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22章 荒唐之问

第二十二章 荒唐之问

“你以为科举就那么容易?这个去凑凑热闹容易,真要指着过日子,怎么饿死的都不知道”,说到这里,唐松自己也有些犯愁。他后世的经历也就是读书考试,读书完后又去研究书,说来别的营生还真是不会干。而今穿越来唐后科举不敢指望,那又该选一个什么样的安身立命的行当?

想到这个,一片茫然,这个唐朝版的人生职业规划不好做啊,头疼,真是头疼!

柳眉却对唐松的这番话颇不以为然,皱了皱鼻子道:“世上的事情岂有一件容易的?怎么试都没试就说出这样话来”。

“行了,这科举场上我肯定要去走一遭的”,这么一说之后,唐松心里反倒豁达了。如今手上有好几万贯钱财打底,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其实都不用为生计发愁。且先试试科举再说,且等这事了了,再去思谋行当不迟。毕竟这穿越来唐的时间太短,去的地方也太少。经见的少了要做什么职业规划也是空中楼阁,没准看的多了,走的地方多了,自然而然也就有主意了。

一旦释然下来,心里顿时轻松不少。说来终究还是他穿越过来的时间太短,心里“过劳死”的阴影还不曾完全消退,意识里总感觉还没休息够,也根本没做好再从事一份终生职业的心理准备。

当下两人也就不再延续这个话题,循着唐松的兴趣开始教琴。不多久,那呕哑嘲哳的琴声便在茅舍前响了起来。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忽忽而过,当晚,月上柳梢时,唐松准备好了波斯毯及香炉素琴三物,将要出门时想了想,终究还是叫上了柳眉。

毕竟是在人烟寥寥的山中,又是夜晚,留下柳眉一人实在让人不放心。

说明白事情原委,柳眉欣然跟随。只是走出门口时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居然又折回去一并将那柄心爱的琵琶带了出来。

柳眉携着素琴与琵琶,唐松提着装杂物的篮子,等两人到八卦池边时,昨晚那三个士子已先一步到了,依旧是一副肃肃然如对大宾的样子,腰板也依旧挺的笔直。不过这三人总算是吸取了昨晚的教训,今个儿都带着厚厚的垫毯,其中靠西边的那位更是一连垫了三张。

唐松看他们这样子,顿时就乐出声来。三人瞅了他一眼,随即眼神就被柳眉给吸引了。

月色如水,八卦池畔有淡淡的雾气升起,朦胧的月色为本就极美的柳眉更增了韵致,也使其看来愈发的芙蓉如面柳如眉了。

那三个士子一边注目柳眉,边在心中腹诽不已。不都说这唐松是个衣食难继的呆措大嘛,怎么身边竟得有如此美人相伴?三人细数数身边的伺候丫鬟,竟是没一个能与之相比的。

腹诽过后,难免就有了嫉妒。这让他们对唐松本就不好的印象愈发的坏了。

“坐南边那个叫金宗庆,据说其父是下面一个县治的县令。东边西边的两个一个叫牛承志,一个叫黄继来,两人的父亲都是州衙里的。这三人虽然结庐山中,倒有一多半时间是呆在襄州城里过的。素来连文会都参加的少,这两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居然会来此听琴”,唐松边随意的给柳眉介绍三人,边取出波斯毯铺好。

看着三人那让人讨厌的眼神,柳眉懒得再多看他们一眼,更别说打问什么了。唐松说的随意,她也是左耳进右耳出,手里忙着点香炉,取酒瓯。

要说她现在真正上心的,是对随后鸣琴的好奇。好奇那人究竟是谁?技艺又高到了何等地步,竟能让行事极随意自然的唐松如此着魔。

不一时物件都摆放完毕,唐松执意将不大的波斯毯让与柳眉,自选了旁边不远处一块青石闲靠着。

柳眉粲然一笑也不推辞,将驱蚊的香炉向他那边移了移后,取过来前温好的剑南春酿斟了递予唐松。一斟一饮,配合的极为默契。她的眼神及注意力只在唐松身上,看着他时脸上始终都有着淡淡如莲花开落般的喜悦。与那三个士子竟是连一眼也不曾旁顾。

金宗庆三人不知出于什么缘故,除了一张华贵的鸣琴后,竟是什么都没带来,不说侍女,便是连酒也没有。眼瞅着素来瞧不上眼的唐松被那绝美女子侍候的如此滋润,心中的郁闷真是难以言表。

不过这三人似是顾忌着什么,所以并不曾来冷嘲热讽什么的。唐松自也不会去寻他们说话。

不一时,山间夜雾便已上了林梢。让唐松迷醉的鸣琴之声如约定般响起。

琴声一响,唐松缓缓闭上了眼睛,纯以心耳享受佳妙琴音。金宗庆三人则立时将目光从柳眉身上移开,正襟危坐,好一派少年俊彦的模样。

三曲琴罢,唐松睁开眼来,正要招呼柳眉回去时。却见她捧着琵琶作势欲弹,脸上的表情也极端肃。

柳眉琵琶技艺甚高,此刻能听一曲也着实不错,唐松存着这样的念头也就没去打扰她,只是等了许久,也不见柳眉开拨,那只虚悬在琵琶弦上的葱白纤嫩小手始终落不到琴弦上。

“柳眉,怎么了,想弹就弹吧”。

闻言,柳眉又沉默了片刻后悠长的吐出一口气来,“不弹了”,说完即刻收了琵琶。唐松对她这举动疑惑不已,只是无论怎么问,柳眉都只是以“不想弹”作答。

见状,唐松也就没再追问,却注意到了她脸上那一抹掩饰不住的沮丧。

回去的路上,柳眉虽然看不出什么变化,甚至比来时还显得活跃一些,但唐松总感觉到她的这种表现有些不自然。

待两人将要走完那段松林夹持的小径时,柳眉突然来了一句,“她是个女的”。

这句话没头没脑,唐松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

“鸣琴的是个女子”。

听明白了,唐松顿时来了兴趣,要知道这个问题他可是好奇并猜测已久了,当下就收住了步子,“真的,你怎么知道?”。

柳眉也随之停下了脚步,“男女之间气息情志等等差异极大,一件乐器分由男女弹奏自然也有诸多区别。我虽不擅琴,但也习乐多年,岂能连这都听不出来”。

唐松点头,“这话说的有见地!那你可听得出她是多大年纪?”。

柳眉无语,憋了一会儿蓦然道:“要不要我再听听她是否婚配”,说完,也不等唐松再说什么,当先回了茅舍。

唐松自知这一问有些荒唐,也不在意的哈哈一笑,跟在后面回去了。

另:本书按大纲安排会比较长,全部写完会是我最长的一部书,我会把持住节奏,力避太慢,但估计也不会太快,否则容易失了韵味。务请大家耐心些,并请大家给予支持,给予力量!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