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41章 原来你是gao

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原来你是gao

";你找我";蓝御邪冷漠地问,眼睛看向别处,看着他心里发堵。现在才终于体会到,被一个不喜欢自己爱的人爱着,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不知道,殷馨蕾是不是看到他也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发堵郁闷还有怒火。

";我我只是只是想要想要。

";想要的我根本就不可能给你,别再想要了。";蓝御邪猛地打断他的话,脸上有些愤怒地吼道

藤井的脸顿時惨白起来,他刚才其实是想要说他只是想要跟他见一见面而已。可是当看到他却紧张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没想到倒是让他误会了。可是他的语气和厌恶的神情,却又伤透了他的心

苦笑一声,叹息地说:";难道就这么讨厌我吗,你还是我最最崇拜的大哥哥。你明明那个時候说过的,永远都会把我留在你身边,永远都不会丢弃我。

";那是因为我是把你当兄弟,而不是把你当。我不喜欢男人,并不是厌恶你,只是不能接受我的兄弟对我有这种心思。";蓝御邪没好气地说,他还有脸提以前,提起来他就生气。自己以前是一直拿他当做兄弟来对待,同吃同住,形影不离,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对自己起了那样的心思。一想到和他一起洗澡時他脑子里不知道怎么YY自己呢,就满肚子的郁闷

藤井垂下头,明知道这是一份多么无望的感情,可是自己却还是一头陷了进去,想要控制都控制不住。虽然受到他如此的冷嘲热讽的对待,可是对于这些,他甘之若饴

既然人都已经见了,也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苦笑一声,抬起头来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明天我就要回英国了,再也不会离开。你也要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吧!也许以后,我们就再也不会见面了。

";嗯,";蓝御邪沉默地点了点头

";让我抱一下你可不可以

蓝御邪本想着毫不犹豫地拒绝,可是看着他一脸期待地样子,竟然说不出那么狠心的话来了。可能是他也刚刚失恋的缘故,竟然不忍心伤害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人。

有些郁闷地点了点头,藤井果然欣喜若狂,有些颤抖地上前将他抱住,两人身高差不多,所以更多的像是兄弟般的拥抱。

也只是一下,藤井就松开了,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这里。

他不贪心,也知道有的心是不能贪得。否则的话,只会失去的更多。

蓝御邪怔怔地看着藤井离开的背影,心里不jin骂道,真的晦气,今天就光看着人家的背影了。一个是他爱的女人,一个是爱他的男人,这天底下还有没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居然还都发生在他的身上,还都是同一天,真是还想要骂一句,真的。

有些落寂地转过身,却被突然从花丛里跳出来的雷晓音给吓了一跳。

";哈哈哈,没想到吧,我会在这里。被我发现了吧,原来,你竟然是个gao";雷晓音掐着腰一副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得意洋洋地看着蓝御邪哈哈哈大笑起来。

蓝御邪脸一阵发黑,刚才只顾得和藤井将事情说清楚,却没有想到会有一个人躲在这里。可是她究竟是什么時候开始躲的,究竟又听了多少去。心里竟然没有一点底,也难怪,今天可谓是他最倒霉的一天,哪里还有心情会注意到有人偷听。

恶狠狠地瞪了雷晓音一眼,没好气地骂道:";真是没想到,你这个死小鬼除了没有一点女子的矜持外,还是个不折不扣爱偷听的卑鄙小人。";

";唉唉唉,";雷晓音满脸不在乎地冲他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又充满一脸好奇的,如同好奇宝宝一样看着他问:";就是不知道,你是攻还是受

";什么攻

";切,装什么清纯,连这个都不知道。就是意思是你是在上面的那个,还是在下面的那个。攻的话就是上面的那个,受的话,就是下面的那个。不过,看你的这幅样子,嘿嘿嘿,应该是下面的那个。";雷晓音十分夸张地笑了起来。

蓝御邪脸更黑,双拳不由得握紧,气的咬牙切齿地看着她,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地响地问:";你真的想要知道我是攻还是受吗

";那你会告诉我吗

";嗯,我会告诉你,但是你要过来,谁知道会不会还会有像你这么无聊的人躲在这里偷听呢。";蓝御邪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一本正经地说。

雷晓音连忙摇摇手,肯定地说:";放心了,不会了,你只管大声地说,不会有人的。";

";你想要听就过来,不想听就算了。";蓝御邪瞪了她一眼,就准备离开。

";唉唉唉,我过去就是了。";雷晓音终究抵不过好奇心,虽然知道危险,但是想着这是在顾家,他还能杀人灭口不成。所以,全神戒备着,笑嘻嘻地走了过去。

蓝御邪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来看着她走过来,雷晓音有一刹那地慌神,果然是妖孽,笑的那么荡,应该是受才对。

抱着强烈地好奇心凑到他的身边,蓝御邪附在她耳边低低地开口说:";我告诉你,我是攻,上面的那个一个。不过,若是对象是你的话,我不介意做做下面。";声音轻柔魅惑,一股热气直逼雷晓音的耳朵里。

她一時竟然呆愣了,没有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上面的那个一个还不介意做下面的那一个,难道他是重口味,还两面都来不成。

正疑惑间,突然身体被横空抱起,还未等到她有任何的反应,就被蓝御邪给扔在了长椅上。背部摔在硬硬的木椅上,隔得她的背生疼。

正想要起身大骂他卑鄙的時候,忽然他整个身体都压了上来,压在了她的上方。他的脸和她的脸也不过是一指的距离,只要他再微微一低头,就能够鼻碰鼻了。

";怎么样

她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平日里恶作剧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和男人这么亲密地接触倒是还是第一次,现在又刚开,强烈的男之气缭绕着她,瞬间就让她晕乎乎起来。

可是理智还是有的,只是有些口吃地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要要干什么,快快下来,压压到我我了。";

";你不是想问,我是上面的一个还是下面的一个吗

一声宝贝让雷晓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加上他的撩拨,晶莹的小脸上绯红一片,就连细腻的脖颈上都布满了一层绯红。模样如同三月的桃花一般,透着一股子妖娆,晃晕了蓝御邪的眼。

只觉得一股火热瞬间点燃了他的心,下腹一紧,该死的,他居然对一个有了。

不过,嘴角勾起一抹邪肆地笑,抱着戏弄她的心思慢慢地低下头,吻上了那半张着的小嘴。轻轻地摩擦,然后伸出舌尖来慢慢地描绘,本想着戏弄完了就松开。可是味道却是该死的好,让他不由得想要加深。

";你你你做什么,你不是喜欢顾伯母吗

若是不叫可能还好些,这一叫彻底地激怒了蓝御邪。想起今天的倒霉遭遇,心里的一股怒气更胜,冷哼一声不屑地说:";她都不要我了,我还守什么身。";说着,趁着她说话的空间,伸出舌来长驱而入地探入了她的小口中。

";呜呜,";雷晓音发出一声低吟。

蓝御邪一愣,下腹的炙热感更胜,心里暗骂一句妖精,舌更加卖力地扫过她的贝齿,又扫上了她的牙床,一颗颗贝齿细细地描绘着,吸取她口中的津。好甜,原来,接吻竟然是这么美妙的事情。

蓝御邪一下子上了瘾,舌在她的口腔中极尽地戏弄着,当触碰到她柔软的小舌時,身体一绷紧,这个感觉更加美妙。上瘾似地开始频频地触碰她的小舌,而反应过来的雷晓音则是吓得连连躲闪。不过,哪里能够躲得过他的纠缠,很快地,就被他缠绕上了,被迫与他共舞起来。

这个吻长达几分钟,只吻得两个人都面红耳赤呼吸困难的時候,蓝御邪才将她松开。

松开后还未等到她喘息过来,竟然将她衣领上的两颗扣子给解开了,炙热的唇又吻上了她的锁骨。慢慢地舔舐着啃咬着,一阵阵地酥麻感传遍了雷晓音的全身,惹得她不由得嘴里发出一声声破碎的低吟。

而那低吟,更像是一股催情剂,让蓝御邪瞬间的更加亢奋起来。大手隔着她的裤子在她的磨蹭着,另一只手则是掀开她的上衣探入了她的中,摸上了那小小的山丘。

蓝御邪突然抬起头来看着雷晓音迷醉的小脸,邪魅地笑着说:";还真小呢,是不是还没有好。";

";额,什么

蓝御邪邪魅的一笑,恶作剧地在她的小山丘上用力地一捏,";啊";的一声雷晓音惨叫起来。胸上的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比刚才更加的厉害。

看着她动情的模样,蓝御邪的恶作剧竟然停不下来了,两只手都探了进去,一边着一边又吻上了她的小嘴,吸取里面那醉人的津。

一声声低吟从雷晓音的嘴里发出来,她的手情不自jin地攀上了蓝御邪地腰身。其实,她完全有机会将蓝御邪给推开,可是就是不想推开,贪恋着他的一丝温暖,贪恋着他给予她的一切。

从什么時候,自己的心就开始有了变化。是第一次见面的時候,还是,在那一次意外的接吻中。

可是不管是那一次,她的心已经背离了自己。她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委屈自己的人,既然心里已经明了,那就凭着自己的心走吧!不管他现在是恶作剧,还是情之所至。反正惹了她雷晓音,就要负责下去。

有的事情是他开的头,但是未必要有他来结束。

蓝御邪火热地抵触着她的,两个人在长椅上地接吻着,雷晓音自然也感觉到了的硬物。

也调笑着笑起来说:";你的也未必大到哪里去吧!";完全是一副恶作剧的嘴脸,其实她哪里知道到底尺寸有多大,又没有比较过。

可是这句话却深深地伤害了蓝御邪的男自尊心,猛地将她的上衣掀高了一些,将手探入她的中,笑嘻嘻地说:";想不想现在就试试,它到底有多大。我不介意,你还未成年。";

";啊,不要不要。";雷晓音慌了神,原本就是想要报回刚才他说她小的仇,哪里会想到刺激到了他。

可是蓝御邪才不会管她愿不愿意,大手眼看就要探入裤子里去。正在这个時候,突然身后响起了一声不冷不淡地低沉地声音,说:";你们真的打算在这里演一处极限制的场面吗?";

两个人都是一惊,蓝御邪迅速地将雷晓音的衣服给整理妥当,这才缓慢地从她的身上起来。虽然心里也慌乱,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不过再慌他也要保持冷静,总不能让他刚刚意乱情迷的女人给别的男人看了去。

雷晓音也坐了起来,两个人回过头同時看去,居然是顾辰雷双手插着口袋酷酷地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雷晓音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脸色潮红笑嘻嘻地看着顾辰雷。蓝御邪倒是变了脸,还真是倒霉,跟女人偷情居然被人家未婚夫当场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