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43章 婚礼(一)

第四十三章、婚礼(一)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顾家又开始一派喜气洋洋。虽然外界不知道为什么顾家的女儿嫁了一次又嫁一次,不过,凭着顾龙辰的地位和能力,谁又敢说三道四呢。除了前来贺喜之外,就是来送礼。

婚礼地点早就选好了,有钱就是好,根本不用本人行动,早就有人给安排的妥妥当当。就连婚纱,也在头一天就给送来了,看着镜子中美的不可方物的样子,顾龙馨微微地露出一丝淡笑来。

“龙馨,你真漂亮。”唐佳蜜不禁开口赞叹地说。

“姐姐也很漂亮,接机不要忘记了,姐姐可是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脸呀!”顾龙馨回过头来好笑地看着她说。

唐佳蜜脸一红,心里却在感叹,漂亮又有什么用。这洁白的婚纱,可能她是再也没有机会真正穿上了吧!

“哎呦,好像这里有些不合身。”顾龙馨皱着眉头看了看腋下,都怪龙夕爵,生怕她在婚礼前有什么闪失,根本就不让她出门。所以婚纱也是量了量她的身体,然后让人给送来的。因为怕麻烦,她也只是大略地看了一眼,没想到今天第一天穿,就觉得不合身了。

唐佳蜜看了看那个地方,似乎是有些紧了些,心里一动。这两日龙夕爵防她防的厉害。几乎都不让她挨着顾龙馨的,更别说和她一起出门了,生怕一出门,她就把顾龙馨给拐走了一样。虽然说在家里安全一些,不过也不让她和顾龙馨挨得很近,除非是有他在场的情况下。

刚巧今天殷馨蕾那里忙的厉害,忙着招呼来的客人,雷晓音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前两天突然离开了顾家,一走就没了音讯。而龙夕爵则也是忙着试着礼服,还有就是和顾龙辰不知道策划着什么,所以,她才有了这个机会来帮顾龙馨试婚纱。

想起之前叶俊昊告诉她的,让她一定要在顾龙馨去婚礼之前将顾龙馨给带到她的房间,那么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她就可以算是自由了。可是她却苦无机会,真是没想到,竟然让这个婚纱帮了忙。

有些恶劣地勾了勾唇,龙夕爵这样防备着她,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在家里就把顾龙馨给弄走吧!

“你这里有些紧了,要修改一下,否则的话万一到婚礼的时候不小心撑开了,就出丑了。”唐佳蜜皱着眉头,一副很认真的模样跟顾龙馨说。

顾龙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这段日子怎么回事。突然胃口极好,吃的竟比以前多的多,所以,即使按照以前她的衣服尺码,竟然也有些紧了。看来以后要注意了,可不能刚一结婚,就变成了一个肥婆。虽然龙夕爵总是说她太瘦了,让她多吃一些,可是她也不能放任自己真的就吃胖了。

有些难为情地皱起小脸说:“那怎么办,一会婚礼就要开始了,万一真的不小心撑破了该怎么办。”她可是丢不起这个人呀!

“这样吧,你到我的房间去,我来修改一下。以前学过一些裁缝的,所以,这一点还是能够修改的好的。”唐佳蜜立刻自告奋勇地说。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谢谢你姐姐。”顾龙馨原本紧张的心立刻舒展起来,笑嘻嘻地看着唐佳蜜,有她在真好。

唐佳蜜被她看得有些心虚起来,明知道叶俊昊就在她的房间里等着她们,只要她们一进去,就再也别想要出来了。可是为了她的养父母和妹妹,她还是咬了咬牙,讪笑了两声,让顾龙馨换下了婚纱,带着她去了自己的房间。

说是一改好就让她试试,这样不耽误时间。顾龙馨也没有多想,便跟着她去她的房间了。

关上房间里的门,唐佳蜜先让顾龙馨坐在那里等着她,她自己则是进了卧室说是去找针线。顾龙馨也没有多想,心里还感叹,姐姐真是贤惠,居然还会做针线活。正坐在那里安心地等待她的时候,听到从卧室里走出来的脚步声,高兴地一抬头,还以为唐佳蜜找到针线了,却没有想到,看到的竟然是那张让她惊恐不疑地脸。

“叶俊昊,怎么会是你?”顾龙馨站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叶俊昊,脸上有着不可置信。

“馨儿,没想到吧,是我。”叶俊昊露出一副无害地笑容,笑的温润如玉,可是对于顾龙馨来说,这笑,却饱含了多少的危险成分。

站在他身侧的唐佳蜜,偷偷地抬起脸来看了看叶俊昊脸上的笑容,心里一阵苦涩,他这样的笑,是从来都没有为她而绽放过的。

“姐姐,”顾龙馨吞了吞口水,看了看叶俊昊身边的唐佳蜜,心里有些疼痛。她希望这不是真的,她希望唐佳蜜是被叶俊昊胁迫了,她希望唐佳蜜不是有意带她过来的。可是,唐佳蜜却向她无奈地笑了笑,将她所有的希望都给打破。

心瞬间跌入谷底,她明白了。原来,从一开始到现在,她都在骗她。虽然龙夕爵早就告诉过她,可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而现在,她相信了。

身体有些颤抖地看着两人,眼眸微动,急速地想要跑出去。这是在她的家里,只要她叫一声,外面的人就有可能会听到。

也许叶俊昊早就猜透了她的心思,还未等到她跑到门口,还未等到她张开嘴巴。一条毛巾便捂在了她的嘴上,没有立刻昏厥过去,只是软软地瘫了下来,倒在了叶俊昊的怀里。

“馨儿,好不容易,才等到你,我会让你这么轻易地离开吗?”叶俊昊浅笑着,一手轻轻地抚摸上这张让他牵肠挂肚地脸,滑腻地肌肤让他心里一荡,嘴角的笑意更深。从此以后,她就会完完全全地属于他了。

“为什么?”顾龙馨含着水的眼眸看向唐佳蜜,声音有气无力,她不明白,为什么唐佳蜜非要这样。

“为什么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姐姐,根本就不是你爸爸的女儿。”唐佳蜜心里也疼痛,看着顾龙馨躺在叶俊昊的怀里,她的心比谁都疼。可是,嫉妒和不甘侵蚀了她的内心,将她心里最后一点点的善良给湮灭。为什么顾龙馨就能够得到所有的一切,她也是人,和她一样的人,却总是甘于她的身后,她不甘心,她要亲手毁了她的善良,让她知道,什么是农夫和蛇。

“原来,你也知道了。”顾龙馨垂下眼眸,笑的苦涩。还以为她不知道呢,事事为了她考虑,生怕她因为一点不适应而失落。原来,她早就知道了,自己还像个傻子一样的照顾着她的心。

“是,我是知道,所以,我恨你们。”唐佳蜜带着哭腔愤怒地吼道,她是恨,为什么顾龙馨不骂她,为什么还只是那么低沉淡然地说一句云淡风轻的话。

“即使你不是爸爸的女儿,可是你也是妈妈的亲人,也是我的姐姐呀!“顾龙馨依然不甘心,唐佳蜜会真的这样对待她。

“亲人?哈哈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吗?为什么我会出生吗?”唐佳蜜嘲讽地看着她,“那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我的妈妈,确实是殷馨蕾的姐妹,确实是长得和殷馨蕾有几分的想象。所以,才会被坏人给利用,才会给送到顾龙辰的身边。只是,顾龙辰那样小心翼翼的人,又岂会让自己不爱的女人怀孕。原本想着偷了他的种来威胁他的,只是没想到一直不成功。那人就气急败坏了,然后就强要了我妈妈。然后就生下了一个多余的我,你知道那人是谁吗?那人是顾龙辰的一个堂弟。因为不甘心顾龙辰这一家的盛世,自己却默默无闻,又被顾龙辰给赶出了公司,就起了报复的心。却没有想到报复没成,还浪费了自己的精力。

原本,这场荒唐的阴谋本就该这样结束了。可是没想到,十年前我那个该死的生理上的父亲却又偏偏欠了一屁股债,而又偏偏遇上了叶俊昊,然后将自己曾经是顾龙辰堂弟地事情说出来,还说出来了我的存在。他不养活我,在我母亲去世后便将我送给了我现在的养父母来养,这也就算了,居然还把我出卖了。于是,叶俊昊的阴谋又开始了,而我,又很不幸地成了这场阴谋中的主角。

所以,亲人,多荒唐的词语。我的亲人只有我养父母,也是叶俊昊却把他们抓起来威胁我,你说我应该为了你而让我的养父母和妹妹受苦吗?”

唐佳蜜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说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为什么要跟顾龙馨说这些。是想要为自己解释吗?还是想要让顾龙馨理解她现在的处境,还是,只是想要让自己做这件事情做的心安一些。可是不管是哪一种,最后的结果都还是一样的。

叶俊昊一直似笑非笑地抱着顾龙馨听她说完,他就是要让唐佳蜜说出这一切来,这样,他的馨儿才会心甘情愿地跟着他走。

果然,顾龙馨就是顾龙馨,听完了唐佳蜜的话,苦涩一笑。看着她淡淡地说:“我同情你,但是不可怜你。这并不代表你就可以伤害别人,但是如果你是为了你的养父母和妹妹而这样对我的话,我无话可说。从今天开始,我们以后各不相欠吧!你不再是我的姐姐,更不再是我的亲人。”

顾龙馨说的决绝,唐佳蜜苦笑。这不是她想要的吗?让顾龙馨恨她,这样她的心里就会舒服一些。

“所以,你可以放了她的亲人了吗?想要杀我,还是怎样,都随便你。”顾龙馨冷冷地转过眼眸对叶俊昊说,对唐佳蜜不冷漠,那是因为她们之间还曾经有过姐妹之情。对叶俊昊,她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我的馨儿还是这么善良,她都这样对你了,你还为了她牺牲。”叶俊昊轻柔地说,手更加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顾龙馨厌恶地别过头去。

一旁的唐佳蜜也看不下去了,她想过叶俊昊抓住顾龙馨千万个结果,可是直到看到了,却不能接受叶俊昊对顾龙馨的轻薄。

有些愤怒地冲过去将叶俊昊的手给打开,可是却被他反手一巴掌打在了脸上,没有丝毫的柔情,就将她打的倒在了地上。

么怎系保系么持系。“你…?”顾龙馨愤怒地瞪着叶俊昊,她没有想到,叶俊昊会对唐佳蜜动手。唐佳蜜,可是喜欢他的呀。

“馨儿,除了你,我不会对任何女人温柔的。”叶俊昊看向她的眼光又充满了柔意,可是对于顾龙馨来说,却更加的恶心。

唐佳蜜的眼泪肆意地流出来,她怎么忘了,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是个替身,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牺牲掉的替身。

“你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的,放了我的亲人。然后…真的爱她,就对她好吧!”这是唐佳蜜唯一再恳求他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这是你亲人的地址,还有,不要忘记那日我跟你说过的话,继续扮演着你的顾龙馨,跟着龙夕爵去英国吧!”叶俊昊冷冷地说,然后将一张纸给扔在了唐佳蜜的脸上。

“爵他会发现的,他一定会发现的。”顾龙馨喘息地说,叶俊昊这个卑鄙小人,居然还让唐佳蜜继续扮演她。

“是吗?那么馨儿,我们来打一个赌,若是他发现了,今天的婚礼终止,我就放了你,若是他发现不了,今天的婚礼继续,你就永远要跟我在一起。”叶俊昊勾着她的下巴,轻轻地在她唇上点了一下,柔声说。

顾龙馨厌恶地将头别过去,可是却还是抱有一线希望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叶俊昊笑的温柔。

“好,”顾龙馨点了点头,她相信龙夕爵一定会发现的,他说过,不管她在哪里变成什么样子,他都能一眼认出她来的。

“咚咚咚,馨儿,你在里面吗?”外面突然响起了龙夕爵急切地声音。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