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42章 回不了头了

第四十二章、回不了头了

“那个…辰雷…好吧,都是我的错,跟雷晓音没有任何关系,想要生气想要发火都冲我来吧!”蓝御邪本来是想着解释呢,可是后来一想这样的解释似乎没有任何的意义,索性承认了,不过把罪过都拦在了自己的身上。谁让他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担当才是。

他以为顾辰雷会大发雷霆,虽然没有看到顾辰雷对雷晓音有多少的感情,不过两个人毕竟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自己的妻子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男人亲热吧!虽然,他一开始的恶作剧的意味多一些,可是不得不承认,刚才他是真的动了情。

可是哪里知道顾辰雷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别过头去,明显的看到因为笑而不停抖动的肩膀。

蓝御邪一脸的黑线,正想要怒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一旁的雷晓音再也忍不住了,急忙拉住了蓝御邪的手臂。半靠在他的身上浅笑着说:“你先回去吧!我会去找你的。”

“可是这里?”他不会打你吧!这是蓝御邪此刻所想到的问题。

“安拉安拉,放心回去吧,我明天就去找你。”雷晓音看到蓝御邪担心她,更加心花怒放起来。可是乐极生悲,却忘记了蓝御邪是明天就要走的人。而蓝御邪虽然也意识到了,不过却是想,刚才自己肯定是意乱情迷才会那样的。因为没有得到殷馨蕾的爱,所以随便找了个女人就动了情。看来以后这僧侣的生活还是要戒掉,反正殷馨蕾这边是没戏了,他也不用再守身如玉,回去后就让人找女人给他。

而且还要东方女人,长得要跟殷馨蕾有几分像的。顾龙辰不就是做过这种缺德事,那么他也做。

蓝御邪被雷晓音哄着离开了这里,蓝御邪一走,顾辰雷就再也忍不住了,扭过脸来看着她笑的眉开眼笑起来。

“笑吧笑吧,这一场你赢了,我答应你,解除婚约就是。不过老公,你看到人家亲人的场面无动于衷吗?难道,是你那里不行,哈哈哈哈…。”雷晓音也哈哈哈大笑起来,这本就是她和顾辰雷的一场赌约,若是她遇到了可以让她动心的男人,她便会解除婚约。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快,而且还是蓝御邪。不过,心里倒是蛮爽的。

顾辰雷憋回去了笑意,脸色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酷死人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冷冷地说:“以后,别再叫我老公,听到没有。”

每一次听到她这么叫,他都有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好了,不叫老公就不叫老公,那叫…前夫好不好?”雷晓音眼睛一亮,一脸崇拜自己如此聪明的样子叫起来。

顾辰雷脸上的黑线更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你可以去死了。”说完之后不再理她,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后面响起了雷晓音十分夸张地大笑声,每次看到顾辰雷被自己气的脸色更冷的时候,她都会忍不住想要放声大笑。那个死小子,从来都是一副对任何事情某不关心的样子,对自己也是一样。虽然自己和她订了婚,可是却从来都没有把她当做过未婚妻。虽然,她也没有把他当做过未婚夫。

不过女孩子的虚荣心还是有的,她可以容忍他不喜欢她,但是却不能容忍他对自己一副冷漠的好似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样子。为了这个,她骂也骂过,打也打过,甚至,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还不惜从二楼的楼梯上滚下来,可是滚到他的脚边,这个死小孩居然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更别说担心他了。

所以,她十几年来,一直都是以能够触动他的情绪为最大的乐趣(性格还真是有些恶劣)。在不断地实验和探索中,最终发现,天不怕地不怕的顾辰雷,居然最害怕听到的是情话。所以,她就一直老公老公的叫着,叫的他起鸡皮疙瘩。不过,也只限于这样叫,再柔情的情话就不敢说了,恐怕她要是说了,顾辰雷会真的杀了她。

晚饭的时候,顾龙辰向大家宣布了顾龙馨和龙夕爵的婚事在下个礼拜二举行,也就是说到今天为止,也就剩下了四天的时间。而且,婚礼举行完之后,顾龙馨就要和龙夕爵回英国去了。

虽然殷馨蕾不舍得,但是想到女儿最终将能够幸福,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也就是释然了。

顾龙馨倒是娇羞地垂下头,心里乐滋滋的,偷偷地在桌下面和龙夕爵握住了手,这一天,他们都等了太长的时间了。

只有唐佳蜜,脸上挂着欣喜地笑容,心里却有些苦涩。她不是不希望他们结婚,就是怕,到那一天,叶俊昊不知道有什么诡计呢。

有些食不知味地吃了晚饭,然后和大家说了一声就上了楼休息去了。楼下面不时地发出一声声爽朗地笑声,那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她不过是个多余的,大家都利用的工具而已。

或许是顾龙馨看到了唐佳蜜眼中的失落,本想着起身去安慰叫住她,却被龙夕爵给拉住了手。冲她摇了摇头,说:“让她去吧,在这里的话更加不舒服。”

顾龙馨看了看爸爸和妈妈,还有一脸冷漠的弟弟,最终坐了下来。嘴唇抿了抿,叹息地说:“几天了,她还是不能和我们融合。”

“切,姐姐,你还是小心一点她的好,马上就要结婚了,不要出什么岔子。”顾辰雷淡漠地说,一句话将龙夕爵之前和蓝御邪所说的事情给勾了起来。心里便有些不舒服,开口对顾龙辰说:“爸爸,要不把她送走吧,等我们婚礼结束之后,再把她接回来。”

“不行。”

“不行。”

顾龙馨和殷馨蕾同时开口说,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殷馨蕾叹了一口气,扫视了一圈众人,无奈地说:“我知道你们对她的心思,可是这一切都不是她的过错。要怪也只能怪某人。”说着瞪了顾龙辰一眼,顾龙辰讪笑两声,只得心里暗暗地下决心,一定要将叶俊昊尽快找到,他才能洗清清白。

顾龙馨所想的是和殷馨蕾说的一样的,她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将唐佳蜜送走。即使知道了她不是爸爸的女儿,可是她也总归是妈妈的外甥女,是她的表姐,也算是一家人。

看着她们两个这么坚持,顾龙辰和龙夕爵也只好作罢,谁让她们现在是他们的宝贝,除了无条件服从外,根本就没有反对的权利。

唐佳蜜在二楼的拐角处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心里又苦涩又甜蜜,叹息一声,她真的要上演一出农夫和蛇的故事吗?真的,要做那条万恶的毒蛇吗?

“你很难过吗?”

唐佳蜜刚进了房,房门突然被反锁了起来,叶俊昊低沉地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

唐佳蜜条件反射地回过身,一脸惊恐地看着他。虽然他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可是对于他这突然就出现,然后又突然就消失的诡异事件,还是不能够完全适应。

吞了吞口水,开口问:“你究竟从哪里进来的?”应该不是从窗外,顾家现在把守这么严密,顾龙辰在到处找他,又怎么会轻易让他进来呢。

叶俊昊冷笑,淡淡地说:“这个不需要你过问,该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顾龙馨要结婚了是吗?还有四天的时间。你能够将顾龙馨的一举一动学的惟妙惟肖吗?若是不能,就加快速度地来学,不然到时候被认出来,吃苦的可是你。”

“怎么,你还想要再演一处狸猫换太子的戏码吗?叶俊昊,这次没有这么容易的。顾龙辰和龙夕爵已经有了防备,他们都不相信我,想要调换,没有这么容易的。”唐佳蜜生气地说,为什么,他还是要最终这么做。

“他们防不防备你并没有关系,只要顾龙馨不防备你就成了。他们那里,我自然会有办法对付。”不就是想要暗夜嘛,他给他就是。顾龙辰呀顾龙辰,你永远都不会想到,我会为了你的女儿而不惜将暗夜拱手相送吧!

“可是…,”

“没有可是,你已经没有退路了,照我说的做,我可以保你一条性命,也可以让你的养父母和妹妹平平安安。若是你不照我说的做,我会让你后悔终生的。”叶俊昊眯起了眼睛,冷冷地逼视她说。

唐佳蜜垂下了眼眸,苦笑一声,然后淡淡地开口说:“今天顾龙辰找我,他说,如果我看到了你,就让我转告你,他还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业专站小站业說站。“再给我一次机会?哈哈哈…”叶俊昊突然狂笑了起来,眼眸中却泛着冷冷地冷意,嗤笑地说:“给我一次机会?没了,早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我已经回不了头,他也一样,你也一样,我们都回不了头了。”

“那…你究竟有没有过一点点喜欢过我。”唐佳蜜突然哭泣地从他的身后将他抱住,呜咽地问。她只想问这个问题,只想要知道这个问题。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