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25章 爱的心疼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爱的心疼

缓缓地将头抬了起来,微微地叹息一声,他太操之过急了,怎么突然控制不住自己了。人都已经到了自己身边,还在害怕什么。

连忙露出原来招牌式的可爱笑容,对着**的人说:";姐姐,对不起,我刚才只是想要安慰你。";说的不露声色,将自己刚才的欲念全部掩盖。

可惜,他终究还是年轻。殷馨蕾再蠢,也明白他刚才想要做什么。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个蠢的女人

缓缓地从坐起来,蓝御邪急忙拿了一个靠枕给她靠住。看着她穿着单薄的晚礼服,又急忙将房间里的空调挑高了几度

但是因为从来都没有亲手弄过这个,所以,急的满头大汗,弄了好一会,才终于找到诀窍,将温度调高

放下遥控器后,有些像小孩子似地,不好意思地看着殷馨蕾傻笑了起来。喃喃地说:";姐姐,我是不是很笨,连空调都不会调。

殷馨蕾看着他,笑的一脸阳光明媚,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時候,那样脏兮兮的小脸,却有着一双明亮漆黑的眼眸。一眼,她就看出了,这个孩子不是像那些有心计的乞讨人。所以,才会情不自地帮了他,只是没想到,竟然惹出了这番事情来。

就*爱*网";你为什么喜欢我就因为我帮过你吗。你大可不必。";殷馨蕾淡淡地说,说不上是忧伤还是高兴,声音平淡的,不带一丝的情绪

蓝御邪还在装着无辜傻笑着,突然听到她这番话,笑容停滞在那里

她知道了,怎么会突然知道。不是以前不知道的吗难道是刚才自己的那个动作,他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心里有些慌乱,之前想要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可是现在,却又害怕起来

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把,他蓝御邪,什么時候,竟然也这样畏首畏尾了。

深吸一口气,扬起一抹明媚地笑容来,自信满满地说:";是,我是喜欢姐姐,不,应该说是爱姐姐,很爱很爱。";

蓝御邪将很爱很爱说的很重很重,脸上荡漾着明媚地笑容。原来,说出来并不难,只是心里还有些心虚,但是他要假装出自信和骄傲来。顾龙辰,不是一向的不可一世骄傲的不得了吗他绝对不能输给他。

殷馨蕾又是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他的这幅样子,还真是像极了一个人呢。其实她早就知道他喜欢自己,不点破只是不想伤害,还有就是看着顾龙辰吃醋的模样,心里竟有些许的欣喜。

就连让他带自己走,也是因为气。却不想,就在刚才,差点给了他误会的机会。

所以,她不能再装下去了。

";你还年轻,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弟弟或者晚辈。";殷馨蕾淡淡地说。

";那从现在开始,你试着把我当做恋人。";蓝御邪依旧坚持,嘴角噙着笑意。

恋人殷馨蕾苦笑,";你这又是何必,先不说你我的年龄差别,就算是可以,也不会有可能。像你这样,想要什么样的女孩没有,又为何非要痴缠上我。";

蓝御邪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没有必要再装作小可爱了。

听到她的话,不由得苦涩地笑出来。是的,先不说他们的年龄,想他蓝御邪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小手指一勾,大把大把的女人往他身上贴。

可是,那又怎么样。

比殷馨蕾年轻的女人有很多,比她漂亮的女人也有很多,比她优秀的女人更多。可是那些都不是她,虽然她们年轻漂亮优秀,可是,都不是殷馨蕾。

喜欢一个人的時候就非她不可,比她好、比她优秀、比她漂亮、比她爱你的人有很多很多。可是自己想要的,只有一个她而已。若是得不到,在自己结婚的時候,会突然想起她心痛不已。在自己苍老的時候,会因为没有她在你的身边,而想的潸然泪下。明明,身边还有很多人陪着,她们都是那么的好。

可是她们再好,都不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想爱的人,也只有一个她而已。

";姐姐,试着接受我。若是以前,我可能不会奢求。可是,现在。";既然已经离开了他,就试着接受我。

";现在现在又怎么样,你以为,我是因为恨顾龙辰才让你带我走的吗";殷馨蕾苦笑。

";难道不是";蓝御邪皱眉。

殷馨蕾轻轻地摇了摇头,不是,自然不是。她爱他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恨。

她恨得,是她自己。为什么要误了他那么久,想她以前,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顾龙辰的男人爱自己,可是,那个男人却为自己伤痛了那么久,也伤害了那么多的人。

如果一直不知道也就罢了,命运偏偏要开这样的玩笑,偏偏让他们又相爱在了一切。想起曾经的他是那么孤独地默默在自己的身后守望,想起曾经的他是那么无心地在伤害着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她没有恨,只有心疼,爱的心疼。

";我和他之间的爱,是你永远都不会懂得。我相信,你对我的爱,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我想要相守一生的人,也只有他而已。从我决定接受他的那一刻,就再也没有动摇过。包括今天,我只是看着他心疼。他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顾龙辰了,现在的他有心,一个有心的人,面对属于自己的女儿,该有多伤心。";

殷馨蕾说着轻轻地抽泣起来,这段日子,最难过的人应该就是顾龙辰了吧!一个女儿流落在外,另一个在家里的也是自己的骨肉,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无从选择。而自己,却还经常让他为难,暂時离开他,是因为无法面对他而已。也是为了,今天跟蓝御邪将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

她不想,在他困惑的時候,还让他为自己的事情而烦忧。

蓝御邪只觉得心里有些发闷,他以为自己已经马上要上位了,却没有想到,从来她都没有为自己开启那扇进入的门。

";姐姐,你先休息吧!等一会,我再来看你。";蓝御邪从沙发上站起来,有些沉闷地说,脸上的伤色一览无遗。

殷馨蕾点了点头,并不打算安慰。如果没有可能的话,她不会给他一点点的希望。

蓝御邪走時为殷馨蕾带上了门,一走出门之后,原本伤感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把守在门外的保镖们吓得战战兢兢起来。

谁不知道,蓝御邪生起气来,要有多少人遭殃。

";叫上二十个人,到练功房找我。";蓝御邪冷冷地对一旁的保镖说。

";是,";保镖答应着,声音却有着止不住地颤抖,战战兢兢地去找自己的那一帮兄弟,顺便叫医生也过来准备着。

练功房,将近有三百平的面积,里面各种器械都有。刀枪棍棒一排排地好好摆在那里,前面站着二十个彪悍的男人,着上身,整整齐齐地站着。可是,若是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其实,他们都在发抖,身上的肌肉一颤一颤的,说明了他们此刻有多么的害怕。

蓝御邪弯起一抹弧的微笑,顺手从哪些刀鞘棍棒里拿出一个双节棍来。

门外的保镖们战战兢兢地守着门外,若不是不敢,他们真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因为,从练功房里传来的一声声的惨叫声,是那样的惨烈。

一个小時候,好了的蓝御邪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的白色衬衣都湿透了,可见他今天打得有多么卖力。

";死了了厚葬,家里人多个些钱,没死的送去最好的医院治疗,以后给一笔赔偿金,就再也不是我蓝御邪的人了。";走出练功房后,蓝御邪有些疲惫地说。

说着快步走进了自己的卧室里,先是冲了个澡。身上脏兮兮地还真是不习惯,马上又要去看姐姐,决不能让姐姐闻到他身上的一股汗臭味。

";门外有一个自称是龙夕爵的男人求见。";

蓝御邪刚刚洗好澡,便接到了门卫的电话。嘴角微勾,龙夕爵来了。嗯了一声,放他进来。

龙夕爵站在门外,没有藤井的指点,他依然用最快地速度查到了蓝御邪的住处。蓝御邪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喜欢招摇,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无所不能的帝,所以,想要找到他,轻而易举。

门口的保镖先是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便请他进去。龙夕爵让跟着自己的人在门外等候,他今天是来接人的,并不想有任何的冲突,带着人进去,反倒是不好。

随着保镖进入别墅,一路走来,满院子的郁金香味。心里感叹,看来他倒是动真心了,听龙馨说,她妈妈最喜欢的,就是郁金香。

蓝御邪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坐在沙发上,一条腿翘到另一条腿上,刚刚洗过澡后,头发还没有完全干。一缕一缕的,迎着阳光,看着非常的。

龙夕爵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若不是他的身材,他可能会把他当成一个女人吧!也是,蓝御邪的俊美,已经超出了别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