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44章 婚礼(二)

第四十四章、婚礼(二)

顾龙馨全身一颤,张开嘴就想要喊出来,可是却被叶俊昊给生生地捂住了。急的她不断地摇着头呜呜呜地直叫,可是隔着一扇门,又有些隔音,龙夕爵哪里能够听到她的叫声。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照我那日跟你说的做。”叶俊昊看着地上的唐佳蜜有些阴狠地说,唐佳蜜吓得也是身体一颤,然后点了点头。

顾龙馨这边还在挣扎着,可是也没有挣扎很久,便沉沉地躺在了叶俊昊的怀中。

叶俊昊温柔地看着她低低一笑,抱着她往房间里的密道走去。

唐佳蜜直到此刻才发现,竟然就在他们的床头柜那里,是一条可以通往外面的密道。更加吓得心里一凉,原来自己无时无刻地不生活在危险之中。

等到叶俊昊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唐佳蜜才叹息一声站起身来将那件雪白的婚纱拿起来,缓缓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将那件衣服穿上。

看着镜子中也同样美的不可方物的自己,唐佳蜜苦笑一声,命运真的是会捉弄人呀。为什么,她偏偏要和她长得相像,就是因为这一张脸,她才会陷入现在的困境中。

以前虽然生活也辛苦,可是,只是失身却不曾失心。身体的疼痛都可以忍受,忍受不了的是心灵的折磨。

门砰地一声给人从外面硬生生地踢开了。龙夕爵一脸怒气地站在门口,当看到唐佳蜜的那一刻,有一瞬间的呆愣,脸色一喜,正想要跑过来时,却又止住了脚步。

看着她脸色越来越阴沉,最后冷冷地说:“你不是馨儿,你是唐佳蜜。”

唐佳蜜低头一笑,这才是爱吧!连话都没说就把她给认出来了,叶俊昊还让自己继续扮演,这还怎么办。幸好,他也不傻,那一日给自己说了另外一条出路。只不过,她心里终究是不甘心呀,她问他心里克曾经有过一点点的喜欢她,他还是不愿意告诉自己。

“馨儿呢?你把馨儿怎么了?”龙夕爵愤怒地冲到她的面前,双手紧紧地禁锢住她的肩膀,唐佳蜜只觉得肩膀的骨头都要碎了。

疼的冷汗直流,可是却依然浅笑着看着他,一句话都不说。

龙夕爵心里更加的慌了,她这个样子让他害怕,害怕顾龙馨已经遭到不测了。

他怎么就如此大意,让馨儿一个人待在房间了。应该让保镖看着她的,可是他又怎么会想到,在自己的家里,还能出什么意外。

“你若是再不开口,我让你永远都开不了口。”龙夕爵冷冷地说,一双眼眸如同利剑一般刺得唐佳蜜身体微微地疼痛。

叹息一声,终于开口缓缓地说:“先把门关上好吗?你也不想,顾龙辰和殷馨蕾知道这件事情吧!我们可以慢慢地聊,反正离婚礼开始的时间还早着呢。”

龙夕爵诧异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此刻为什么这么淡定了。还以为她会求饶,会哭泣。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淡定自如。

随手将门关好,如同她所说的,此刻他也不想让顾龙辰和殷馨蕾知道。若是知道了,又必定会生出一些事端来。

“现在可以说了吗?”龙夕爵极力地隐忍着,虽然很想迫切地知道顾龙馨的下落。可是他也知道,越是着急越会自乱阵脚。唐佳蜜不过是个幌子而已,凭着她还不能把龙馨怎样。再说,是在顾家不见的,他不信谁有本事能够将人从顾家带走。所以他想着,龙馨应该还在这里。

剑-康俗康剑人康。“是叶俊昊,叶俊昊把她带走了。”唐佳蜜淡淡地说。

龙夕爵一怔,随即暴怒起来,眼眸逐渐变成了赤红色。果然是他,蓝御邪说的果然没错,他的目标竟然是馨儿。怪不得,今天一早顾龙辰就兴高采烈地告诉他,已经有暗夜的下落了。所以就把他叫过去一起商量,毕竟,暗夜的势力也不容小窥,凭着风雷帮想要一举剿灭,有些困难。

所以,就让他出手,帮衬着一些。两个人一起谈论了大半天,这才会让唐佳蜜有机可乘。

叶俊昊呀叶俊昊,没想到他的目标竟然是龙馨。顾龙辰之所以这么轻易地掌握到了暗夜的情况,也是他故意透漏的吧!为了龙馨,他竟然不惜将自己领导多年的暗夜组织给出卖了。叶俊昊,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的爱,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明知道,只要暗夜的老巢被顾龙辰知道,那么将会有多少人丧生。

为了龙馨,他竟然做到如此地步。那么龙馨在他的手中,危险程度可想而知。想到这里,龙夕爵的身体就不禁颤栗起来,他的馨儿,怎么可以和这么危险地人在一起。

“你告诉我,叶俊昊把她带到哪里去了。快点告诉我,否则就来不及了,叶俊昊会毁了她的,他实在是个可怕的人。看在龙馨对你姐妹情深的份上,你告诉我。”龙夕爵几乎带着恳求地说,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惊慌地恳求一个人(蓝御邪那次的有些生硬)。

唐佳蜜看到他此刻慌张恐惧的样子,本来应该高兴的。他从来都没有看得起过她,对于他来说,自己就像是一个入侵者一样。可是她现在却高兴不起来,只是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我不知道他带她去了哪里,他们是从那里走的。那里有一个密道,但是我想,既然你现在追过去,也追不到了吧!要不然凭着叶俊昊那么小心翼翼的人,也不会在我面前将密道暴露出来。”

“密道,密道在哪里?”龙夕爵一听到密道两个字,便更加急切地问唐佳蜜。

唐佳蜜用手指了指床头柜那里,龙夕爵马上飞奔过去将床头柜移开,可是那里哪里有密道,后面就是一堵墙,一堵硬硬的冰冷的墙。

“你骗我,”龙夕爵咬牙切齿地看着她,突然反手打在了她的脸上。唐佳蜜应声倒地,刚才是那半张脸,现在是这半张脸,两边都肿了,这下应该看不出来了吧。

“呵呵呵呵,现在打我有用吗?打我,顾龙馨就能够回来了吗?我告诉你,你现在必须听我的,否则的话,她只会更加的危险。“唐佳蜜抚着自己的那半边脸,有些吃痛地说。好痛呀,比叶俊昊下手还要重。

“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可以让你死。”龙夕爵有些气急败坏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从来都没有人感威胁过他,而且还是这么**裸地威胁。

唐佳蜜被他掐的脸色通红起来,明显得有些呼吸不顺。可是依然断断续续地说:“叶…俊…昊说…了,若是……你杀了…我…,同样…的,明天…就会…看到他……和顾龙馨…的尸体。若是…你好…好的听…我……的安排,或许,还会有一…天和顾龙馨……见面的。怎样…选择……,随便你。”

龙夕爵手一松,却没有将她放下,依旧掐着她的脖子,只是没有刚才那么用力。看着她不相信地说:“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你吗?若是他这么在乎你的生死,又怎么会不带着你一起走,而是把你留在我这里。他明知道,我会杀了你的。”

“哈哈哈……,”唐佳蜜突然狂笑起来。

“你笑什么?”龙夕爵眼眸一冷,手里微微用力。

唐佳蜜收住狂笑,嘲弄地看着他冷笑说:“我笑你真会开玩笑,你以为,叶俊昊这样做是因为想要保住我的这条命吗?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替身,一个工具而已。若是没有了用处,不用等你来毁灭,他就把我毁了。”

“那他为什么还…,”龙夕爵不明白。

“哼,他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得到顾龙馨的爱。他让我留在这里,就是想要让我和你继续将这场婚礼演下去,让我顶替顾龙馨的位置,让顾龙馨对你死心。这样,他才会有机会让顾龙馨爱上他。”唐佳蜜十分不屑地说,都是一样的痴傻,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他怎么还能妄想顾龙馨再次爱上他。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说了以后我还会再配合你吗?”龙夕爵微眯起眼睛来,冷冷地逼视着她,对于她的话,还是有些不相信。

“我不说你还不是一样早晚会发现我是假的,与其提心吊胆地过日子,还不如直接说开了的好。你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配合我,否则的话你只能看到顾龙馨的尸体了。”唐佳蜜扯扯嘴角残忍地说,虽然这句话真的很残忍,可是她也没有办法。

“他就这么有把握,我会按照他所说的做吗?”龙夕爵非常不甘愿地说,他真的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那么无力,那么的让他想要发狂。

“我说了,你别无选择。他让我转告你,若是你还想有一天再看到顾龙馨,就按照他所说的做。若是你不想看到了,可以不继续婚礼,也可以杀了我。但是,他也会和顾龙馨马上死在你的面前的。对于没有机会得到的爱,他会毁了,让来生早点继续。”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