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4章 生死轮回(二)

第一卷 第十四章、生死轮回(二)

可是叶俊昊没有给她问的机会,在她脖颈后面一拍,她便昏了过去?

叶俊昊冷笑一声,抱着她便悄悄地离开了这里?

没有顾辰雷在,即使行动大一些,那些蠢货也是发现不了的?

顾龙馨醒来,不是因为昏睡的時间太久了而醒来,而是因为被痛得醒来了

她好痛,肚子好痛,那一阵阵的揪痛,仿佛是在揪着她的心使劲地**一样?那种痛,没有着落,没有边际,却无時无刻地不再侵蚀着她的神经

“啊啊啊好痛好痛,“顾龙馨拼命的着大叫着,那种痛折磨的她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一样,从未感受过的疼痛让她的眼泪和汗水混合在一起?双手拼命地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抓不住,她的身体还在摇晃着,只能痛苦地扭动

“馨儿,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叶俊昊也是满头的冷汗,虽然是初春,但是天气依旧有些冷意,可是他却被汗水给侵透了衣服

他没有想到,因为这次的惊吓和意外,顾龙馨居然会提前生产?看着她痛苦的纠结在一起的眉头,他的心里也疼痛起来?抱着她的身体,因为她不安的扭动,而更加的费力

他要带她去一户人家,其实在这片山林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户人家,是他三个月前弄到这里来的?是一位妇产科的女医生,为的就是给顾龙馨生产

“啊我受不了了,我不行了?”顾龙馨一边哭喊着,一边痛苦的抓紧了叶俊昊胸前的衣服?终于抓到了东西,她拼命用力地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这里,即使隔着衣服,依旧将抓出了深深地伤口

可是叶俊昊全不在乎,这点疼痛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现在最最担心的就是,顾龙馨会有什么意外?他们不是在大城市,没有大医院里的先进设备?虽然那个女医生也算是一位妇产科老手,可是终究在这荒郊野外,最怕因为难产而出任何的意外,他会悔恨终生

终于来到了那个地方,叶俊昊连敲门的过程都省掉了,一觉踹开了那扇小木门,将里面的那位五十多岁的女医生吓了一跳?不过随即淡定了,在这个地方敢这样踹她门的人,也只有那个差点杀了她又救了她女儿的那个人吧!

“快一点,她要生了?”叶俊昊一进去,便急切地吼道,一边吼着,一边径直地将顾龙馨给抱进了卧室的**?

“啊好痛,好痛呀,我要死了啊,”顾龙馨一挨到**更家拼命地哭喊起来,仿佛撕裂般的疼痛,一股股热流似乎从处涌了出来?她的孩子,她的孩子怎么了?

那位女医生也是紧跟着走进来的,看到她这副模样和潮湿的一片,便沉声说:“她的羊水已经破了,宫口可能都已经开了,赶紧去准备热水,热水已经烧好了,在厨房那里,她马上就要生了?”

“嗯,”叶俊昊点点头,脚下毫不迟疑地奔去厨房?将女医生准备好的热水给端进来,女医生已经准备就绪,消毒水、剪刀、等等需要用的东西都放到了一边?而且,还已经将顾龙馨的下裤脱了下来?

叶俊昊一进去,不经意地瞥到那一抹白,便立刻转过去连,将水放到一边,低声说:“我在外面等着,有需要我的就叫一声?”

“你不在里面陪着她吗女人生孩子,总是喜欢男人陪在身边的?”女医生有些诧异地说?

叶俊昊一声苦笑,听着顾龙馨撕厉地喊叫声,他也想要陪着她,可是他知道,她需要的不是自己?

默默地走了出去,将门轻轻的掩上,然后就靠在一旁的墙上慢慢地蹲了下去?听着顾龙馨凄厉地哭喊声,他的心也跟着一阵阵揪痛起来?他开始后悔,开始反省,他,是不是做错了?

“啊好痛好痛,我要死了救我?”顾龙馨一声比一声凄惨的叫声,不断地从小屋里回荡在山林间?

“用力,用力,马上就要出来了,”女医生一边为帮着她顺产,一边鼓励着她用力?

可是,真的好痛,嘴唇都被她咬出了血?这种痛几乎是想要将她拉入地狱一般,而且还不是持续的疼痛?一阵疼痛过后,在她还没有缓解过来時,又一阵更加激烈地疼痛牵扯着她?

双手紧紧地抓紧的棉布床单,床单都被她抓的破了,汗水侵湿了她的脸?她多想,就这样痛得死过去,可是,耳边却想起了女医生的一再劝慰?

“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的,想想你现在的辛苦都是为了迎接下一个新生命的开始,想想孩子的爸爸,这孩子有着你和他的容貌,你和他的血液,这孩子将你和他真正的融合在了一起?难道,你就打算这样放弃吗放弃这个孩子,用力些,只有用力,拼尽自己所有的力气,你才能将这个孩子平安的生下来?你放弃了,不止放弃孩子的生命,也会放弃你的生命的?”

女医生的话重重地敲打在顾龙馨的心上,是呀,她怎么能忘记了,这个孩子是她和龙夕爵的,是他们爱的结晶?他还不知道自己有了他的孩子,她怎么能有权利放弃她和孩子的生命?

不,她不能放弃他们的生命?她要将孩子平安的生下来,她还要去找他,三年的期限一到,她就可以见到他了?还有两年,还有两年的時间,她不能放弃?

“啊爵,龙夕爵?”顾龙馨拼命地喊着龙夕爵的名字,眼泪冷汗混合在一起,还有那撕裂般的疼痛?

女医生微微一颤,她叫的,不是外面那人的名字?心中微微叹息,又是一段孽缘?

叶俊昊将自己的头埋在自己的膝盖中间,双手紧紧地抱住脖颈?顾龙馨一声声的哭喊声深深地刺痛着他的心,他到底在做什么,他怎么可以让她这么痛苦?

明明她可以,有那人的陪伴,明明她可以,不用这么痛苦的分娩?可是都因为自己?

他突然很恨,不恨别人,而是恨他自己?

若是三年前他不是想要的更多,也就不会失去她?明明的,他是可以把握住那份幸福的,明明的,那份幸福就在他的手上?可是,就这样失去了,再不得,这种痛苦是所有煎熬舌灿莲花都不能再换回来的?

眼泪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出来,那湿湿的炙热的东西滴在了他的膝盖上,烫的他立刻将头抬了起来?用手指轻轻地触摸了一下那眼中的东西,几年之前,他还以为,他再也不会有这种东西了?

英国?

不知为何,今天的龙夕爵总觉得心神不宁?

工作起来总是慌神,眼前不断地浮现出顾龙馨的身影?心更是慌乱的很,不得已,只好将手中的事情交代了一下,便离开了公司?

回到了家里,那种慌乱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是更加的强烈了?

他到底是怎么了,龙馨已经失踪快一年了,他都没有这种感觉过?可是今天为什么,他突然觉得那么难受,心那么痛,仿佛,要出什么事情一样?

难道,是龙馨出事了吗

龙夕爵的整颗心都揪了起来,这种思念的疼痛,让他直不起来身?

有些痛苦地靠在**,这么多天来,只要一想起龙馨,他都会真真心疼?

他的馨儿,他的宝贝到底在哪里?

不光是他的人,顾龙辰、蓝御邪、风雷帮,几乎能够出动的人都出动了?可是他们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有的時候,藤井都劝他,放弃吧!或许,她已经不存在了?如果实在是不能解释,就把一直软着的唐佳蜜当做是她的替身?

可是他不能,几个月来他一眼都没有去看过唐佳蜜,只是让藤井好好的照顾着她?他知道,并不是她的错,他不能怪罪她,否则的话龙馨回来了会怪他的?

而对于藤井所说的龙馨不存在的事情,他更不能接受也不能相信,他坚定着,龙馨还活着,就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只是他没有找到而已?

可是现在,他的心好痛,也好乱,他感觉着,龙馨她,出事了?

“快了,快了,再用力一些?”女医生一边查看着她的宫口,一边鼓励着她?

已经五个小時了,从破了羊水到现在五个小時了,她的下跨本就比一般的人窄小些,偏偏这个孩子个头又大,所以,生起来自然费力?而她也担心,若是再不生出来,恐怕这个女孩子就真的撑不住了?

“嗯嗯恩呢?”五个小時的時间,顾龙馨已经又最开始的痛苦嘶喊变成了现在的隐忍,她不能再把力气耗费到无用的喊叫上?她必须要保持体力,全部用来将孩子生下来上?

疼痛还在继续,可是已经痛得麻木了?她只是机械地憋气用力,憋气用力,她不知道她这样还能撑得了多久?可是,无论怎样,不到最后一秒钟,她绝对不会放弃?

“啊爵?”

终于,在叶俊昊都快要撑不下去的時候,里面响起了顾龙馨震耳欲聋的一声嘶叫,接着是孩子哇哇哇洪亮的啼哭声?

龙夕爵从**一跃而起,惊得冷汗直流,馨儿,馨儿,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