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爱情ii:神秘总裁的真假新娘

第22章 趁机离开

第二十二章、趁机离开

顾龙馨独自在公寓里看着电视打发時间,现在不管是哪个电视剧还是新闻台,几乎每隔半个小時就会播放一次她的寻人启事。所以,一年了,她也已经看的习惯了,心里再也没有之前的。不过,却更加关注关于龙夕爵的一切。

他是英国皇室里的人,所以关于他的报道自然是少不了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从来都没有报道过关于他儿子的消息,这让她十分的苦闷,还有爸爸妈妈,也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倒是辰雷的消息不断,他已经正式接任了顾氏集团总裁的职务。

她最想关注的,就是她的儿子,多想知道关于他的哪怕是一点点消息啊,可是,却一点都没有。

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了,她几乎从来都没有出过门。她不像叶俊昊,可以忍受易容。那种不真实的感觉让她觉得厌恶,幸好,她子比较温良。开始的時候倒也是不适应,叶俊昊就买了很多的碟片和书籍给她看,网线也给她安上了,偶尔的時候,还可以上上网。所以,日子久了,她也习惯了。

现在叶俊昊已经不对她防备怕她偷跑了,事实上,她也没有想过要偷跑。答应他的事情,她是一定会做到的。只是,她依然坚守着她的心,叶俊昊也答应了她,只要三年后她不会爱上他,他就会毫无犹豫地放她离开

顾龙馨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她可以爱他爱的超越龙夕爵,可以离开龙夕爵的地步。但是不可否认,她现在对叶俊昊并没有排斥

尤其是这一年里,因为暗夜的人追杀,叶俊昊带她东躲到过很多地方。为了她还数次受伤那个,幸好,追杀他们的人最终死在了叶俊昊的手里,也就是这几个月,他们才算是过上了平稳的生活

而叶俊昊,因为之前的开销太大,所以这几个月也不得以,出去找工作了

当時听到他要出去找工作的時候,顾龙馨差点没有笑出来。在她印象中,他能做什么,除了杀人外还会做什么。即使曾经是顾氏企业的经理,但是也是因为她的关系一下子坐上去的。当然,她不知道其实叶俊昊全凭的是自己的本事,不然,顾龙辰又怎么会养吃白饭的

顾龙馨笑着跟他说,要不她出去工作吧!大不了忍受一下易容,没有身份证和毕业证,她可以去饭店洗盘子

谁知道,话还未说完,就被叶俊昊狠狠地瞪了一眼。然后说,他的女人还不需要抛头露面的地步,他能养活的起她

当時听了那话,顾龙馨多多少少有些感动。后来听说他找了一份心理咨询师的工作,更是惊讶的差点一口汤噎死。没有身份证和毕业证,他是怎么弄到那份工作的。还有,他这个人,明显的就是自己心里都不健康,居然还给别人做心理咨询师。

当然,后面的问题她是不会傻乎乎地朝叶俊昊问的,前面的问题,问了叶俊昊也没有告诉她。

不过,总是有了工作一切都好办了。叶俊昊开始了朝九晚五的上班,顾龙馨觉得他一定不会适应的,闲散惯了人突然被约束起来,谁都不会适应。

但是出乎顾龙馨意料的是,几个月下来,叶俊昊非但没有抱怨过一句,连请假都没有过。每天早晨她还没起床他就上班了,每天下午五点钟准時回家(他下班的時间是四点半)。而且,从不加班,周末除了买些必备的东西,基本上是从不出门的。

她曾偷偷地问过他,为什么不去跟同事一起出去聚餐。因为她听到过好多次,同事给他打电话约他出去玩。谁知道,他一本正经地说:“给你在一起能多待一分钟就多待一分钟,还有一年多,很快就会过去了,我不会把時间浪费在无聊的時间上。”

顾龙馨又被他彻彻底底地感动了一把,这个人,这一年来很少与她说话,一般的情况下都是听她说,或者两个人都不说。可是一开口,就会说些非常感人的情话。

而且,自从上一次在密室两个人有过接吻的亲密举动外,他就再也没有碰过自己。

有的時候,听到门口钥匙开门的声音,看到他一脸风尘的回家。顾龙馨都不暗想,若是他们曾经没有过那些过去该有多好,他们会是最幸福的夫妻。

可惜,没有如果。而且她也从来都不后悔,遇上龙夕爵。

今天又是重复的一天,上了一会网感觉有些无聊便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叶俊昊自然又是去上班了,早晨做了早餐放在微波炉里,顾龙馨自己热了热便吃了。

都已经一年了,她依旧不会做饭。

又一次她吵着让叶俊昊教她,叶俊昊无奈,只教她做了一个煎鸡蛋,却还不小心烫到了自己的手指头,瞬间烫出了一个泡。

顾龙馨怕痛,生孩子那么痛的事情都经历过。可是非但没有对痛有任何的免疫力,反而更加怕的厉害。一点点痛都能让她热泪盈眶,叶俊昊一边给她吹着手指一边给她弄了点药,然后黑着脸警告她,再也不许做饭了。

后来,就一直是叶俊昊做给她吃。早饭是做好了放到微波炉里,中饭是做好了放到冰箱里,等她起床后自己吃。晚饭则是自己下班后买些菜回来自己做,有的時候顾龙馨会觉得自己很不好意思。一天到晚的闲在家里什么都不做,还要等到出去工作挣钱的人回来做饭。

也试着说了几次,不行就叫外卖,可是叶俊昊却说,这是他唯一能够来对她表示爱的方式了。

看,不说是不说,一说又将她感动了一把。

电视也看的有些无聊了,顾龙馨便开始昏昏沉沉起来。真的是吃饱了就想睡,像极了网上说的那种人—米虫。

迷迷糊糊间,听到新闻上又开始了播放她的寻人启事,反正也都已经习惯了,顾龙馨甚至都不愿意睁开眼睛去看。可是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迷迷糊糊之间,突然听到什么龙夕爵之子龙承泽之类的话。

顾龙馨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她对龙夕爵这三个字特别的敏感。更何况现在又说什么之子,之子的话是不是就是她的儿子。

可惜,她睁开的晚了些,那些广告演完了。

顾龙馨整个心都吊了起来,之前从来都没有听到过关于儿子的任何消息,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还是。不管怎么样,她都迫切地想知道刚才说了些什么。

再也在沙发上坐不住了,开始不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按照以往的惯例,差不多半个小時还会重播一次,所以,她在等,等下一次。

平日里感觉半个小時是很快就会过去的事情,可是今天看到那个時间,好像停止了不动一样。急的她满头大汗,心里烦躁的很。

又来来回回地走了几圈,实在是等不住了,连忙跑到房间里去把电脑打开,电视要等,可是电脑不用。网络上什么事不知道,只要一查,就能得到最新的消息。

可是,当她把最新消息打开后,却愣在那里不动了。

上面说,她的儿子,龙承泽生病了,病因不明,陷入昏迷之中生命垂危。

顾龙馨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昏过去。

她的儿子,怎么会得了不治之症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还没有看到他,她还没有再抱抱他,还有一年的時间,只要一年,她就能够回去亲亲他抱抱他了。他不能有事,绝对不能有事。

顾龙馨的心瞬间如同刀绞一般,她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也知喂过孩子一此奶,也只抱过他一次,可是他就要离开她了。

他到底得到什么病,为什么会治不好。龙夕爵那么厉害,他怎么就不能治好儿子的病。

顾龙馨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强烈的痛楚和内疚纠缠着她。

不行,她要马上见到儿子,她要见见他看他得了什么病。至少,在最后的弥留之际,她要在他的身边。

顾龙馨含着眼泪到抽屉那里拿出叶俊昊放在那里的钱,她见他一般都会把钱放到那个地方。她要赶快离开这里去英国去,趁叶俊昊没有回来。他回来了,说不定会阻止自己。

连衣服都顾不得收拾,顾龙馨拿了一些钱然后换了一身衣服,便急不可耐地准备离开。

她要去看她的儿子,一定要去看。不管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对于她来说,待在这里都是一种非人的煎熬和折磨。

叶俊昊这里,她只能回到英国再跟他说了。不行的话等到看到儿子了,儿子痊愈了她再回来,然后继续她的承诺把三年走完。

眼泪又一次地流了出来,她胡乱地抹了一把,然后就打开门准备走出去。

可是,一开门,她却愣在那里。

没想到,他竟然站在门口,一脸阴霾的看着她。

“叶叶俊昊。”顾龙馨吞了吞口水,十分艰难地叫出他的名字。或者。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