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38章 原来他果然都知道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原来他果然都知道

唐佳蜜一觉醒来,自己好好的躺在。昨天的那一幕又像是一场梦一样,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可是她知道,那不是梦

都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来过,又走来,来的无影无踪,也不想让自己知道他是怎么来的

叹息一声,对于这一场场的惊变,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很多。原来,她根本就不是,什么都不是,只不过是个阴谋的产物。而阴谋并没有实现,不过是又掉入了另一个阴谋中

真可怜,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

";姐姐,

唐佳蜜一下楼顾龙馨就浅笑着走上来叫她,虽然昨天龙夕爵跟她说了那些事情,可是她还是依然把唐佳蜜当做姐姐看待。就像是龙夕爵所说,即使她不是爸爸的女儿,依然是她的姐姐呀

";龙馨,";唐佳蜜勉强地露出一丝微笑来,可是她已经不能再保持平常的心态来

";姐姐怎么了?不舒服吗?";顾龙馨看到她脸色有些不好,连忙关切地问

唐佳蜜摇了摇头,淡淡地说:";可能是昨天没有睡好吧!我没事的。";

";哦,对了姐姐,爸爸让你他的书房找他呢,好像有什么事情。";顾龙馨突然想起来刚刚爸爸跟她说的。

唐佳蜜身体一颤,心里有些恐慌。顾龙辰找她,是为了什么?她有些害怕,对于顾龙辰,她是恐惧的,尤其是昨天知道了那么多的事情,她更加恐惧。

";姐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

";没没事,我只是,有些怕。";唐佳蜜垂下头如实地说,希望顾龙馨能够救救她。

顾龙馨却轻笑起来,说:";你怕什么,他是我们的爸爸呀!是不是我跟你说的昨天的事情吓到你了,你不必害怕的。爸爸这个人虽然薄性一些,但是对自己的亲人子女都是非常好的。他一定是想要跟你多聊聊,想要多了解了解你。你要是真的怕,我送你过去。";顾龙馨自告奋勇地拍了拍胸口,十分豪气地说。

唐佳蜜被她逗得笑了起来,心里不感叹,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她。她真的值得别人喜欢,那样干净,那样纯真,不像她,早就陷入了泥泽中不能自拔了。

顾龙馨送唐佳蜜去了书房,敲了敲门,顾龙辰一声低沉地进来,顾龙馨便拉着唐佳蜜走了进去。

";爸爸,我把姐姐带来了。";顾龙馨一走过去就扑到顾龙辰的身上,双臂搂住他的肩膀笑着说。

顾龙辰浅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臂,眼眸里的笑意是那么的深。深的刺痛了唐佳蜜的眼睛,果然,这才是他对自己女儿的眼神,对于她虽然也曾经笑过,可是却不达眼底。

顾龙馨正搂着顾龙辰笑的开心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一旁的唐佳蜜,条件反射地赶紧站直了。心里暗暗责怪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在姐姐面前和爸爸这样好,不知道姐姐会怎么想呢。

连忙跑到唐佳蜜的身边拉着唐佳蜜的手过来,走到爸爸的身边笑着说:";爸爸最喜欢跟我们嬉闹了,姐姐抱一下爸爸。";说着就把唐佳蜜往顾龙辰的身上嬉闹着推。

还未等到唐佳蜜挨到顾龙辰的身体,顾龙辰便伸出一只手来挡住了她,脸上有些不悦地对顾龙馨说:";馨儿不要胡闹了,马上就是要结婚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你先出去,我和她有些事情要说。";

顾龙馨嘟了嘟嘴巴,完全不理会地说:";哼,我再大也是您的女儿,在您面前也是小孩子。真实的,有了姐姐就厌烦我了,我马上就跟龙夕爵去说去,我不结婚了。";

说完嬉笑着走了出去。

顾龙辰看向她的背影,眼眸里的笑意又涌了出来,不自觉地,呈现在了嘴角。

唐佳蜜愣愣地站在一旁看到这一切,这才是父女吧!如果说她之前还不曾相信叶俊昊的话,那么现在,她已经完全相信了。果然,她只是个阴谋的产物,果然,她真的什么都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泛起了阵阵地疼痛。这样父女情深天伦之乐的场面,她也曾是有过的,她的养父母也曾经把她当做宝贝一样的呵护过的。

所以,她要救他们。所以,她绝对不能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而让他们惨死。所以,这一刻她决定了,要把自己交给叶俊昊,交给魔鬼,哪怕是下地狱。

";你在那里坐吧!";顾龙辰这時才注意到她,眼眸里的笑意尽失,不冷不淡地跟她说。

唐佳蜜心里一声冷笑,转身走到他的对面坐在了椅子上。头抬起来,双目与他直视。果然,冷锐内剑的眼神、刚毅的下颚、坚韧的唇线,这样的人一看就知道若是冷酷无情起来天下谁还能比的过。想起叶俊昊,那似乎单薄过头的身体,不知道他和这样的人斗能不能真的赢。

";叶俊昊找过你?";顾龙辰突然开口说,似是询问,又似是在确定。

唐佳蜜心里一颤,想起之前房间里的监控摄像头。若是他知道叶俊昊找过自己,就不会这样含糊地问了,而是直接冲进她的房间里把叶俊昊抓起来。所以,她坚定地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天天在家里,只有昨天跟龙馨出去了一趟,也是我们两个一起去的,他怎么会有机会找我。";

";嗯,";顾龙辰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相信了还是不信。可是他不再说话,只是这样坐着,看着她,让唐佳蜜心里不发毛起来。

他的眼神好犀利,那种犀利的眼神,似乎可以看透她的内心一般。而且,不止能够看透她的内心,还似乎像是一把剑一样,将她的内心刺得千疮百孔。

心又疼痛起来,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因为他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都是因为他,才会经历现在所有的痛苦的。

";你先出去吧!要吃早饭了,喜欢吃什么告诉妈妈,她会帮你做的。";盯着她看了半响,忽然顾龙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唐佳蜜一愣,一時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数秒钟才知道,他是让自己出去了。心里顿時松了一口气,再在这里待下去,她可能就会因为压抑而窒息了。

连忙站起来微微鞠了鞠躬便往门口走去,快要走到门口的時候,身后的顾龙辰又说了一句,让她一下子挺直了脊背。

";如果他来找你,告诉他,把暗夜撤了,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

唐佳蜜背着他笑了起来,笑的是那么苦涩那么的冷,原来,他果然是什么都知道。

重重地";嗯";了一声,打开门走了出去。

";你很伤心?";突然不远处响起了顾辰雷的声音,唐佳蜜惊恐地赶紧抬起了头。

果然,顾辰雷就在不远处,一脸玩味地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让她看了十分的不舒服。

既然到了这个份上,她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走到顾辰雷的面前,盯着他冷笑说:";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所以才会一直嘲弄我,才会一直像是看着傻瓜一样的看着我。";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顾辰雷扭过头,冷漠地说。

";听不懂吗?呵呵呵,还真的是会装,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欺骗你那善良的妈妈和姐姐,对她们公平吗?我知道,她们是真心为我好的,可是我也会让她们知道,什么是农夫和蛇的故事。";唐佳蜜狠厉地说,她虽然低卑微,但是却不喜欢被愚弄。

";别妄想着伤害她们,否则的话,你会死的更惨。";顾辰雷突然一手掐住了她的脖颈,冷冷地警告她。

";辰雷,放手。";突然身后响起了殷馨蕾的声音。

唐佳蜜微微一笑,笑的很是得意地看着顾辰雷。顾辰雷嘴唇紧抿着,有些不甘但是还是把手松开了。

";你怎么回事,她是你姐姐呀!";殷馨蕾走到顾辰雷的面前,有些气怒地呵斥说。

顾辰雷垂下头,一句话也不解释,听完了殷馨蕾的呵斥,便漠然地说:";妈妈说完了吗?说完我要走了,雷晓音还在等我。";

说完,不等殷馨蕾回答,便扭头离开了这里。

望着他酷酷的背影,殷馨蕾实在是无奈的很。他现在似乎是越来越冷漠了,对什么事情什么人都好像是没有一丝的感情没有一丝的兴趣,这样的他让她担心。他这个年龄,不是应该阳光向上、开心爽朗吗?为什么偏偏他就这么不可爱。

";佳蜜,对不起,辰雷他。";

";我知道,龙馨跟我说过,再说,他不喜欢我也是情理之中。";唐佳蜜赶紧接过来口轻松地说。

殷馨蕾微微一笑,摸了摸唐佳蜜的头发浅笑着说:";谢谢你这么懂事,辰雷的性格向来是不合群的,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拿他怎么办。";

唐佳蜜轻笑着摇了摇头,忽然又想起什么说:";为什么不让他去学校呢?去了学校人多一些,朋友也会多一些。说不定,就能够改变他现在冷漠的性格了";最重要的是,暂時可以远离他,安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