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28章 幸好我们相爱

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幸好我们相爱

龙夕爵送殷馨蕾回来,看着她进了房,然后隐隐听到里面爽朗的笑声,嘴角微扬,轻轻地叹息一声,转身回到龙馨的房间去

龙馨还在睡觉,龙夕爵静静地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安睡的睡颜,不由得轻笑起来

转身去了浴室洗了个澡,正想要躺在她的身边也睡的時候,龙馨突然轻咛一声,可能是有些口干的缘故,粉红色的小舌不由得伸了出来舔了舔完美的唇形

这一微小的动作被龙夕爵看在眼里,顿時觉得下腹一紧,一股火噌地烧了上来

情不自jin地垂下头吻上了她的唇,湿湿软软的感觉,更加让他下腹炙热起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了她的身体,一边摩挲着一边轻轻地解开了腰间睡衣的衣带

湿润的吻从唇上辗转而下,一路沿着下巴到脖颈处,留下一道道光亮的水痕,更加的让她如雪的增添了一丝妖娆的感觉

正处于沉睡中的龙馨突然感受到脸上苏苏麻麻的感觉,和身上大手所到之处的炙热。轻吟如同破碎的音符一般,更加从她小小的里破涌而出。因为着酥麻感,让她不由自主地扭动起自己的身子来,无意的扭动中,却不经意地摩擦到龙夕爵的,龙夕爵倒吸一口冷气,原本就已经炙热的火焰,此刻更加如同铁石一般坚硬炙热起来

吻不在温柔撩拨,重重地敷在她的唇上吸允撕扯,龙馨猛地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龙夕爵。脑袋一阵发懵,还没有反应出怎么回事来,突然身下一片清凉,原来睡衣已经被他全部褪去

不由得惊呼一声,而趁着这个空当,龙夕爵的舌长驱而入,有些霸道,有些狂乱,柔软地舌狂扫着她的唇齿,激起万般**。

";嗯啊。";龙馨在他猛烈的亲吻下,不由得娇吟起来。

而她的娇吟对于龙夕爵来说,则是最好的催化剂。所有的情绪所有的理智在此刻都荡然无存,有些粗鲁地扯去她身上遮盖物,可是俯却又十分的温柔。

温柔的,温柔的亲吻,从一路向下,每到一处便会引起她的一阵颤栗。

在柔柔的灯光下,她的身体完美晶莹的如同一块上好的美玉,让人移不开眼。

";馨儿,你真美。";龙夕爵一边在她的脖颈出亲昵地缠绵,一边轻柔地赞叹。

大手所到之处引起一阵阵颤栗,清冷的在他的手掌中慢慢地变得火热滚烫起来。不多時,身体仿佛被火烧一般,难耐地让龙馨更加的不胜娇吟。

";爵,爵,";有些意乱情迷地叫着他的名字,不自觉的,的双臂勾住他的脖颈,想要更多更多。

可是龙夕爵像是故意逗弄她一般,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在她已经情动時,便也忍耐不住地挺.身而.入。这一次,他似乎有着很好的兴致,极力地忍耐着自己的,依旧在她的身上到处点火。俯身噙着她的.一粒.珠.蕊.,挑.弄.吸.允起来。

";爵,";龙馨有些气恼地叫了一声,身体更加不安地扭动着,紧紧地贴上他的,不住地磨蹭。

";馨儿,你是在故意我吗";龙夕爵布满的眼眸里充满了笑意,以前他都是在她一情动的時候就给予她很多,从来都没有让她难受过。

今个或许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竟然想要看她主动的样子。

果然,热情似火,下.身的.磨.蹭.让.他.的.欲.望.愈.燃.愈.烈,似乎将要把自己焚烧了一般。可是,看着她媚眼如丝,脸上布满着粉红色红晕情动的难以自制的样子,他又强行忍耐着自己。这样的馨儿真美,美的让他一刻都移不开眼。

";你是故意的,";龙馨嘟起嘴来,脸色更加的火热通红,也顾不得平日里的矜持,抬起头来在他的唇上用力地咬了一口,来给自己报仇。

";哎哟,我的馨儿喜欢咬人了。";龙夕爵冷不防被她真的咬了一口,看着她娇红着脸咬着唇,真是又爱又怜,调笑着说。

";谁让你谁让你。";龙馨咬紧了唇说不出口。

";谁让我怎么样";龙夕爵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大手下移,滑入她光滑的内侧摩挲起来。

";嗯,";龙馨忍不住抬起身来一声娇吟,双臂将他的身体紧紧地抱住紧贴着自己。

双tui不由得缠绕上了他的腰身,或许是她太过于热情了,也或许是龙夕爵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再也忍不下去了,更狂乱地亲吻印在她的身上,在她情难自地時候,一个.挺.身,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

猛烈地撞击,一室的情迷,在尘埃落定之后,两具身体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馨儿,我爱你。";龙夕爵深深地拥着她说。

";我也爱你。";龙馨脸红红地,也轻声回应说。

龙夕爵心一动,又情不自地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想起藤井、蓝御邪等人,不由得感叹说:";馨儿,真好,我爱你你也能够爱我。";

";今天怎么有这么多感慨了,";顾龙馨好笑地窝在他的怀里,刚刚被他抱着洗了个澡,身上的酸痛好了许多。可是,却一点都不困了,索睁着眼睛跟他聊起天来。只是觉得奇怪,他平日里可是没有这么多愁善感。而且,今日的欢爱,也非比往日。

";没有,只是觉得我们很幸运,幸好,你爱我我也爱你,幸好,我们相爱。若是不爱,有情的那一方,该有多可怜。";

龙馨心中一动,若是不爱,有情的那一方该有多可怜。他是意有所指吗是要跟她坦白他和林安妮的事情吗

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冷意,打个寒颤。

就*爱*网

";怎么冷吗";龙夕爵一边说着一边扯过被子来将她和自己盖住,然后双腿缠上她,将她抱得更紧。

";你今天去了哪里";在她睡觉的時候去了哪里,是不是去找了林安妮。

龙夕爵低头一笑,在她脸上亲了亲,有些俏皮地说:";你猜一猜。";

顾龙馨失笑,摇了摇头";我猜不出来。";

";嗯,我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可是要给我补偿的。";龙夕爵微眯起眼睛来,活一副无赖地样子,让顾龙馨看着又气又笑,他今个是怎么了,怎么变得和以往差别那么多。

可是,还是心甘情愿地抬起脸来在他的脸上吻了吻,不是想要知道他的去处。也不过是随口问问,只是因为,此刻的他,更像是一个爱人。

龙夕爵笑了,对于顾龙馨的主动非常的满意,不过,还是说:";这个只是你问我问题我回答你的报答,等一会,我可是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那个报答可是没有这么简单的。";

";是吗那你倒是说来听听,我看看值不值得我报答。";顾龙馨抿嘴轻笑,也学着他的口气一板一眼起来。

";我今天去把阿姨接回来了,现在,她已经和顾叔叔和好了。";龙夕爵将嘴靠在她的耳边轻声说。

果然,顾龙馨";啊";了一声,不敢相信地看着龙夕爵。她还以为,他今天出去是去找林安妮呢,没想到,竟然是接自己的母亲去了。

";你怎么会突然想着去接我妈妈,我还以为。";顾龙馨欲言又止,她很没出息地,不想提起林安妮这个人的名字。

";还以为什么";龙夕爵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现在的样子真是可爱的让他恨不得吞进肚子里去。

";没什么。";顾龙馨连忙摇了摇头,好不容易有的和谐场面,她可不想为了不必要的话来破坏掉,再说,还想知道他是怎么把母亲接回来的呢。还以为会很困难,自己都没有把握。毕竟,爸爸做了这样的事情。就如她一样,只是听到林安妮说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都受不了,更何况是爸爸的私生女就在眼前。

";妈妈是怎么肯跟你回来的,你用了什么方法,妈妈的格有些清冷也很固执,我还以为,这一次会很难办呢。";顾龙馨感叹地说。

";其实,并不像你们所想像的那样,阿姨是生顾叔叔的气。";龙夕爵调了一个姿势,将她的头移到他的肩膀上,让她靠的更加舒服些,又说:";我只是去了,一句话都没有说,是阿姨自己要回来的。";

";哦,我还以为,妈妈会很生气呢。毕竟,她是那样一个孤傲清冷的人,平日里爸爸对她百依百顺,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爸爸会背叛吧,更何况,私生女还代替了自己女儿的身份,她定然是会恨爸爸的。没想到,妈妈竟然会想的这么开。";顾龙馨颇有些感叹地说,其实心里还是想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放得下想的开。

龙夕爵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的疑虑,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其实,想要原谅,一点都不难。";

";哦你知道为什么";顾龙馨抬起眼眸看着他,什么時候,他对感情的事情这么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