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5章 依旧不肯放弃

第十五章、依旧不肯放弃

顾龙馨虚弱地躺在,转过脸来看了看身边的小小人儿,脸上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她终于做到了,虽然其中受了很大的痛苦,可是,当她听到那一声响亮的啼哭声時,所有的痛苦都随即化为乌有了

她终于生下了属于她和爵的孩子,是他们两个的儿子

看着这张红红的小脸,幸福感袭遍了全身。她的孩子,不像别的刚刚出生的孩子那样的皱皱的瘦瘦的,而是很的模样,小脸红扑扑的。就连那位接生了几十年的女医生看了,都不连连地赞叹说,这是她接生过的嘴漂亮的一个男孩了

“馨儿,想好了吗?”叶俊昊面无表情地走进来,看到这孩子,他的心里没有喜悦没有高兴。虽然当听到那一声响亮的啼哭声時,他是兴奋的,因为这就代表着馨儿就不用再受苦了,也不用担心她的生命危险了。可是,并不代表着他会为了这个孩子而高兴

本来,这一切都是应该属于他的,却被他亲手丢掉了。他不甘心,因为不甘心,更不能容下这个孩子生活在他的视线里。仿佛无時无刻不再提醒着他,他曾经犯下过的错误

明明是可以握在自己手中的幸福,却被他无情地丢掉

顾龙馨身体一颤,原本幸福的脸上顿時痛苦起来。身体微微颤抖,因为他的这句话,心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

因为她生产完叶俊昊就找她了,让她把孩子送到他们住的小屋子那里去。顾辰雷看到孩子,一定会明白的,然后让他将孩子交给龙夕爵。

而自己,还要陪着他两年,履行之前的约定。

她不是不愿意履行她和他的约定,只是很难过。孩子才刚刚出生,就让他离开妈妈的身边吗?这样对他是不是太残忍了,即便他马上就可以看到爸爸了。可是他还那么小,才吃了自己一次的奶水,离开自己的身边,他会不会害怕,这个陌生的世界。

她从书上看到过,孩子需要母亲的陪伴的。只有和母亲在一起,才会有安全感。尤其是刚刚出生的小婴儿,更需要母亲无時无刻的陪伴。

“能不能再等一天。”顾龙馨哀求地说,她真的不愿意离开她的孩子,这是她的孩子呀,心心念念盼了十个月的孩子。能够多待在一起一天,就多一天吧!

“不行,没有時间了,顾辰雷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我要带你离开。”叶俊昊看到她痛苦的样子虽然有些不忍,但是依旧冰冷地说。他也不想让她多伤心,可是顾辰雷不是个傻子,他只要回过神来立刻就会明白,然后带着人过来找。在这里多一天就会多一天的危险,他不能下这个赌注,飞机已经准备好了,孩子一送走,他就会带着她离开。

“你也可以选择带他一起走,但是你要考虑清楚,我不能保证对待他也会像对待你一样的仁慈。”叶俊昊诚实地说,他说的是事实,他真的不能保证,不会伤害到这个孩子。他不想顾龙馨恨他,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只想好好的爱她,好好的爱。

“我知道了,带他走吧!”顾龙馨哽咽了一声别过头去,他说的没错,连自己都尚不能保全自己,更何况让孩子跟着她,只会是弱点而已。跟着龙夕爵,还能陪着他,等自己。

自己对他的思念是那么的浓重,更何况是他,如果有孩子陪在他的身边,他一定会高兴吧!

叶俊昊沉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地抱起孩子走了出去。走的很快很急,不让她有后悔的余地,也不让自己有心软的余地。

可是,一走出门,便听到屋里面顾龙馨呜咽地啼哭声。是那样的凄凉,那样的绝望,那样的伤心。

叶俊昊眼眸沉了沉,他要的不多,两年,再陪他两年就行了。

现在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放手。放不下、弃不了、爱不得、恨不得。这种纠缠的感觉,没有人比他更痛苦,可是即便是痛着,他也要看着她痛。

顾辰雷一脸阴霾地坐在私人飞机上,他准备亲自到山林里来搜查一遍。之前是他大意了,竟然还以为那个人会带着姐姐重新回来,所以才在那里守株待兔。

结果,在城里等了一天的消息,居然是一天一夜没有任何的人回来,毫无动静。他这才发现,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叶俊昊是什么人,毕竟以前是暗夜门的门主,又曾经是暗夜的第一杀手。自己留着人在那里,不是摆明着跟他说要守株待兔嘛,他要是回去了,不是傻了就是脑袋被门夹了。

飞机很快地就在那座小屋那里停了下来了,里面的人正慌慌张张地从屋子里跑出来,当看到顾辰雷的時候赶紧迎上去,一脸的惊恐说:“少爷,不好了,闹鬼了。”

“混账,闹什么鬼。”顾辰雷厌恶地瞪了一眼,看到手下的人一脸恐慌的模样,心里的气就更大,一脚踢在那人的身上,那人便一个翻仰倒了过去。

“哎呦,少爷,我真的没骗你,是出鬼了。”那人忍着疼痛,呲牙咧嘴地说。若是不说,等一会少爷知道了又免不了怪罪自己。

“你,”顾辰雷抬起腿来又想要踹过去,可是还没有行动便听到屋子里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眉头微皱,脸色有些黑,沉着声音问:“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怎么回事。”

那人哎呦哎呦地在地上疼的只,少爷的一脚下脚够重的,估计要疼个好几天。忽然听到少爷问他,也顾不得疼痛了,立刻又一脸狗腿子的模样报告说:“少爷,这就是我说的出鬼了。本来我们兄弟围着这个屋子围得好好地,连个鬼影都没有看到从这里经过。可是就在一个小時前,突然听到一声声小孩的哭声从屋子里传出来,当時我们都吓了一跳。我壮着胆子走进去一看,在居然平白无故地多了一个孩子。这不,正想着跟您报告嘛,您就来了。”

“孩子?一个小時前,混账东西,那么久了怎么现在才说,要不是我过来,是不是还打算隐瞒不报呢。”顾辰雷脸更加的黑,一个小時了,一个小時可是能够发生很多事情的。

那人吓得战战兢兢,不明白少爷生的是哪门子的气,但是还是立刻解释说:“少爷不要误会,当然不是,我是思量着多了个孩子那大人肯定也会过来。说不定是这山林面的什么妖精修炼,然后找了个凡人生孩子呢。现在孩子生出来了,妖精就把孩子送来,那凡人肯定也会过来接孩子的。可是等了一会,也没等到凡人过来。”

那人越说声音越小,其实他真的不是相信迷信,信什么真的有山林鬼怪只说。可是这平白无故出现的孩子,除了那个不切实际的说法外,真的再也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了。

顾辰雷恨不得将这人再踹上一脚,果然是老爸的人,这些年松弛的让这些人也都松弛了。

屋里婴儿的啼哭声越来越响亮,估计是饿了还是怎么回事。顾辰雷也没有心思跟他计较了,三步做两步地朝屋里走去,果然在,躺着一个脸蛋红红的似乎是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

看到那孩子,顾辰雷心里一动,这孩子的眉眼长得实在是太像姐姐了。难道真的是姐姐的孩子吗?想起之前看到的这些和姐姐习惯相似的地方,还有那一本本的孕妇指南书。心里不明白了七八分,这应该是姐姐的孩子没错。可是孩子的父亲是谁呢?

顾辰雷皱起眉头来,这将近一年的時间里,姐姐一直和那个叶俊昊在一起。难不成,这孩子是叶俊昊的孩子不成。

可是为什么,叶俊昊又要将孩子送到这里来呢。明显的,就是想要将孩子送给他。因为能够神出鬼没地出没这里,而又不被他的人发现的,除了叶俊昊,应该也不会有别人。

难道那个家伙还是依旧不肯死心,想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入他们顾家。他自己成不了顾家的人,也要让他的孩子成为顾家的人。所以才将姐姐给软起来,给他生下孩子,然后他再把孩子送回顾家。

明知道,爸爸妈妈如果看到这孩子,肯定会收留的。因为这孩子不止是他叶俊昊的,更是姐姐的。所以,他才会这么卑鄙无耻地想出这么一个办法来。

想到这里,顾辰雷便不由得有些怒气,叶俊昊呀叶俊昊,你的如意算盘也打得太精了。可惜,你把你的孩子送到了我的身边,而不是我父母的身边。

顾辰雷脸色一暗,一只大手就摸向了那孩子稚嫩的脖颈。

手掌触碰到那柔软的,那软那么柔,还有那么小。只要他轻轻一动,根本就不需要太多的力气,就能够让这个小东西马上命丧黄泉。

让他刚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命,马上就能够消失。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