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3章 生死轮回(一)

第一卷 第十三章、生死轮回(一)

是辰雷,那个说话的人是辰雷

顾龙馨心里一喜,张开嘴就想要叫顾辰雷的名字?可是,叶俊昊比她更快一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

“呜呜呜,”顾龙馨拼命地挣扎着,眼泪都流了出来?为什么不让她开口,她甚至,透过树丛的缝隙,都看到顾辰雷的身影了

一年不见,弟弟更加的高大健硕了,现在的他虽然只有十七岁,可是已经和一个完整的男人没有任何的区别?而且,一双深邃的眼眸是那样的犀利,随意地扫过,都能够感受到他眼中的凌厉

“不要挣扎,”叶俊昊突然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一只手附上了她的肚子,果然,顾龙馨立刻停止了挣扎

叶俊昊的手依然没有从她的嘴上拿开,而是又靠近了她一分,在她耳边低声说:“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三年的時间,三年里,你必须要陪着我?若是你现在离开我的话,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或许我会死,但是死的時候也会先杀了你,跟我一起去死的?

叶俊昊用那么温柔的声音说出那么残忍的话来,顾龙馨的身体又不颤栗起来

她不能死,她马上就要生下属于她和龙夕爵的孩子了,她怎么可以死

或许是感受到了她的颤栗,叶俊昊将身体靠近,另一条手臂轻轻地环住她的身体,慢慢地拍着她似乎是在给她安慰?可是,他的安慰再温柔,此刻也安慰不了顾龙馨难过的心?

弟弟就近在咫尺,可是她却只能眼睁睁地就此错过去?

顾辰雷站在一处大石头上随意地看了看四周,眼睛定格在那三间外形颜色如同童话里的小屋子上?眼睛微眯了眯,不悦地对身边的人说:“不是说这里是纯原始,没有任何人来过的吗?那里怎么会有房子?”

“啊?”身边跟着的几个随处先是惊讶了一声,然后也看想了顾辰雷看去的方向,瞬间脸色都变得发白起来了?

这里确实是纯原始没有任何人来过的地方,所以才敢向顾少爷推荐?现在怎么凭空冒出来了一座房子来,这不是要他们的命嘛?谁不知道,顾氏的少爷,那可是绝对的心狠手辣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欺骗?

这一年来,顾总裁几乎将公司里的大部分事物都交给了顾少爷来打理?原本他是极其抵触的,可是一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竟欣然接管了顾氏?原以为他这么个毛头小孩子除了外形好一些外,根本就什么都不懂的?但是没想到,才一年時间,不止是将顾氏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比以前更加的繁荣昌盛?

这不,生意都做到北边来了?这可是紧挨着俄罗斯的地界,很少有中国内地的商人愿意到这一块来做生意的?

偏偏这位顾少爷就选择了在这里,前几天坐着私人飞机在这上空转了一圈,一下就看中了这个原始的山林?说是要开发,把这里弄成一个度假村,今天就是来考察的?陪同的几人里有当地的官员,是一再保证这里绝对没有一个人来过的?

可是现在的情景,让大家都出了一身冷汗?

那位陪同的市长悄悄地碰了碰跟着顾辰雷过来的人,那人是顾辰雷带来的,可是这几天已经被那市长给贿赂的帮他们了?虽然顾辰雷也知道,但是只要不背叛他,他不拦着他的人收取意外之财?

那人冲市长点了点头,然后压低声音赔笑着对顾辰雷说:“少爷,这里确实是没有人来过的,因为地势险要,而且这里有多猛兽?那房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哪里的逃犯逃到这里住了一段時间?”

顾辰雷心中一动,面无表情地说:“过去看看?”

然后一行人便走向了那处屋子哪里?

顾辰雷看了看围着的栅栏和里面的那些花草,倒是像世外桃源一般?而且院子的藤条上还晒着衣服,是女人的衣服?心中一动,挥了挥手让跟着的人停在后面,自己走了进去?

万一里面真的有人住,而且是女人的话,他不想吓到人家?

一步步地挨近屋子,台阶上的石桌上还有一碗汤在那里,冒着淡淡地热气?看来,是真的有人再这里住了?

他轻咳了咳,希望有人会出来?可是等了一会,却一个人都没有出来?不皱眉,他可不喜欢张开嘴问这里有没有人,像个白痴一样?所以,也不管了,刚才咳嗽声已经很大了,若是有人的话一定会听到的?

径直地推开那间貌似是卧室的门,幸好门没有落锁,一下子就推开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虽然他不是个好人,不过也不会做出这么没有礼貌的事情?可是就是想要进去,仿佛里面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吸引着他一样?

而他,从来都不会为了不必要的原因,隐忍自己?

屋子里很漂亮,应该不是那些没有品位的逃犯住的地方?而且,里面有两张床,一张靠着墙的床看似有些华丽?最重要的是被褥的颜色,让他的心一动,那是姐姐喜欢的颜色?

不止是被褥的颜色,就连着墙的四周,涂的颜色都让他觉得是那么的熟悉?带着卡通的味道,纯净而梦幻?

走到床那里,翻了翻,心中的疑惑更大?然后又把桌子的抽屉打开,里面都是些书,而且还是什么孕妇指南的书?

顾辰雷皱皱眉,然后又把屋子给检查了一遍,心中的疑虑更大?那药箱、那衣服、那被褥,还有,一把短小的手枪?

若有所思地愣了愣,然后一声冷笑,急急地走了出去,然后对着跟来的人说:“马上就调集二十个人过来,守着这里,寸步不离?”

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住着两个人?而那两个人,应该是他熟悉的人才对?

嘴角的笑意更深,拿起手机来想要给爸爸和姐夫打个电话,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打?现在也只是怀疑,万一到時候不是的话,岂不是让他们空欢喜一场?

等他找到了,再打也不迟?

“少爷,为什么?”跟着的人一脸的不解,少爷似乎从里面出来,整个人都感觉不一样了,从来都没有见到他这个样子过?好像很兴奋,又有些急躁?

“别管为什么,照我说的做?”顾辰雷一声冷斥,果然让那人闭了嘴?

不一会儿,二十个人很快就到了,被顾辰雷分别给派在房子的四周,然后又吩咐说,只要有人回来,不管是谁,都一定要把那人给制服?但是要活口,而且,要立刻通知他?

他想着,即使住在这里的人不是姐姐和那个叶俊昊,也一定是认识他们的人吧!若是光看那些还不确定,但是在那密格里的姐夫的画像,就说明了一切?

安排好一切后,他便离开了?

聪明是聪明,但是终究是年轻,他以为他做了这一切就万无一失了?只等着人来自投罗网就可以了,却不会想到,他面对的人是谁,叶俊昊可是比他更聪明而且阅历比他更丰富的人?

就因为这一念之差,又是几个春夏秋冬?

顾龙馨眼睁睁地看着弟弟离开,眼泪再一次地涌了出来?可是又看到弟弟调了好多的人在他们房子的周围,心里又涌出了一些希望来?

其实,她倒也不是不想陪着叶俊昊三年?只是因为她现在要生产了,初次为人母的恐惧,是外人所不能理解的?而这个時候,最想要陪在自己身边的,自然是自己最爱的人孩子的父亲?

她甚至想,如果能够在生孩子的時候看到龙夕爵,她甚至都可以生完以后再跟叶俊昊走,陪他两年?

可是这样的想法也只是想法而已,她却不敢说出口?

叶俊昊这个人,平日里你对他冷嘲热讽都行,只是不能触碰到他的底线?一触碰到了,他就会整个变了一个人,变得阴狠恐怖?可能是跟他年少的時候所经历的有关吧,那一次听他说,他曾经还做过心理治疗?而且,他自己本身,也是个心理专家?只是,却不能治愈他自己心理的疾病?

而他的底线,就是龙夕爵?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还有希望,他留下人在这里了,我们一会去就会被你那个弟弟发现了?”叶俊昊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声音里带着丝丝的笑意,这让顾龙馨很心惊?

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开口?她不想否认自己的喜悦,但是也不愿轻易地激怒他?

“哼,”叶俊昊冷笑一声,“顾辰雷呀顾辰雷,他是很聪明,仅凭着那些东西就能够猜出来是你,看来你们姐弟的关系还真是好?只是,毕竟稚嫩了些,以为留了那些人在那里,就能够守得住我们吗?却也不想想,我们是根本就不会回去的?”

“什么?不回去,可是我现在”顾龙馨急了,她现在马上就要到预产期了,说不定什么時候就会生呢?不回去在外面,她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