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11章 山穷水尽

第十一章 山穷水尽

直到唐松将脸扭开,柳眉才伸手到头上被撞的地方轻轻揉动,“你真有这么大把握?要怎么救?”。

唐松放松身子安闲的靠在车厢壁板上,“这事说来话长,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你就不要问了”。

“万一……我们去晚了怎么办?”。

唐松知道她担心什么,毕竟从昨晚事发到现在已经有十多个时辰了,柳眉是怕唐家抢先动手处置柳叶两人,那可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唐松是有午睡习惯的,这个习惯一直从后世保持到现在。昨晚听琴睡的晚,今天又因这事耽搁着午睡不成,现在将事情谋划好后就有些犯困,加之这时代跑起来后晃晃悠悠的马车实在有着很强的催眠效果,是以闭眼靠着的他声音里就有了一丝懒洋洋的气息,“不会的。庄海山在名份上毕竟是我家奴仆,唐旭父子图谋我家宅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一直找不到下手的口子。这次得着这样的好机会岂能不善加利用?只要那宅子还没到手,庄海山和你姐这两个把柄就断不会有事”。

“莫非你是想把宅子给他们以救我姐和庄大哥?”。

唐松闻言笑了笑却没说话,但自闭目养神。

柳眉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一脸严肃的想着什么,不时还扭过来看唐松一眼,到最后因是想的太深,竟在不自觉之间手指伸到嘴里啃起指甲来,看来这是她多年的习惯了。不过那模样若按后世的说法还真是萌的很。

不一时马车停了下来,唐松撩开车窗一看,不远处就是县衙,“柳叔你怎么把车停这儿了?”。

“唐少爷不先求见县尊老爷?”,柳尚也颇是诧异,“满州城都说许老爷极赏识少爷,总算有个香火情分在”。

“那都是想当然的,做不得准”,唐松也没时间跟他细解释,“直接去唐达信家”,说完便放下了窗帘。

这样直接上门能管什么用?柳尚虽然不解,却也不好再问,只好一抖鞭花驱车向唐达信家驶去。

唐代城市在建制上大多仿效长安,城内地方被一个个围着高墙的坊区分隔开来。唐松家与唐达信家不仅在同一个坊区,且是比邻而居。所谓人以类聚,这一坊中的住户们虽然称不上贵,但一个富字儿却当之无愧。

唐家世居襄州,经三代积攒到祖父辈上已是显赫一州的富户。后来虽然随着祖父去世后四兄弟分家摊薄财产没了以前的声势。但就四家分得的资财而言,小富却是绰绰有余。

所以说唐嵩家当年其实也是富过的。只可惜唐家老四,也就是唐嵩的父亲是个典型的书呆子,委实没有半点治家理业的本事。加之多年进京赶考劳而无功的花费,竟将一份殷实家业败了个干干净净,尤其是自发妻去世之后,这家里更是破落不堪,该卖的卖完了,能当得当光了,这一半年里居然沦落到了吃饭都艰难的地步。

这一坊中自然也有别的住户经历过同样的家道中落,只不过那些人到实在撑不住时多是将家宅卖给新起的有钱富户,换个更靠近城门的坊区去住。唯独唐嵩老爹这书痴把个孝字看的比天都大,宁肯饿死也不愿出售祖宗传下的家宅。如此一来,他这一家在周遭都是富户的坊区里就显眼的很了。不说别的,单是那油漆褪尽后斑斑驳驳的门户就与周遭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唐松过家门而不入,直接来到两墙之隔外的唐达信家,却得知人不在家,就连昨晚抓住庄海山与柳叶的唐旭也不在。

听说父子两人都不在,柳尚的脸顿时就白了,“他们去报官了,这可怎么办?”。

唐松也懒得再问那满脸幸灾乐祸神情的看门小厮,转身下了台阶向自己家走去,“他们十有**正在我家。报官?他们可舍不得”。

唐松推开十多年都没再油漆过的大门,入目处便是一片陈旧残破景象。听到门口的动静,一个五十开外佝偻着腰的苍头从二进院门口走了出来。

“少爷回来了,老奴正要去寻你”。

这是唐家如今唯一剩下的老仆赵江,见少爷在这节骨眼上回来,他是打心眼里高兴。只是这高兴的神色只持续了短短一瞬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小姐也是刚回来”,说完这句,他的脸便抽成了苦瓜样。

唐嵩有个姐姐,出生不久即与同城李家定了亲。后来李家搬到了襄州下辖的一个县治,她十六岁上也就嫁了过去,自此至今的四年多时间里除了当初新婚三日后的回门之外就再没回来娘家。怎么今天突然回来了?

唐松心中虽疑惑,却没顺着老赵的话细问,这实在不是时候,“唐达信父子可都在?”。

别的不说,唐达信实实在在是唐嵩的血亲三伯父。如今唐松直呼其名,只把老赵听的一个愣怔,他可知道自家少爷是跟老爷一个脾性,都是把礼看的比天都大的书呆子,平日里连恶语都不曾有一句,更别说直呼长辈的姓名了,这可是无礼的很了。

唐达信是唐嵩的亲伯父不假,但他这个穿越的唐松却没有认这样亲戚的自觉。见老赵头虽没答话却也没有否认,当即着他招呼好柳尚柳眉后便自往二进院子的正堂而去。

刚上了正堂外的台阶,二进院落左边的厢房处吱呀一响,一个布裙的女子端着一个褪色的托盘走出来。看他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但一脸憔悴,再加上陈旧黯淡的衣裙,真是老相的很。

这女子就是唐嵩四年多未见的姐姐唐缘,等她端着托盘走到刻意等着她的唐松身边时,尽管忍的嘴唇都咬破了,眼圈依旧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真不知道心里藏着多少委屈。

唐嵩家这日子已经不能用破落来形容,简直就是山穷水尽到绝路了。要是这唯一的房子再没了,这一家人哪里还有半点活路?

看着一脸凄苦的唐缘,唐松长叹了一口气,“先料理了眼前的,你的事情稍后再说”。

家中没有使女,苍头老赵又要看着门户,奉茶的事情就只能让回门的唐缘来担当,唐松跟着她进了灰土土的正堂,就见唐嵩老爹唐达仁正一脸绝望的拈着笔欲待写些什么。

PS:“无极限1”兄,多谢你在书评区的建议以及打赏,更感谢的是你对本书不遗余力的支持,我尽量做到早点更新吧。

“地狱九宫格”兄,你的吐槽我也看了。呵呵,挺坦率的。怎么说呢,网络写手之外我有一份还不算太差的工作,养活自己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不换马甲来写这本唐穿,最主要的原因是手痒了,毕竟是闲了一年多,手真是发痒,所以就开了这本。本来想穿宋的,其实我对宋朝的了解并不比唐朝少。只是觉得武则天末期挺有意思,所以一念之间又回了唐,呵呵,事情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