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19章 爱恨纠缠

第十九章、爱恨纠缠

顾龙馨已经在这个小院子里待了一个月了,一个月的日子里,她就一直在那张躺着。叶俊昊给她找了个伺候她的佣人,那女人是乡下的,说是女人生了孩子以后一定要做好月子。所以,硬生生地逼着她在躺了一个月。

叶俊昊那么聪明的人,偏偏就相信了那女人的话,真的让她一整个月都没有出房门,而且电视不能看,报纸不能看,除了吃就是睡。

等她终于过完了那该死的月子后,整个人都胖了一圈。

不过还好,她本来就属于偏瘦型的,即使胖一点,也不算是胖的。反倒是比以前增添了几分韵味,又加上那女人伺候的好,叶俊昊食补的周到,她的身体恢复的也很好,很快的,就连肚子上的妊娠纹都消失的一点都看不见了,腰依旧是盈盈一握动人心。

只是,每到夜深人静地時候,她总是会想起她的那个孩子。一个月了,他怎么样了,是不是长大了很多,是不是胖了很多,是不是,变得让她一点都不认识了

出了满月后,伺候她的那女人便让叶俊昊打发走了。可能他是觉得,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过一天是一天,所以,还是两个人的好

顾龙馨第一次走出这个屋子来到小院里,这才发现,他们居然是在风景秀丽的江南

江南她来过,以前和同学一起组织旅游的時候到这里来过。所以,看到那青灰色的石阶路和小桥流水,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这么说,他们依然是在中国

顾龙馨心中一动,想要走出门去。她记得,她有一个大学同学就是江南人,大学毕业以后就回来了,现在应该在这里工作的

“怎么,你想出去吗?”还未等到她走到大门口,叶俊昊有些冷冰冰的声音便从她的身后传了过来

顾龙馨身体一颤,她是想要出去。原本她以为她真的可以无欲无求地陪着叶俊昊再过上两年的日子,可是自从孩子离开她之后,她就发现,一切都变了

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牵绊留在叶俊昊的身边。她是很想龙夕爵,但是她也知道,龙夕爵离开她之后照样能够活下去。但是她的孩子不一样,离开了孩子,她不能活下去。

这种骨肉相连的感觉,是外人所不能体会的。她对孩子的思念,已经超越了一切的情感。

咬咬唇回过头来看着叶俊昊,双眸中溢满了眼泪,几乎是带着哀求地哽咽着说:“求你,让我回去看看我的孩子吧!我想他,看了他之后,我就马上回来。”

“哼,”叶俊昊冷笑,心却沉到了海底,好冷好冷。“你回去了之后,还会舍得回来吗?回去,你以为,我是傻瓜嘛。”为什么,他做了那么多,她依旧没有一点感动,反倒是更加的想要离开他的身边。难道,当初的决定错了吗?不应该将那个孩子给送走。

顾龙馨怔怔地看着他,眼泪汹涌而出。她也不想毁了诺言,更不想让他痛苦。但是她真的好想好想她的孩子呀,可是面对他的质问,她却又不能再说下保证的话来。

因为,连她自己都不能肯定,看到孩子后她还能够回来。

而她的流泪和沉默,恰巧在叶俊昊看来,证明了他的猜测。

果然,她还是想要离开他。

“真的,就这么想要离开我吗?即使这样平凡的生活,都不愿意,即使,只有两年的時间,都不愿意。”叶俊昊几乎是痛苦纠结地在问,心里住着的那个魔鬼开始蠢蠢欲动,在他心里翻腾着叫器着,想要从他关着的牢笼中挣扎出来。

而顾龙馨却还是浑然不知,她只是哭,她也恨。“为什么你这些话不早点说,为什么你这些事情不早点做。如果两年前,你能这样对我,如果那一次你没有那么狠心,我也就不会遇上龙夕爵,也就不会爱上他。可是现在,你让我怎么办,我爱他,已经爱上了他,没有办法再改变了。”更没有办法,再去爱上你。

听着她悲戚的指责,叶俊昊心里更加的难受。双手不由得握紧拳头,这是他心里的痛,本该握在他手里的幸福,却被他亲手丢掉的痛。

正想要开口的時候,忽然,叶俊昊耳朵微微动了动,急忙将顾龙馨拉过来抱住在原地打了个转。

闷哼一声从他嘴里发出来,顾龙馨还没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睁大着眼睛怔怔地看着他,扶住他手臂的右手突然觉得湿湿的粘粘的,低头看了一眼,竟然在他胳膊上全是鲜血。

“快走,”叶俊昊不等她开口问他怎么回事,就连拖带拉地拉着她跑进了屋里。紧接着,后面就传出来急速的脚步声。

叶俊昊将他锁在柜子里的一个背包快速地拿出来然后背在了身上,拉起还在发懵的顾龙馨的手就钻入了一个地道之中。

暗道的门瞬间被关起来了,直到被叶俊昊拉着走过了长长的一条隧道一样的地方,然后进入了一个黑暗的房间内,顾龙馨才算是有点明白过来。

刚才,他们遇袭了。而叶俊昊为了救她,竟然挡住了那飞过来的子弹。

子弹打中了他的右臂,所以,他受伤了,流血了。

“为什么?”顾龙馨皱起眉头,叶俊昊为什么要救他,让她心里更加的歉疚他一分。

叶俊昊不理她,将密室里的灯打开,橘黄色的灯光盈盈地照着,有些昏暗。不过,对于他们现在的处境来说,已经够了。

坐在椅子上将自己的右臂上的衣服脱下来,幸好,没有伤到经脉。不过,还是很痛。

一手拿过来在密室里的医药箱,然后从里面拿出止痛药吃了一颗,然后又拿出消炎药和纱布来。对顾龙馨说:“上次给你的匕首还在吧!给我,我要取子弹。”

“你自己取?不行,你去医院,我送你去医院。”顾龙馨急切地说,看着他右臂上血淋林地一片,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自己医治。

“哼,”叶俊昊冷笑,说:“你忘记了,我自己可是会医术的。这点小伤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比这个还严重的我都有过。赶快拿匕首出来,我要把子弹取出来,否则的话等那些人找来了,就麻烦了。”

顾龙馨咬紧了下唇,迟疑了一会还是将匕首掏出来递到了叶俊昊的手中。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看着他将酒精倒在匕首上侵湿了一遍,颤颤巍巍地问:“需要我做什么吗?”

叶俊昊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此刻她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担心他而脸色苍白起来,身体更是隐隐地颤抖着。刚才对她的怒气已经消了一半,他宁愿她是因为后一种而这个样子的。

叹息一声,淡淡地说:“你去那边坐着吧,那里有个冰箱,冰箱里有吃的,累了的话那边还有一个大一点的沙发,讲究一下。”

“我还是帮你吧!”顾龙馨咬咬唇坚持地说。

叶俊昊摇了摇头,等一会会很血腥,他不希望她看到这么血腥的一面。

顾龙馨看他实在是坚持,无奈地叹息一声,乖乖地坐到了他所说的沙发上。双臂抱着膝盖,她真没有,看着他受伤,居然一点忙都帮不上。

而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她的心里,已经开始逐渐有了一点点的变化。

叶俊昊拿出一块毛巾来塞进嘴里,倒不是怕自己很忍不住咬舌自尽,只是怕自己一会会痛的忍不住叫起来,而吓到她。今天的事情太意外了,意外的让他都有些措手不及。

左手拿着那把匕首准确无误地朝那子弹的地方刺下去,咬紧毛巾也只是闷哼一声,皱皱眉,左手一扬,子弹便飞了出来。

落在地上啪嗒的声音将顾龙馨惊到,急忙抬起头来看向他,只见叶俊昊额头上都是冷汗,嘴里咬着一块毛巾,左手艰难地将药洒在伤口上,然后艰难地自己包扎着。

顾龙馨心中一痛,急忙从沙发上下来奔到他的身边,按住他的左手,然后默默地给他把纱布包扎好。虽然没有他包扎的漂亮,不过,还算是说的过去。

“你为什么要救我,如果你死了,不是就白费那么多力气了吗?”顾龙馨冷笑着说。

叶俊昊一怔,抬起脸来冷漠地看着她淡淡地说:“你放心,我不会死的。即使我下一刻死了,我也会在前一刻先杀了你,让你陪着我一起死。”

那么冷漠绝情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不带一丝的感情。顾龙馨冷笑,果然,她猜得也没有错,他根本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开他。

“你是不是想这一辈子都不放开我,那个三年的约定,根本就是骗我的。你在等着,等着我爱上你,等着我离不开你。你不要做梦了,不会的,我绝对不会爱上你,绝对不会。”顾龙馨松开他,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道。原本对他的感激之情,瞬间又破灭了。

只是,她不明白是因为知道了真相后破灭,还是因为,他又一次地欺骗了她而心痛。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