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26章 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

蓝御邪邪肆地看着龙夕爵,嘴角突然扬起了一抹莫名地笑。有些痞痞地说:";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了。

";你可以叫我龙夕爵,";龙夕爵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心里有些冷嘲,果然年岁是到了,心还是那么的幼稚,也难怪,一直对殷馨蕾念念不忘

蓝御邪脸一冷,他自然也看到了龙夕爵眼中的嘲讽。有些不悦起来,他从来都不喜欢被人嘲讽,因为是关乎殷馨蕾的人,他才会一忍再忍,但是并不代表,他会没有限度

";我今天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说,但是若是关于藤井蓝浩的事情,就不要来了。";他可能是有恋母情节,但是绝对不是个同恋

";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而来,我又怎么会轻易地独自离开。";龙夕爵眼眸微眯,不是因为蓝御邪对他的傲慢。而是因为,蓝御邪对藤井的轻视。当说到藤井的時候,他眼眸里的轻视与嘲弄,刺伤了龙夕爵的眼睛

";怎么,对于我对藤井蓝浩的态度,你很不满意吗";蓝御邪自然也察觉到从龙夕爵身上传来的危险信息

";难道你觉得你这样对他,很正常吗";藤井可是为了他,连生死都不顾的人

";哈哈哈。";蓝御邪邪肆地大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笑的龙夕爵的脸越来越黑。他用手指指着龙夕爵,似乎,龙夕爵就像是个最大的笑话一样

终于,在龙夕爵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不能再难看的時候,蓝御邪停止了笑声,然后嘴角轻撇,露出一抹嘲讽地意味说:";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他爱上我那是他的事情。他愿意为我付出生命那也是他的事情,和我无关,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给过他任何的希望。我们这样的人,不都是这样。我是这样,顾龙辰更加狠绝,你也不例外,否则的话,林安妮怎么到现在都还是疯疯癫癫。若是你真的重感情,你不妨把她留在自己的身边,若是你能够做得到,我就接受藤井。";

像是挑衅一般,蓝御邪的眼眸飞扬起来。这个時候看他,更像个女人,妖孽的魅惑天下。

龙夕爵定定地看着他,原本眼眸里都是戾气的他,此刻竟然无法对他的话有任何的反驳。

是的,他无法接受林安妮,即使她是因为自己,才会弄得这个模样。无关乎清白,只是心里没有爱,只是他已经有了在乎的人。

";你看吧!连你都做不到,你又何必来强求我。藤井蓝浩只是为了我差点失了命,但是现在不是安然无恙吗林安妮为了你呢,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最重要的清白都没有了,而且,还怀上了让她厌恶的人的孩子。最后,自己又亲手将孩子给活活掐死,这样的付出都得不到你的爱,更何况我和藤井蓝浩。";

蓝御邪说这些话的時候,眼眸里尽是嘲弄。他今天心情很不爽,一点都不爽。原以为带回来殷馨蕾之后,他就能够真正的得到她,然后比翼双飞,然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他所设的整个局,不就是要的这个结果吗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是圆满大结局吗他那么用心,用心地来爱殷馨蕾,虽然,比顾龙辰少了二十年,但是他是那么的用心。老天应该给他回报才对。

可是,当之前在她房间里,听到她说的那番话后,他才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事情,只要努力了就会有自己想要的结果。

原来,最最勉强不得的,便是人心。

所以心里郁结呀!不甘心呀!一股气憋在肚子里,是那些拳头都发不出来的。

偏偏这个時候,龙夕爵还来,也只能将满腔的气愤,发在他的身上了。

龙夕爵看着这样的蓝御邪,像个跟人置气的孩子一般。忽然心里明白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轻笑了起来。

";她还是没有接受你吧!所以,你才会这么生气。";想想也是,殷馨蕾能够接受他,那才奇怪。

蓝御邪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像是被人说中了心事,裸地被了衣服暴漏在了光天化日之下。正想要站起来跟他动手,将剩余的怒气了的時候。

突然,从楼上响起了一阵轻微地脚步声。

蓝御邪伸出去的拳头收了回来,快速地回过头去,能够从楼上下来的人,除了殷馨蕾还会有谁。

脸色的戾气立刻消失不见,换上了一副无害地笑容。速度快的,让一旁的龙夕爵看了,都不嘴角抽搐起来。

龙夕爵也看着殷馨蕾从楼上走下来,今天在顾家他并没有真切地看到殷馨蕾。因为他全部的心都放在顾龙馨的和叶俊昊的身上,時刻警戒着,怕叶俊昊会对龙馨不利。

可是现在,仔细地看着殷馨蕾。她还是穿着在宴会上的晚礼服,一袭地淡紫色,高贵典雅。说实话,她真的适合紫色,仿佛就是为她而生的颜色一般。

已经四十多岁的年纪,岁月却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若不是他早就知道她是龙馨的母亲,说是姐妹他也会相信。

就*爱*网

这样的一个女人,没有龙馨那样的美丽绝伦,也没有林安妮那样的光芒四射,但是,在她的身上,却隐隐地有着一股别样的韵味和气质,让人不由自主地,沦陷进去。

看蓝御邪痴迷的眼神,龙夕爵叹息一声,怪不得,他会陷得这么深。

";姐姐,你怎么不在上面休息,下来做什么。我马上就上去陪你去了。";蓝御邪笑容满面地说,完全没有了刚才和龙夕爵对峙的戾气。

";我太晚了,我该回去了。";殷馨蕾走下来静静地说,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波澜。

蓝御邪的脸色立刻沉下来,回去她再说什么,居然要回去

";这位是,";殷馨蕾将目光看向龙夕爵,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他应该就是和她的女儿龙馨一起回来的男人。长得很英俊,气场也很强大,一点都不输给自己的丈夫顾龙辰。心里好奇,他是谁和龙馨又是什么关系。

还未等蓝御邪开口,龙夕爵便立刻温和地笑着说:";阿姨好,我叫龙夕爵,我们曾经见过面的。你还记得圣母亚医院吗我就是那个和龙馨一起住院的小石头。现在我和龙馨,她是我的未婚妻。";

蓝御邪撇嘴,还真是会自我介绍。

";哦,你是小石头";殷馨蕾似乎一下子便想起来了,脸上露出欣喜地笑容来。真是没有想到,当初和自己女儿一起住院的孩子,如今已经长成了一表人才的大人。而且,他刚才说,龙馨是他的未婚妻。这是真的吗她之所以生气,也是因为一个原因是绝对对不起女儿,让女儿受了苦。现在看来,世事难料,当上帝关闭一扇窗户的時候,势必打开了另一扇窗户。

对于龙馨来说,遭到未婚夫的背叛,遭到残忍的不幸是很可怜。可是,却偏偏又遇上了这么一个男人,这才是她应该的归宿吧!就像是当年的自己,失去了陆清羽,却迎来了她命中真正的归宿顾龙辰。关闭的窗户未必可惜,开启的,也许会是另外一番迷人的风景。

原本对龙馨的愧疚,此刻现在一下子释然了。想必,顾龙辰早就知道了,这才迟迟没有去找回女儿吧!

";你和龙馨,也是缘分。";殷馨蕾不由得感叹地说,若不是缘分,又岂会是现在的光景。

";阿姨,是要回去吗刚好,我也是来接阿姨的,龙馨一直不放心,本来也是要跟着来的,可是我怕她太累了,就让她在家里休息。";龙夕爵依旧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笑的一脸温柔,让在一旁的蓝御邪直翻白眼。

";姐姐是不会回去的吧!毕竟,那里也没有什么值得姐姐留恋的。";蓝御邪故意将姐姐二字咬的重一些,像是故意提醒着龙夕爵,自己比他高一辈。

龙夕爵听出来了,也不理他。对于他这种幼稚的心里想法,龙夕爵嗤之以鼻。

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殷馨蕾的决定。其实,不用他猜,他也能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

果然,殷馨蕾先是微微地皱了皱眉,然后有些歉疚地说:";蓝,对不起,我要回去的。";

";你要回去";蓝御邪瞪大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其实,心里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只是从她嘴里亲口说出来,他还是不甘。";他都那样对你了,你还是要回到他身边为什么,对于一个欺骗了你的男人,任凭自己的女儿流落在外,然后收养私生女的男人,你还是肯原谅。";

几乎是歇斯底里,若不是龙夕爵眼疾手快将殷馨蕾给护到一边,估计蓝御邪就会上演老套的戏码,锢住殷馨蕾的双肩摇晃着她质问了。

";可是我并没有怪过他,";殷馨蕾轻轻地说,不管蓝御邪的声音有多么的歇斯底里,不管他将顾龙辰指责的多么不堪一击,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他,殷馨蕾的一句话,便全部将他抹杀掉。

";听懂了吗";龙夕爵看着呆愣在一旁的蓝御邪,虽然有些残忍,可是想到藤井,他便也不觉得蓝御邪有什么值得同情的了。

";不懂,不懂,我不懂。";突然蓝御邪嘶吼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居然嚎啕大哭。

殷馨蕾皱眉,龙夕爵嘴角抽搐,看到站在这里泪流满面哭的溃不成军的蓝御邪,心里一阵哀叹。情字真伤人,若不是他亲眼看见,谁会想到,黑道的帝竟然也会有这么一面。

无助、失落、无奈、痛苦。

是呀,无论自己有多么的强大,无论自由有多么的厉害。可是在爱情的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不会因为你的身份,你的地位,你的付出而多眷顾你一分。

蓝御邪,无论他算计的有多么精确,无论他设的这个局有多么的完美,无论,他最终将叶俊昊也好,顾龙辰也好,全部都给设计到自己的圈套里。可是,他唯一不能设计的,便是殷馨蕾的心。

那里,始终是他无论再努力再强大,都是不能涉足的地方。

所以,他哭了,无助地哭了,痛苦地哭了。他知道,若是这一次殷馨蕾一走,他就真的输了,彻彻底底,以后连想要扳回局面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他爱着她,在这场爱情里,谁爱的深,谁付出的多,谁就注定是弱者,一辈子的弱者。

";你回欧洲去吧!这里本就不该是你来的地方。";殷馨蕾依旧十分的平静,可是仔细听的话,还是能够在她的声音里听出一些别的来。

";回欧洲去,哈哈哈。";蓝御邪笑的眼泪又飞了出来,";那么我这些年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走到现在,你知不知道,是什么让我想要更加的强大起来。是你,都是因为你。";

蓝御邪似乎是在指责,又似乎是在诉说,眼泪依旧在飞,嫣红的薄唇因为愤怒,而更加的红艳起来。";若是早知道如此,当初你便不要给我希望。让我饿死在街头,也好过我现在清楚,以后再也不会拥有你。你知不知道,我见到你的第一眼,你笑的那么的温柔,那温柔已经扎进了我的心里,这么多年了,你以为,我没有试着遗忘过吗可是每当我看到别的女人,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你。这种爱已经深入骨髓,没有了你,以后还让我怎么幸福下去。";

说到最后,蓝御邪整个人都滑落到了地上。似乎那些吼叫,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依然在抽泣着,可是却没有再抬起眼来。他或许也知道,再相看,也无意。

";走吧!";殷馨蕾淡淡地对龙夕爵说,眼眸再也没有去看蓝御邪一眼。这样的情景,她太熟悉了,顾龙辰、陆清羽、乔骏驰、秦少白,她都曾在这些人的身上看到过,所以也更加的明白,犹豫只会是越发的残忍。

龙夕爵看着哭的一塌糊涂的蓝御邪,只觉得有些可怜,可是还是紧紧地跟在了殷馨蕾的身后。

能怪什么,要怪就怪在错的時间,遇上了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