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0章 出祸事了

第十章 出祸事了

柳眉在草庐中住了近二十日,期间唐松又给了她一首歌诗,并陪着她一起仔细斟酌揣摩了这两首歌诗的曲调及唱法。

见唐松对她的事情如此上心,柳眉也就投桃报李,鸣琴愈发教的认真。唐松本就善于学习,是以进境极快。

这些天的晚上只要不下雨,唐松必定会孤身一人前往八卦池听琴,此时边学边听益发有感,不过他与那鸣琴者依旧是两不相见。

眼看着日期将近,柳眉也就告辞下山要为龙华会做准备。送她的庄海山也就一并向唐松提及他想在山下呆上几天。

唐松知道庄海山是想见柳叶,自然不会拒绝。一路将两人送过涧流,唐松目送他们的身影远去不见后转身回了草庐。

随后两天的时间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这天上午,唐松听到草庐外有脚步声,出来看时却不是庄海山。

来人大约三四十的年纪,年龄虽不算大却是典型的未老先衰。身子精瘦,额头上的抬头纹及眼角的鱼尾纹都十分明显,脸上还带着一抹掩饰不住的急促。

唐松走出来后还没说话,来人已抢先步过来,“敢问,可是庄海山家的少爷吗?”。

这种称呼方式可真有些奇怪。唐松点点头,“我就是”。

“少爷,出祸事,出祸事了!”。

唐松并没有慌了手脚,引着来人在榆树下的石凳上坐定,“你是谁?有什么事好生说清楚”。

许是唐松镇静的态度感染了来人,他也不再如刚才般惶急,坐下喘了几口气后将事情说了个清楚。

原来这人就是柳叶及柳眉的舅舅柳尚。昨天晚上庄海山与柳叶在唐家小侧门私会时被唐旭抓了个正着,一并连他两人商量着等龙华会后私奔的话头儿也给听了去。随即两人就被捆在了柴房里,今天还不定要怎么发落。

好在柳叶日常在府中颇有人缘,一个跟她相好的丫鬟赶早将这消息悄悄传给了柳叶的舅舅。只是这柳尚不过一个贱籍乐户,又哪里有什么主意和办法?所幸他对庄海山知根知底,既知道他家少爷同为唐家一脉,也知道这个少爷近日来在襄州坊间声名鹊起,就连县尊老爷都另眼相看,遂就一路奔了过来。

“唐少爷,你可得快点想法子。他二人办的这事……哎……被人拿了双,又有逃奴的话头儿搁在里面,再加上两人贱民的身份……”。

柳尚的话让唐松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这个时代比不得后世,尤其是那些隶身贱籍的百姓是没有什么人权可言的,《唐律》里写的明明白白,“奴婢等同畜产”属于主人私有。更别说“偷情”的罪名委实太重,只要两人被拿了双,即便被主家打死也只算清正家风,不仅不用承担什么责任,甚或官府还有褒奖。

可以说柳叶与庄海山如今的处境实是危险到了极点。这是唐松穿越以来遇到的第一件大事,里面可是关涉着两条人命,尽管脑中思绪如走马般纷乱,他仍旧强自收摄住心神做了几个深呼吸。

唐松身世坎坷,如此的人生经历倒让他养成了遇事有静气的习惯,虽然人穿越过来了,性格却是不会变的。几个深呼吸过后,唐松收摄住心神安静下来,开始思虑起与此事相关的方方面面。

见他陷入沉思,柳尚尽管心里急得冒火也不敢再催促说些什么,以他的身份实在是无能为力,外甥女儿能不能躲过这一劫可就全指着这位唐少爷了,虽然他也清楚希望实在渺茫。

两人一起下山已经是半柱香功夫之后了,一路疾行来到山脚,早有柳尚雇好的一辆赶脚儿车在此等候。

为省钱雇了车却没雇人,唐松上车后,柳尚自己坐上了车辕催鞭向襄州城赶去。平日里他在青楼既做乐工也兼着车夫,赶起车来又快又稳。

唐松在车里想事情没有说话的心思,柳尚则是无话可说,就这样一路静默着到了襄州南门。

车马停了下来,唐松正要掀开帘幕探问时,却见那帘子一掀,前两天才送别的柳眉弯腰上了车来,随即马车便又得得的向前行去。

来的时候着急忙慌的柳尚嫌柳眉走得慢就没让她跟着。但这丫头终究是不放心,守在了城门口。

上了车的柳眉伸手摘掉缀有轻纱能遮蔽住脸部的尖顶圆胡帽,不等身子坐稳便急促促发问,“人能救吗?”。

就在这时,跑的挺快的车子似是为闪避什么猛然一晃,柳眉身体本就不稳,吃这一晃后身子一歪,堪堪坐到了唐松怀里。

唐松一手环住柳眉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伸出去掩住了嘴,堪堪将柳眉刚刚出口的惊呼给堵了回去。

柳眉这会儿真是又急又羞,但不等她有所表示,唐松早扶着她的腰向旁边的座位上挪去,“坐稳了再说话”。

“人能救吗?”,自小相依为命的嫡亲姐姐身陷险境生死未知,柳眉却也顾不得其余了,在一边坐稳后跟着追问。

这一路上唐松早把事情及应对之法想的通透,心情也早已静定下来,“我必定还你一个活生生的姐姐就是,放心”。

早上知道消息时真是晴天霹雳,直到现在柳眉的精神都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就如同绷到极限的弓弦,猛然听到这话,顿时双手紧紧攥住了唐松的衣角。

“真的……”。

别看这柳眉前些日子在山上总是一副好强的模样,终究只是个十五六岁的丫头,乍一遇到这塌天的大事顿时就打回原形了。眼下她这心力交瘁,不敢置信的样子也着实是可怜。

这么个家庭,这么个出身,也实在是难为她了!唐松叹了口气,伸手过去轻轻拍了拍柳眉的肩膀作为安抚。

当下这种情况,唐松如此举动实在算不得突兀。柳眉此前提心吊胆了许久,舅舅一走身边又没个能说话排解的,心里早煎熬的不成个样子,实是到了情绪将要崩溃的边缘。此时听了唐松那话,虽然也知道不能全信,但总算是一个大安慰,绷的太紧的心神猛然一松,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候身子便顺着唐松的手往肩膀靠去。终于实实在在找到依靠的时候,忍了大半天的眼泪顿时就倾泻下来。

柳眉靠着他的肩膀默默流了一会儿眼泪后猛然反应过来,身子先是一紧,随后猛的向后靠去,因是力量太大,头竟撞在了后面的车厢壁板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见他如此,唐松嘴角翘了翘,却将脸扭开了,刻意不去看柳眉脸上精彩之极的表情,“估摸着也快到了,把你那眼泪擦干净了,安安心心等着柳叶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