是坚贞不二的。生是你妈妈的人,死是你妈妈的鬼,我的灵魂早已经与你妈妈同在。再说,即使我和你妈妈最终走不到一起,我也不会喜欢这种年龄还是幼齿,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脾气和糟糕的一塌糊涂的死小孩。所以,请你相信我,我是清白的。”说着,也将自己给弄乱了的衬衣,摆弄正了些。

顾辰雷饶是再好的心里素质,也抵不住这两个活宝在这里耍宝。听完他们的解释后,脸立刻黑了起来。忿忿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冷声冷语地说:“你们两个什么关系,都不管我的事情。但是…。”顾辰雷又将目光看向蓝御邪,不悦地说:“别打我妈的注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还有,后天我爸要在家里准备家宴,到时候,如果你们有空可以参加。真不知道,我爸为什么要让两个白痴来。”

顾辰雷说完,跳上了自己的车,然后快速地离开了这里。

两个人还是愣愣地站在那里,直到顾辰雷的车子一声响动离开后,雷晓音这才反应过来。拼命地在那里跳着挥舞着手大叫:“老公老公,等等我,别一个人走呀!”

顾辰雷哪里听的到她的话,即使听到,也不会停下来吧!所以,很快地,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蓝御邪则是气的咬牙切齿,他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威胁呢,居然还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若不是是他喜欢的人的儿子,恐怕他早就憋不住冲上去揍他一顿了,也让他明白,什么是长幼有序。

听到雷晓音拼命的吼叫声,更加的不满,幸亏今天撞上的是顾辰雷,而不是他的馨蕾姐姐,不然的话,他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

雷晓音似乎是猜到了他心中想的什么似地,停止了对顾辰雷的呼唤,车子影子都看不到了,呼唤也没有用。然后将目光瞪向了蓝御邪,都是这个衰人,不然,她也不会被顾辰雷误会。

“你这个死妖孽,恋母癖,告诉你,别白费心机了。殷阿姨是不会看上你的,她才不会有对可以做自己儿子的男人产生感觉,这种变态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的。”雷晓音又开始了冷嘲热讽,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危险和尴尬。***就|爱|网看小说好地方***果然,几句话戳中了蓝御邪的痛楚。其实,他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这中几乎病态的情感,殷馨蕾并不算是多漂亮,也不算是多优秀,更没有年轻的优势。好的女人,他只要一勾手,有大把大把地贴过来。可是,哪又能怎么样,她们再好再美丽再出色,也都不是殷馨蕾。

他的心,早在那个午后的下午,就已经融入了她的血液里。

可是这份感情没有结果,从他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的事情,他还却依然在坚持着。

眼眸里顿时如同死灰一般的落寂下来,第一次,对于雷晓音的嘲讽,他没有反击。

这倒是让雷晓音有些不适应了,眨巴了几下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说:“喂,怎么了,平日里不是战斗力很强的嘛。怎么,被我几句话就消灭了。我还真是高看了你呢,其实,我刚才说那些,也不是说你一点希望都没有。至少,你这份变态的心,是少有的,哈哈哈哈。”

还是冷嘲热讽。

“雷晓音。”蓝御邪突然抬起了脸来,一双眼眸炙热地看着她。对于她刚才的羞辱,没有一丝的生气,反倒是眼眸炙热了起来。

雷晓音吓了一跳,想起刚才他们两个在车上的尴尬,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然后一脸恐慌地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往后倒退了两步,皱着脸说:“干什么?”

“如果你最爱的那人,却欺骗了你,和别的女人有关系,你会离开他吗?”蓝御邪有些思想跳跃地问。

雷晓音一愣,这家伙,思想跳跃的也太快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问题呀!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当然不会,别的女人我不知道,我是肯定不会的。我的爱并不卑微,敢背叛我,是绝对不容许原谅的。”

“嗯,这就好。她也是个高傲的人,应该也会和你一样。”蓝御邪笑了起来。

雷晓音狐疑地看着他,怎么神神经经的,难道是被她刺激傻了吗?“喂,你怎么了?”

蓝御邪抬起头来,脸上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摇摇头说:“没事,要回去了,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呢。”说着,就打开车门进去。

雷晓音还愣在那里,对于他突然的转变没有反应过来。

蓝御邪的车子已经开动了,倒车倒到雷晓音的面前的时候,蓝御邪放下车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你不用把身体捂得这么紧,这样说吧,即使你脱光了站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对你这种幼齿有兴趣的。”

说完,还未等雷晓音反应过来,便开车绝尘而去。

随后,便听到了车后一阵阵大声地咒骂上,蓝御邪不由得勾起了唇。马上,他就能够成功了。叶俊昊,你以为,我只有你一个棋子吗?

想起另外一个人,蓝御邪眼眸里有着一丝苦涩。

龙夕爵将门关好,然后走到沙发上坐在那里,眼睛没有看他,冷淡地说:“到底是为什么?”

他不明白,一点都不明白,藤井蓝浩跟了他十几年,从他开始打拼的时候,他就一直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的友情,他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他出卖了他。

藤井蓝浩跪在那里,嘴角扬起一抹凄苦地笑容。从一进门,他就不看自己,是不愿意看吧!毕竟,他知道,龙夕爵是真的把他当做朋友。而自己,却无耻地出卖了他。可是,他所作的,也并不算是出卖吧!至少,顾龙馨应该没事。

只是…。

“她醒来了吧!有没有恢复记忆?听说,情景重现会很容易让人恢复记忆,因为心里的恐惧被另外一种恐惧给冲击,医学上也叫做,以毒攻毒。不知道,这个方法用在她的身上好不好。”藤井蓝浩淡淡地说。

龙夕爵一双犀利地眼眸终于看向了他,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藤井蓝浩的用意。根本就是没有想到真的伤害龙馨,不然,他也不会让他跟自己有谈话的机会,在就给丢尽大海里喂鱼去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身边的人竟然算计自己,让自己最心爱的人差点就陷入了危险之中,他还是不能够释怀。虽然,这种危险是为了馨儿好,可是,他相信,若是没有什么原因,藤井蓝浩是不会冒这个险的。

自己身边的人有着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他龙夕爵,心里就绝对地不舒服。

“那个人是谁?”是谁让藤井蓝浩值得背叛自己。

“对不起,我不能说。”藤井蓝浩嘴角的苦涩更重,但是,却抬起头来恳求地望着龙夕爵说:“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任何事情来。即使是那个人,我也不会。”

“看来,那个人对你很重要呀!呵,我真的想象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值得让藤井蓝浩如此卖命。我还以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呢。”龙夕爵也苦笑,是的,这么多年,他一直当藤井蓝浩是最好的朋友。

“你是,你自然是,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说这种话很矫情,但是,我还是要说。”藤井蓝浩有些难堪地撇过头去,他果然不适合跟龙夕爵说着这么煽情。

龙夕爵笑了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和自己的隐私。既然他不想说,他也不会再问了,一句朋友,还有什么可计较的。

但是。

“安妮怎么样了?她的病…?”龙夕爵有些担心,毕竟,她的病是为了他才会得的。

藤井蓝浩眉头皱了起来,他知道龙夕爵在内疚了,叹息说:“这也不能怪你,命运如此,你所做的已经够多的了。你不欠她的,因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的。”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