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39章 前来告别

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前来告别

";唉,他的大学课程早在他十四岁的時候就已经全部修完了,让他去学校他能做什么。有時候,我真喜欢他能够愚笨一些,这样也能开心一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似乎所有的事情都瞒不过他,知道的越多,懂得越多,才会越加的痛苦。";殷馨蕾叹息地说。

唐佳蜜哦了一声,怪不得顾辰雷有骄傲的资本,原来人家这么聪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想她连大学的门都没进过。不过,顾辰雷也没有进过,可是他们两个却有着天壤之别

";姐姐,";一道熟悉地声音响起,带着痞痞地意味,殷馨蕾一愣,还以为他再也不会来了呢。

回过头来淡淡轻笑,其实自从那天开始她和他之间就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可是既然人都来了,来者皆是客,她也不能太过于生疏了,反倒是显得她在乎了这件事情

";你怎么又来了,";顾龙辰风风火火地从书房里走出来,大步地跨到殷馨蕾的身边,将她半圈在怀里,一脸敌意地瞪着蓝御邪

蓝御邪直翻白眼,他只不过是叫了一声,他耳朵倒是尖的很,一下子就听到了

";妈妈,我先回房了。";唐佳蜜识時务地赶紧说,她可不想夹在这里尴尬

殷馨蕾点了点头,她也不想让小辈们看到这尴尬的一面。半靠在顾龙辰的怀里,是推他也不是,不推他也不是,总是,别扭的很

";你也不用对我这么敌视,我今天来是想要跟姐姐告别的,我马上就要回欧洲了。除了了那么久,也是该回去了。";蓝御邪说着,脸上露出淡淡苦涩地笑,原以为这次回来能够抱的美人归,没想到,终是不得

";你要回去了,那就不送了,一路走好。";还未等殷馨蕾开口,顾龙辰就冷冷地开口说。本来他这个年纪不应该这么对待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男人的,可是一想到这个小东西居然对自己心爱的老婆动过歪心思,就一满腔的怒气,想要控制都控制不住。

";辰,";殷馨蕾有些幽怨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顾龙辰马上闭上了嘴巴,笑嘻嘻地看着她。

蓝御邪得意地瞪了瞪顾龙辰,即使抱不得殷馨蕾,他也绝对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了顾龙辰。颇有些挑拨离间地说:";你有什么资格来管着姐姐,你自己还不是把私生女都给带回了家。姐姐,若是你哪天越想越生气,生气的受不了了,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毫不迟疑地飞过来接你走的。";

";这个你大可以放心,你是绝对没有这个机会的。";顾龙辰嗤笑地说。

";好了,";殷馨蕾又回头看了看顾龙辰,顾龙辰马上讨好地笑了笑闭上了嘴。

";我想跟蓝单独聊聊,龙辰,你先回书房吧!";殷馨蕾想了一下还是坚定地对顾龙辰说。

顾龙辰一愣,看了看殷馨蕾,又看了看蓝御邪,果断地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把他老婆跟这个窥视他老婆美色的男人放在一起,他脑子进水了才会这么做。

";姐姐,真可怜,连一点自己的私人空间都没有,要是你在我身边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管着你的。一定会给你足够的私人空间,让你享受到自我。";蓝御邪马上在一旁添油加醋地嚷起来。

顾龙辰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是真心地爱着蕾蕾,若是真心的爱,又岂会容他人窥视。";

";我只是有一些话想要跟他说,难道你这还不相信我吗?";殷馨蕾清冷地说,声音里已经透着了不满。

";当然没有,我怎么会不相信,我当然相信,你们随便聊,我回避就是。";顾龙辰离开将她松开,一副十分大度地说。谁让他有错在先,这几天是一直在蕾蕾的面前夹着尾巴做人,只要一看到她脸色不对,便立刻极尽自己所能地逗她开心。

不过,通过这件事情也足以证明了,他的蕾蕾并不是一个多么温良的没有一点脾气的人。自从那日回来之后,虽然对这唐佳蜜是极尽了自己所能的对她好,在孩子们和外人的面前也大度的很。但是只要一回房就会摆出脸色来,他都已经好几天没有沾她了,这几日都是被赶到沙发上去睡。虽然这样的日子很痛苦,不过他也很欣慰,至少证明了,蕾蕾是爱他的,而不是完全的不在乎。

不过,这件事情他还得尽快解决,给蕾蕾解释清楚了。精神上打压也就算了,最最苦不堪言的是生理的折磨。每天洗完澡就穿着以前打死都不肯穿的睡衣在他面前晃悠,撩拨的他蠢蠢欲动,可是一靠近却又被拒之门外,这种感觉,可真是糟糕透了。

顾龙辰最后又狠狠地瞪了蓝御邪一眼,似是警告他不要再妄想,否则的话别怪他不客气。然后才怏怏地离开这里进了书房,走的時候,还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殷馨蕾,像极了被抛弃地可怜小孩。

";我们去花园里走走吧!";殷馨蕾淡淡地对蓝御邪说。

蓝御邪欣喜地点了点头,他还巴不得呢,谁知道顾龙辰有没有趴在书房的门上偷听他们说话。去了花园,可就是单独在一起了。

殷馨蕾带着他去了花园,先是走了一会,这花园里大多数种的也是郁金香,和蓝御邪的院子差不多。其实,应该来说还是蓝御邪仿着他们的院子建造的呢。

殷馨蕾在一处长椅上坐了下来,蓝御邪也靠着她坐下来。

殷馨蕾淡淡一笑,适時地移开了一下,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远。蓝御邪苦笑起来,还是有些不甘心地说:";姐姐就这样防备着我吗?连一点点的机会都不肯给我。";

";对于没有结果的事情,给了机会也只是会增加彼此的痛苦罢了,还要机会做什么。";殷馨蕾淡漠地说。

";哈哈哈是呀!";蓝御邪又笑了起来,早就知道的结果,可是就是不甘心呀。";如果姐姐是先遇到了我,那么会不会也像是爱顾龙辰一样的爱我呢?";蓝御邪眯着眼睛问,心里扑通扑通的,没想到就一个问题都让他这么紧张。

";没有如果,蓝,没有如果的事情我真的不能预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偏偏执着地喜欢我,但是我单独找你就是想要告诉你的是,将这段感情放下吧,放下之后,才是最好的结果,不管是对你的,还是对我的。";

";如果能够放下的话,我也不会执着了那么多年,还千里迢迢地跑过来找你了。";蓝御邪深深地看着她,可惜,看到的依然是淡漠疏离。

";唉,";殷馨蕾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你的决定我无从改变,怎样选择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爱顾龙辰,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有任何的改变了。";

";即使,他曾经背叛过你,即使,他现在将私生女领会了家门,即使,他曾经为此欺骗你,你还是依然爱着他是吗?";

殷馨蕾摇了摇头,";他没有背叛我,唐佳蜜是他的女儿,那也是发生在我和他认识之前的事情。那个時候,我的心里爱着的人不是他。所以,他从来都没有过背叛。所以,即使他现在欺骗我,即使他现在留着唐佳蜜在家里,我心里再不情愿、再不愿意,可是只能接受。因为我不能没有他,不管是爱也好、恨也好、怨也好、气也好,这一生,都是纠缠不开的了。也不想纠缠开,就像是他曾经所说的那样,他生命力的温暖就那么多,全部给了我,还让他怎么对别人笑。我也同样,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没有了他,就像是花儿失去了阳光,早晚都会枯萎的。";

";我知道了,";蓝御邪苦笑着点了点头,还以为殷馨蕾叫他单独出来是为了安慰他呢,没想到会这么的决绝,先前的拒绝还不算,害怕他不够死心,又来拒绝一番。

心里只觉得一阵阵泛酸,想他蓝御邪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是偏偏自己喜欢的,却一点机会都没有,还真是郁闷。

心里烦躁起来,想要马上离开可是又舍不得这最后单独相处的机会。想要留下来,可是心里的郁结越来越重,压的他难以喘息。

幸好殷馨蕾马上开了口,淡淡地说:";我要回去了,你也回去吧!你和我只是一次偶然而已,不要觉得有什么是忘不了的。在这个世界上总归会有一个人是适合你的,等你找到了那个属于你的女孩,你就会发现现在的感情其实很可笑。";

";或许吧!";蓝御邪笑的更加苦涩,明知道她的安慰是多么的无用,可是还是点了点头。让她心安,也是他爱她的一种方式。

看着她离开了这里,纤细的背影带着妩媚柔弱,可是却从来都不是为他而绽放的。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准备也离开这里。没有了她的存在,即使这里的景色再美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蓝御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