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29章 最不幸的人

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最不幸的人

";那是当然,";龙夕爵在她娇俏的鼻子上点了点,叹息地说:";其实,你妈从来都没有怪过你爸爸。一开始之所以生气,不是气你爸爸,是气自己。因为自己,曾经让你爸爸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现在又让他做成了什么样的人。她是心疼,心疼的不愿意看到。所以才会暂時离开,现在想通了,自然就回来了。你爸爸妈妈他们是相爱的,曾经也一定经历过许多的磨难,怎么会为了这点事情,就能够分开。若是这样,这爱岂不是也太不经得起考验了。";

顾龙馨低头不语,沉思了一会,颇有些感叹地说:";看来,倒是我错了,还没有你了解他们了解的深呢。";只是,我们之间的感情,是不是也会像他们这样深厚。

就*爱*网";放心,我们也会幸福的。";似乎像是看出了她的担忧,龙夕爵将她的手握紧,淡淡地说:";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要记住,我们彼此相爱就行了。别的一切,都不重要。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找到一个自己爱也能爱上自己的人,本就是一份难得的缘分,所以,用尽自己的所有力气去把握,别的,真的都不重要。

";嗯,我知道了。";顾龙馨满脸幸福地靠在他的身上,正如他所说的,能够遇上一个自己爱也爱自己的人本来就是不容易的事情。对方过去的人生自己没有办法把握,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再放手,这才是真的

忽然又想起了蓝御邪来,对于那个人,自己真的没有多少好感。只是奇怪他怎么在自己的家里,又把妈妈给带走了。他跟妈妈认识吗若是认识,那他在马尔代夫就见过自己,怎么没有早点说出来。不由得询问龙夕爵,龙夕爵轻笑,啄了她一下,说:";那也是个可怜的人。

";可怜他哪里可怜了,我倒是觉得他可恨的很。";顾龙馨转转眼珠子,想起蓝御邪那副邪肆地模样,就没由来的一股怒气。尤其是看到他抱走妈妈,更是到现在都觉得气闷

";是,也是个可恨的人。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喜欢妈,应该说是爱。

";啊这怎么可能";顾龙馨瞪大眼睛,";他的年纪,也不比我们大多少呀,而且他的身份和长相,我不相信。

龙夕爵挑挑眉,";你不相信也难怪。";叹息一声淡淡地说活:";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不可一世地黑道帝居然爱上一个比他年长将近二十岁的女人,几乎都可以做他的母亲了。可是,这却是事实,若是之前我还认为他纯属是恶作剧无聊的发慌而做的事情。那么今天,我去接妈的時候,我就可以肯定,他是真的爱上了,而且是非常非常的爱。那哭声,不是随便装出来的。像他那样的人,不要说嚎啕大哭,即使掉滴眼泪都是难得的,可见,他有多难过。因为知道再也没有可能,这个自己认为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人和自己再也没有交集,那种心情,我能够想得到,有多心疼。

";怎么会有这样,怪不得你说,幸好,你爱我我也爱你,幸好我们相爱,原来,是因为这个呀!";顾龙馨惆然若失,想起蓝御邪那个人来,邪肆着张扬的笑容,一张脸透着清傲的妖孽,没想到,竟也是这样动感情的人。

";可是为什么偏偏要爱上我妈妈,这怎么可能,我爸妈他们的感情,是任何人都分不开的呀!";不由得可怜气他来,这一生,都没有希望了吧!

";傻瓜,";龙夕爵搂紧她轻笑了起来,";若是爱能够左右,这个世间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痛苦和无奈。就是因为左右不了,才有百般滋味。";

";也是,若是爱能够可以左右,或许,你我都不可能相遇了吧!";顾龙馨忽而又想起了叶俊昊来,希望他这以后能够放下仇恨,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吧!

";你那个姐姐。";龙夕爵皱皱眉,他不是很喜欢那个女人,因为长着和自己爱人一模一样的脸,就让他心里很是不爽。而且,在叶俊昊走的時候,他分明看到了叶俊昊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原本无神的她立刻眼眸里放出光彩,总觉得,心里不安,怕因为她而生出什么事情来。

顾龙馨看到了他的皱眉,因为他是看不惯有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怕分不清楚而苦恼呢。

嗔笑着说:";这就是要看你对我爱的够不够深,即使我们的脸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总归也有不同的地方呢。要是你爱我不够深,就自然分不出来,若是你爱我够深,只需要一眼就能认出。倒是我省的想办法试你的真心了。";说着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听罢她的话,只恨的龙夕爵咬牙切齿,俯身在她的锁骨上狠狠地咬上了一口,成功地看到了一朵梅花在那里盛开,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这个记号做的好,我以后就凭着这个来认好了。";

他这一口下口略微有些重,只疼的顾龙馨唏嘘不已。满脸的嗔色,脸色通红,不满地说:";那你以后见到我们,还要脱了衣服来认吗";

龙夕爵看她越说越出格,又看她一脸的怒色,从来都没有见过她这样生气过,到更是把小脸衬托的娇俏可人了。不由得心里一阵情动,将她搂的更紧,柔声细语地说:";傻瓜,我怎么会认不出来。即使我们十多年没有见面,在那孤岛上,我第一眼,就把你认出来了。你放心,既然你变了模样,既然是在茫茫人海中,即使是在下一世的轮回里,我都能够一眼认出来你。";

";爵,";顾龙馨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戏言,竟然惹得他说出来这么一大堆的情话,心里暖暖地,往他身上靠的更紧。

因为两个人洗完澡后都没有穿衣服,此刻是赤身地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稍微地一动,便能够擦枪惹火,更加上顾龙馨情依依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龙夕爵顿時觉得下腹又热了起来。

很快的,顾龙馨也感受到了,因为自己的,那处硬硬的东西嗝的她的肉都疼了。

";你看你,";顾龙馨娇羞地在他胸口上捶了一拳。

龙夕爵更加觉得心痒难耐,不由得将她圈紧无辜地说:";那能怪我吗,谁让你动来动去的,惹出来火,你可是要负责消灭的。";

";呸,谁来消你的火,明天还有许多事情呢,不知道爸爸妈妈要怎么烦恼,我可不想明天下不了床。";顾龙馨虽然是地说着,可是倒也说得是实话。

龙夕爵想了想,只好将一团压下,可是和她裸地拥抱着,哪能真的压的下去。最后还是无奈地掀开被子跑到浴室里,急匆匆地冲了一个冷水澡,这才好受一些。可是也不管不穿衣服了,将睡衣穿好,又钻进被子里,伸手一摸,顾龙馨也在他洗澡的時候穿好了睡衣。

";唉,其实,她应该算是最不幸的吧!";顾龙馨靠在龙夕爵的怀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龙夕爵一愣,随后想到她说的是谁。

也是,这么多人里,大多数都是知道真相的,只有那个唐佳是完完全全地被蒙在鼓里,先不说她的出身,他们也都是听叶俊昊说过的。她的出生完全就是她母亲的一个阴谋,顾龙辰是连知道都不知道的。更何况现在,她还被瞒骗着外人来算计自己家的人。而且听说,之前没有遇到叶俊昊的時候,还是个欢场的人。

想顾龙辰是什么样的人物,自己的私生女居然沦落到那种地方。再想想顾龙馨和顾辰雷从小到大的生活,也难怪龙馨会唏嘘。

只不过,他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别人可不可怜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龙馨一定要好好的,绝对不能受到任何伤害这才是最重要的。

声音一沉,冷声说:";你最好离你那个姐姐远一点,她和那个叶俊昊之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关系呢。虽然和你们有着血缘关系,可是她的出身和你们不同,可不敢保证她会不恨你们。小心被她算计了才是。";

顾龙馨一愣,怔怔地看着他。心里微微地叹息,也难怪他会这么想,他自己可不就是个私生子,最后把自己父亲的正妻和哥哥都赶尽杀绝才有了今天的位置。可是就是因为他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她才会更加的心疼她这个姐姐,她不是布鲁斯,所以,她也不能忍心让自己的姐姐像龙夕爵一样,被逼到那种份上。

";我自己心里有数的,她也不止是我的姐姐,更是我妈妈的外甥女。我想,妈妈也会去找她的,说实话,总觉得心里欠她一些,这么多年我和辰雷享尽了爸爸的宠爱,可是爸爸却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她。要恨,也是难免的,但是我相信,她也终究是善良的,因为她和我身体里,流着百分之八十一样的血液。";

";那好吧,反正小心一点。";龙夕爵自知劝不了她,他的龙馨就是这么的善良,也不再说话,抱着她闭上了眼睛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