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45章 婚礼(三)

第四十五章、婚礼(三)

龙夕爵身体一颤,不得不承认,此刻他害怕了。不是因为唐佳蜜跟他说的叶俊昊的这番话,而是因为,他相信,叶俊昊做的出来。

“你能保证,如果我按照他所说的,他一定不会伤害到龙馨吗?”龙夕爵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锐利,脸上带着些许地疲惫,心力交瘁。

唐佳蜜垂下眼眸,苦笑一声,自嘲地说:“我什么都保证不了,我连我自己的命运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又怎么会知道她的。不过,我想他既然这么爱她,应该不会伤了她的性命。但是身体,就不能保证了。”

龙夕爵顿时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他明白唐佳蜜所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龙馨的命是可能会保证,但是却不能保证她的清白。心剧烈地疼痛起来,他的宝贝,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染指。

但是,他现在却无能无力。

痛苦地闭了一下眼睛,又猛地睁开,眼眸里发出骇人的光芒,定定地看着唐佳蜜,心里暗想。他不能坐以待毙,他不是没有一点办法。现在召集人手来寻找她,叶俊昊没有了暗夜的势力,他就只是孤单一个人。

猛地将唐佳蜜给扯到了他的面前,冷冷地看着她说:“既然已经开始了,就陪着我好好的演完这场戏。”现在最重要的是保证龙馨的安全,至于其他,都不重要。

“呵呵呵,”唐佳蜜冷笑,“看来,叶俊昊将你我都了解的非常清楚嘛,他果然早就料到了你会同意。这一封信是交给顾龙辰的,他说,以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唐佳蜜,只剩下顾龙馨了。你交给他吧,我怕和他见面,他会很快识破我的身份,到那个时候,就不好了。”

唐佳蜜说着,将一封信送到龙夕爵的手上。

龙夕爵接过来打开,竟然是一封诀别信,还有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落款是唐佳蜜。看来,叶俊昊真的是算出了所有的事情,这样一来,唐佳蜜是离开了顾家,那么留在顾家的人,便只有顾龙馨了。

可是,也不会呆的时间很长,明天一早,他就必须要带着她离开这里回英国去。因为叶俊昊还有一封信是给他的,若是他还留在中国的话,他同样的会和龙馨同归于尽。

“馨儿,你怎么在这里呀,马上就要动身了。”殷馨蕾突然急急忙忙地推开了房门,看到穿着一身雪白婚纱的唐佳蜜,想都未想便把她认作了是顾龙馨。

唐佳蜜苦笑一声,然后十分悲伤地靠在龙夕爵的身上,将脸附在他的胸膛上。龙夕爵身体一颤,浑身如同蚂蚁啃噬一般的难受。他不喜欢除了顾龙馨外,别人如此的靠近,尤其是这个女人。

可是他又不能推开,只能忍受着。然后将那封信递给了殷馨蕾。

殷馨蕾诧异地将信打开,匆匆地看完了所有,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唐佳蜜和龙夕爵,颤抖着声音问:“这都是真的吗?”

唐佳蜜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殷馨蕾眼眸中瞬间涌满了一层汽水,紧紧地握紧拳头放在唇上。过来一会,才一声不吭地跑来出去。直接跑进了顾龙辰的书房里,连门都没敲就直接打开了门跑进去。

顾龙辰诧异地看着她,她从来都不是这么没有礼貌的人呀。虽然他们结婚了,他也跟她说过,可以不用敲门进来。但是她从来都不,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有些紧张地站起来迎了上去,将她抱紧怀里急切地问:“蕾蕾,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呜呜,你为什么要骗我,骗我就这么好玩吗?你就不知道,我有多伤心,多难过。虽然我表面上装的落落大方,可是我心里的苦涩,你知道吗?我爱你,一想到你和别人也曾有过孩子,我又恨你。这种煎熬有多难受,你知道吗?你这个坏蛋,从来都喜欢骗我。”

么怎系保系么持系。顾龙辰有些莫名其妙地抱着她被她又打又骂了一顿,可是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着她如此激动的样子,又不忍心打搅她。被她这样深情的告白,几十年了倒是第一次,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愉悦感。

等她哭够了骂够了也打够了,顾龙辰才将她缓缓地松开,然后看着她哭的有些花了的脸,温柔地笑着问:“到底怎么了?想要给我判刑也要有个名头嘛,你这样子我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看这个,”殷馨蕾有些气恼地将信扔在了他的身上,哭过之后又笑了起来。还未等他把信看完,就主动地上前踮起脚来勾住了他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吻。

顾龙馨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当唇上传来炙热的感觉后边不由得心里一动,托住了她的后脑勺将这个吻加深。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呢,原来是她知道了真相。还想着等婚礼结束后,风雷帮那里也应该差不多将暗夜给灭了。到时候再跟她解释清楚,没想到,那个唐佳蜜倒也知趣,自己就走了。

也许是太高兴了,毕竟这么多天了,殷馨蕾一直冷着他,不跟他有任何的肢体接触。所以,他竟然忘记了,唐佳蜜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情。

“好了,你快放开我吧!今天可是女儿的婚礼。”殷馨蕾被他吻得亲喘吁吁,脸红耳赤地将他推开。一想到刚才自己竟然主动索吻,娇羞的更加妩媚。

顾龙辰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宠溺地点了点她的小鼻尖,笑着说:“现在知道羞了,刚才怎么了,这可是这么多年来,你第一次主动呀!唉,可惜今天是龙馨的结婚日,不然的话,我哪里会轻易地放过你。”

“你还说,若不是你先前欺骗我,我怎么会…。”殷馨蕾越说脸越红起来,刚才她确实大胆了。不过,也是因为太高兴了,才会忘乎所以。

“唉,蕾蕾,你只要知道,这一生我都不会负你就是了。”顾龙辰轻叹一声将她拥进怀里,抱着她真好,怎么抱都抱不够。

“只是可怜那孩子,也不知道她走了身上有没有钱。”殷馨蕾想起唐佳蜜来,总觉得对她有些亏欠。

“放心吧,她已经是大人了,这些天你也看出来了,她在这里过的并不开心,她应该有她自己的生活。”顾龙辰知道她的善心又在作祟了,连忙抱紧她安慰说。

殷馨蕾点了点头,也是,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命运。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是属于自己的。

顾龙馨昏昏沉沉地醒过来,只觉得身体似乎是在一辆汽车上,颠簸的很厉害。头好痛,有些难受地睁开眼睛,却看到的也是一片昏暗。

“你醒了,”突然空间里亮了一盏灯,叶俊昊笑的一脸温润地看着她柔声说。

“这里是哪里?”顾龙馨有些愤怒地问,他将她带到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她感觉像是在车上一样。

“要不要喝水?”叶俊昊无视她愤怒地质问,拿起一杯水来,也不管她要不要喝便强行送到她的唇边。

顾龙馨本来是想要拒绝的,可是怎奈口里实在是渴得很,也不愿意他多抱着自己,只好张开口将水喝了下去。

叶俊昊满意地看着她喝完了水,将她依旧虚弱地身体靠在一旁的靠枕上。这个时候顾龙馨才发现,他们果然是在一辆汽车上。只是这汽车有些奇怪,应该性能不是很好,不然也不会颠簸的这么厉害。而且,更像是集装箱的车,她的身下竟然是一张小床,确切来说,是一张沙发的垫子,车厢里还有灯和水之类。怪不得,刚才醒来看着这里面有些黑呢。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顾龙馨依旧十分虚弱地喘息着问,也不知道他之前给她捂了什么东西,到现在她都浑身酸软着,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这么颠簸着,颠簸的骨头都疼了,若不是身下的沙发垫子,估计浑身都要散架了。

“到了地方你自然就会知道的,先给你看这个,没有忘记我们的赌约吧!”叶俊昊轻笑着说着,将一张光碟放入了一本小的笔记本里。

顾龙馨的心一颤,她自然记得她和他的约定。若是龙夕爵能够认得出来唐佳蜜是假冒的,他就会放自己离开。若是他认不出来,那么自己就要永远地跟着他。

看着他如此自信的模样,她的心里竟然恐慌起来。

她不应该恐慌的不是吗?她应该相信龙夕爵,他说过的,无论她在哪里,无论她变成什么模样,他都会认出自己的。所以,她不应该担心,他一定会认出来的。

可是随着碟片被放了进去,她的心里还是一阵慌乱。而随着屏幕上的显示,她的心却疼痛起来。

因为上面显示着的是,龙夕爵一脸温润地牵着她的手走向了圣洁的礼堂,在所有亲人和朋友的祝福下,互相交换了戒指,而且,还轻轻的一吻。

可是,那个新娘不是她呀,那个分明就是唐佳蜜呀!

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认出来。即使她假装的再像,他也应该认出来不是吗?

顾龙馨的眼泪猛地落了下来,瞬间便泪流满面。身体有些颤抖地缩着,好冷呀,她突然觉得好冷呀!

“冷吗?”叶俊昊皱起眉头,看着她有些发抖的样子,赶紧地拿起一床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然后将电脑关了,随手拆卸了扔了下去。

“你骗我的对不对,那根本就不是他们对不对,是你电脑组合的对不对?”顾龙馨哭泣地看着他,充满敌意地问。

叶俊昊一手扶上了她的脸,却被她猛然地躲开了。他也不生气,反倒是十分温柔地说:“你知道的,那是真的,那些都是真的。他已经带着她回英国去了,早在昨天就离开了。这碟片是唐佳蜜录好的,然后让人送给我的。他没有认出来她。”

“不,不是的。”顾龙馨哭的更加伤心,使劲地摇着头。她不要相信,他会没有认出来她。他们之间的那些亲密,那些小动作,那些小习惯,他不相信,他会分不出来。

两天了,原来,自己已经昏迷两天了。

顾龙馨眼前又一黑,再次昏了过去。

龙夕爵背着手站在窗台前,定定地看着窗外。已经两天了,他也回到了英国。可是,聚集了手下所有的人,却都找不到龙馨的任何线索。他们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任他怎么找,都没有丝毫的作用。

顾龙辰也知道了,他那样聪明的人,在唐佳蜜一踏入婚礼的时候,便看出来了。可是为了不让殷馨蕾再次担心,他又一次地欺骗了她和他一起演完了这场戏。

他也投入了所有的人寻找,风雷帮更是在灭了暗夜组织后出动了所有的人。就连蓝御邪,也插手了,听说,是雷晓音让他做的。听说,雷晓音和顾辰雷的婚约终于解除了,听说雷晓音现在缠上了蓝御邪。

整个世界都快要被他们几个人给翻一遍了,把国外只要能够收留华人的地方,统统布上了他们的眼线。可是没有,依然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

“馨儿,你到底在哪里?”龙夕爵又一次地叹息,短短的两天时间,他却似乎苍老了许多。

“爵,非洲那边来消息了,还是没有。”藤井站在门口低声地说,他理解龙夕爵现在的心情有多么的糟糕。所以,心里有些心痛。

“嗯,继续找吧!”龙夕爵淡淡地说,两日来听到的最多的消息就是这句话,他已经渐渐地学会了平静地接受了。

“我知道,还有,那个唐佳蜜要怎么处置?”藤井又问,自然他将唐佳蜜带回来后,就扔给了自己。而这两日他像是忘记了这个人一般,所以,他有些为难了。

“禁锢起来,不要伤害她就是了。”龙夕爵又淡淡地说。

“我明白了,”藤井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出去。

龙夕爵又望着窗外的明月再一次地叹息,喃喃自语说:“馨儿,你到底在哪里。不管过多久的时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等你回来的。”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