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40章 善意地提醒

第一卷 第四十章、善意地提醒

蓝御邪回过头来,眯起眼睛,双手酷酷地插在口袋里,看和后面的人追了上来。

龙夕爵轻笑着说:";还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花眼了呢。";

蓝御邪冷笑一声,将龙夕爵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嘲弄地说:";还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你看你现在,哪里还有神秘岛主的半点影子。真个一眉开眼笑的弥勒佛,要是让你那帮下属看到了,还不都笑的掉了眼珠子。";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我也只是在我的宝贝面前这样,属于我的气场永远都不会减少半分的。倒是你,想吃了火药一样,是不是又在我岳母那里受了气。我早就告诉过你,想要做我的岳父可不是这么容易的。先不说我岳母对你没有任何感情,即使是动了情,我岳父也会将它扼杀在摇篮里的。

";哼,岳父岳母,叫的倒是挺亲热的。到底能不能成,还是个未知数呢。";蓝御邪又嘲讽地说

龙夕爵笑着的脸一冷,不悦地说:";这个更不用你担心,我和馨儿马上就要结婚了,下个礼拜便是我们的婚礼,你要是不走的急一些,倒是可以留下来喝杯喜酒。

";我倒是有心留下来,可是这喜酒也未必好喝。唉,好吧,看在姐姐的面子上,不要说我没有提醒过你,小心那个叶俊昊就是。";蓝御邪一脸正经地说

龙夕爵皱皱眉头,";叶俊昊?难道他还不死心吗,现在应该不知道藏在哪里了吧!风雷帮的人到处在找他,躲都来不及,还能到这里来捣乱。

";这可不一定,";蓝御邪说:";知道我是怎么知道唐佳蜜是顾龙辰的私生女的吗?就是叶俊昊告诉我的,他将这个秘密告诉我,让我和他合作。等他把顾氏弄到手之后,他就帮我把这个秘密捅破,然后让顾龙辰和姐姐翻脸,我就可以趁虚而入。只是,我不相信他,也不愿意顾龙辰会毁在他那种人的手上。所以才会在宴会开始的時候,让藤井带着你和顾龙馨回来,不但成功地逼着叶俊昊将这个秘密说出来,还识破了他的阴谋。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即使姐姐知道了,也还是不接受我。这就是机关算计,得不偿失。

龙夕爵冷笑着摇了摇头,嘲弄地说:";你岂是机关算计、得不偿失,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以为这所有的事情我岳父会不知道吗?若不是你让藤井将我们这么快弄回来,可能他都已经将叶俊昊的暗夜给一网打尽了。对了,叶俊昊不止叫叶俊昊,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夜澈,你应该熟悉的。

蓝御邪倒有些惊诧地挑挑眉,";原来是他,怪不得,对我了解的那么深。这要是他的话,你就更要小心了。";

";怎么说?";

";知道叶俊昊和我交换条件除了顾氏之外,最大的交换条件是什么吗?";

";什么?";龙夕爵脸色暗淡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着隐隐地不安。

";就是和我练手一起来对付你,这也是我不和他合作的原因之一,毕竟对付一个顾龙辰就已经是有些伤脑筋了,我可不想再惹上你这么一号人。";蓝御邪冲他翻翻白眼说。

";他要对付我?为什么?";龙夕爵不明白,要是对付顾龙辰还说的过去,他可是和他没有多少交集的。就算是他马上就成为顾家的人了,可是想要对付他也不是一句两句就可以做到的,要冒多大的风险,连蓝御邪都知道,他又岂会不明白。

";这都不明白吗?";蓝御邪又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还不是为了一个情字,他对你的心肝宝贝,可是念念不忘呀!";

";馨儿?";龙夕爵眉头挑的更高,想起之前在英国的時候和叶俊昊的对峙,但是那个時候他心里是明白的。叶俊昊不是因为喜欢馨儿,而是想要置她于死地,毕竟她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潜在的威胁。既然这样,他又怎么会对馨儿念念不忘呢,若是他爱馨儿的话,那个時候又怎么会绝情地将馨儿推下大海。

";不可能,他如果对馨儿有情,那个時候就不可能将馨儿推下大海了。";龙夕爵否定地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从他跟我要交换的条件和他提起顾龙馨時的语气和神情,我可以肯定,他是爱着顾龙馨的。至于之前的事情,和他为什么现在又那么深爱,我也不懂,可能是精神不正常吧!反正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小心他就是,不要到時候出了事情说我没有提醒过你。";蓝御邪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蓝御邪,你站住。";龙夕爵先是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随后反应过来看到他已经走了好远,又连忙追了上去叫住他。

";又有什么事?不知道我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痛苦,你们这些得意的人是不会体会到我这种失意人的心情的。";蓝御邪皱着眉头没好气地嚷道。

他这个样子加上他这个长相,只差点让龙夕爵笑喷了出来。果然那个雷晓音叫的没错,还真是一个妖孽。

忍住想笑的冲动看着他诚恳地说:";我只是想告诉你,藤井从英国过来了,现在正在顾家,也和你一样,明天也会回英国。";

蓝御邪挑挑眉,一脸冷漠地说:";那又怎么样,他在不在这里什么時候走和我有什么关系,跟我说这个做什么,还想着搭我的顺风飞机回去呀!我可告诉你,我没有这么慷慨大方。";

龙夕爵失笑着摇摇头,叹息地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他为你做了这么多,难道见一面都不行吗?";

";哼,他为我做再多也是他心甘情愿地,和我有什么关系。像刚才别人跟我说的,没有结果的事情就不要给任何一点机会,给了也只会让彼此痛苦而已。刚才我还不能接受这个说法,现在接受了。我不会见他,他要为我付出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别指望我会感激他。我对男人没兴趣。";

";他对男人也没兴趣,";龙夕爵叹息地说,若是被藤井听到蓝御邪的这番话,不知道该怎么痛苦呢。可是,他答应了他,在他临走之前,让他再一次地见一次蓝御邪。

";既然他对男人没兴趣,那还来纠缠我干什么?";蓝御邪翻翻白眼,似乎很不耐烦了。

";我也曾经问过他这个问题,你知道他怎么回到我的吗?他说,他对男人没兴趣,只是,刚巧爱上的人是个男人罢了。";龙夕爵苦笑,这个说法倒也新鲜,可是这句话中包含着多少的苦涩,也只有他这个相交了十几年的朋友听得出来吧!

蓝御邪果然更加的不屑,冷哼一声,转身就想要再走。

";拜托你,去见他一面。";龙夕爵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口恳求地说。这可是他第一次恳求别人,所以,说出来后自己都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你求我,那我去见他,有什么好处?";蓝御邪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

";我可以无条件地答应你一个承诺,只要你提得出来,只要我能够做到,无论任何事情,我都会走。";龙夕爵想了想,毫不犹豫地说。

蓝御邪转了转眼珠,非常果断地说:";好。";能够得来龙夕爵第一个承诺,对于他以后来说可是大有好处。先不说龙夕爵的公司资产有多少,即使是他伯爵的身份,都已经够他开出一个天大的条件了。只是见一面,又不用娶了那个男人,这样的好事不答应,他又不是傻掉了。

这下轮到龙夕爵翻白眼了,还真是个现实的家伙。怪不得外界传言,蓝御邪是个无便宜不占的人呢。

龙夕爵打了个电话叫藤井到花园里来,蓝御邪死活都不肯去藤井的房间找他呢。好像是怕自己被一样,一脸的厌恶。没有办法,龙夕爵只好打电话让藤井过来。还好现在顾家的佣人大都不在,殷馨蕾不喜欢外人多在家里走动,所以花园里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打完电话之后,龙夕爵似笑非笑地看着蓝御邪说:";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怕藤井。怎么,怕去了他那里,他还强上了你不成。";

蓝御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暴怒道:";不想死就给我滚远一点。";

";哈哈哈,";龙夕爵也不生气,看到他暴怒的一脸黑线的模样,心情没由来的好,似乎为自己刚才对他的恳求出了气一样,悠哉悠哉地离开了这里。

刚才蓝御邪跟他说的事情,虽然他不是很相信,但是也不得不在意。反正只要任何关于馨儿的事情,哪怕是空来风,他都要打起十二万的心思来。

蓝御邪又被迫在花园里坐了几分钟,很快地藤井就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他的面前。

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跑的太累了,竟然脸微微地泛红起来,和他这么一个带着眼镜一看就是一型男的模样十分的不相称。

蓝御邪翻翻白眼,嘴角只抽搐,他宁愿是因为后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