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20章 顾家的家宴

第二十章、顾家的家宴

顾龙辰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发动了一场家宴来,说是家宴,自然是不会请到外人,所请的也都是他自家的人和一些好友。最主要的,是顾氏企业的上层领导人。

别人都弄不清楚,顾龙辰到底在做些什么,顾辰雷的年纪还小,似乎这个时候传位,是早了些。

只有叶俊昊,他心里明白。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所有的憎恨,在那一晚,都被顾龙辰收走了一般。

家宴是在顾家的别墅举行的,宴会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人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自然,也就免不了一场寒暄。

尤其是叶俊昊,最近因为掌管顾家的家业,所以和很多人都有了交际。此刻,他犹如一条在深海里自由的鱼一般,游弋在各个人的身边,同样的,也得到了不可否认的认同。

而顾辰雷,相对来说就安静多了。一个人端着酒杯站在阴暗的角落里,一双眼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叶俊昊的身体。

“俊昊,顾辰雷一直在看你。”在叶俊昊身边一直陪着他和每个人寒暄的唐佳蜜,注意到了那道凌厉地目光,小声地在叶俊昊的耳边提醒。

叶俊昊嘴角微扬,淡漠地说:“看吧!他也只有看的资格了。”

“你这两天怎么了?”唐佳蜜有些好奇地看着他,这两日,他似乎很高兴,每日夜里都会准时的回来。而且,不再对她冷嘲热讽,她还以为,那日她表白以后,他会将自己立刻赶出去呢。毕竟,他说的,可以给她自由。可是这两日,他又决口不提那件事情了,还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让她心里更加的狐疑。

“我没事,表现好一点,今晚,就今晚,表现好一点。”从未有过的,叶俊昊对她柔声细语地说,温柔的让唐佳蜜,差点没有泪奔。

“老公,你这样看一个男人,我会很伤心的。”雷晓音十分伤感地凑到顾辰雷的面前,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怨妇的形象。

顾辰雷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冷淡地说:“今天,蓝御邪也会来吧!”

果然,雷晓音立刻从他身边跳了起来,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咬死人的模样,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是的,我要把那个混蛋的皮给扒了。”

想起那一日,她就恨得要死。那个混蛋把她带到那里,又不把她给带走,手机又落在了他的车里面。可想而知,那么远的路,她是一路走着,走回到了顾家。走了八个小时呀,脚底的泡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消下去呢。

顾辰雷斜了一下眼睛看着雷晓音如同警犬一样到处搜寻着蓝御邪的下落,嘴角扬起一抹淡笑,他这也算是为父亲做了点事情吧!只是,不要让他失望才好。

其实蓝御邪是早就来了,一来自然就是来找殷馨蕾,先是陪着她聊了一会天,说的都是捡她爱听的说。什么哪里有贫困儿童需要资助,哪里有灾民需要扶持,把自己形容的跟爱心基金会的大使一般,让顾龙辰狠狠地在心里鄙视他一番。

他自然也看到了顾龙辰眼里的鄙夷,可是他一地都不在乎,只要殷馨蕾相信,其他人信不信都无所谓。趁着殷馨蕾去换衣服的空挡,蓝御邪又凑到顾龙辰的身边开始了挑衅。

“今天的这场家宴,是为了将叶俊昊推出去吧!”蓝御邪凑近他低声邪肆地笑着说。

顾龙辰瞪他一眼,若不是看在蕾蕾的面子上,他早就将这个狂傲的小子给丢出去了。

剑-康剑九剑九。“我们家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吧!听说欧洲那里,最近有些动乱,你不回去吗?”

“哈哈哈哈,”蓝御邪笑的更加的邪肆:“那些个小人物,还不值得我蓝御邪亲自回去。我在期待接下来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叶俊昊给收服的。不过,世事无常,该曝光的事情早晚会曝光。”

“你什么意思?”顾龙辰微眯起眼睛来,那件事情,除了他和叶俊昊清楚之外,应该没有活着的人知道了。

蓝御邪挑挑眉,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刚好殷馨蕾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一身淡紫色的晚礼服,将她衬托的犹如圣女般高贵典雅。

蓝御邪眼睛一亮,随后露出他招牌式的可爱笑容,上前两步挽起殷馨蕾的手,真诚地赞叹说:“姐姐今晚美极了。”

“少贫嘴了,我们出去吧!”殷馨蕾微笑着淡淡地说,虽然嘴里说着蓝御邪,其实,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毕竟,每一个女人,都希望得到别人的赞美。将眼眸望向顾龙辰,尤其是心爱人的。

可惜,此刻的顾龙辰满脑子的都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殷馨蕾投过来的炙热目光。心里微微有些失望,或许是在一起太久了,就看不出美丽来了。

蓝御邪嘴角微扬,他要的,就是他们这种夫妻间的淡漠疏离。

顾龙辰殷馨蕾夫妇出场,宴会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众多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台上,没有说明,大家也都知道,顾龙辰的这场家宴,是将要决定下一任顾氏企业的当家人。否则,也不会请来这么多顾氏的高层领导。只是,这当家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是女婿,大家都翘首以盼着。

不过,很多人都把宝压在了叶俊昊的身上。相对于顾辰雷这个一年到头都不在顾氏露上几次面的顾家大少爷,叶俊昊,更适合这个位置。

而随着顾龙辰夫妇一同出现的蓝御邪,在他们夫妇登上台的时候下去接了个电话,嘴角扬起一抹淡笑对着里面说:“做的很好,抓紧时间,不要错过好戏。”

“你这个死妖孽,又在跟上会打电话。”突然,身后响起了一道暴怒的女声。

蓝御邪皱起眉头,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谁敢这么嚣张地叫他妖孽。对手机里的人说了一句:“就这样吧!”然后挂上电话回过头来满脸不屑地说:“我没有时间跟你这个死小孩一般见识,你要是再来骚扰我,我就让你老爹把你抓回去。”

他也是最近两天才知道,怪不得雷晓音对顾辰雷百依百顺死缠烂打,原来早在一年前,顾龙辰夫妇还不知道的情况下,顾辰雷已经去了雷云霆的家里要求退婚了。理由是,刁蛮任性百无一用。

雷云霆自然是生气,但是不是生顾辰雷的气,而是生自家女儿的气。想他么夫妇也算是人中龙凤,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女儿来。所以,这一年来,他用尽了一切手段,请了多少名老师来教雷晓音基本礼仪和各种贤妻良母的必备技巧。

只是,朽木不可雕也,雷晓音学了一年都没有任何的进展。雷云霆急了,下了死命令,要是她还在学不会,顾辰雷可以不嫁,那么就嫁给台湾首富的小儿子,听说,是个弱智。为此,雷晓音才跑了出来,然后死缠烂打地缠着顾辰雷不要悔婚。

蓝御邪没有时间跟雷晓音在这里耗时间,他还等着好戏和英雄救美呢。果然,将这件事情一抬出来,雷晓音原本嚣张的气焰,立刻蔫了下来。

马上换上了一副小人嘴脸向蓝御邪哀求说:“拜托拜托,不要告诉我爸妈我在这里,大不了,我以后再也不这么贴切地叫你妖孽了。”

“你?”蓝御邪瞪眼,这个死小孩分明就是故意的。什么贴切,还不是又变着花样地说自己就是妖孽。

正当他们两个在这大眼瞪大眼时,顾龙辰那里开始了今天宴会的讲话。

首先,客套话是免不了的,就连顾龙辰这样不喜欢麻烦的人也都免不了俗。先是感谢这些年来个个岗位的领导人物对于顾氏的付出,然后又分析了顾氏接下来的规划,最后,才说到了这次宴会的主要目的。

“我想,大家也都是知道的,我顾龙辰只有一儿一女,我早有心将顾氏传个下一代人去发展。只是儿子年纪尚有,而女儿对于经商还没有多少兴趣。不过,幸好,女儿龙馨找了一个好丈夫,大家也都是基本上认识的,就是叶俊昊叶经理。”

顾龙辰说道这里,台下一阵小声的议论声。果然是在传位,而且真的是叶俊昊。

很多人都把热切的目光看向了叶俊昊,出乎意料的是,叶俊昊仍旧是一脸的平静,似乎刚才说的人不是他一般。倒是他身边的顾家大小姐一脸的惊喜、兴奋。也难怪,自己的丈夫有出息,任何一个女人都高兴,现场的人都在这样想着。

“俊昊在顾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几年,我一直在培养着他,而他也十分的勤奋,终于,在前段日子,我将顾氏的事务全权有他处理,他非但没有一丝的纰漏,反而比我想象的还要好。所以,我今天就在此决定了,以后顾氏的下一任当家人,便由我的女婿,叶俊昊来接任。”

顾龙辰又慷慨激昂地说了这么一段,台下爆发出热烈地掌声来。叶俊昊接任,也算是众望所归。

正当大家正要为此而举杯庆祝之际,大门突然被打开了。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