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23章 相见争如不见

第二百一十章世间最难是选择

他两人走的时候金宗庆三人还没走,只是也没了昨天那般鸣琴完后还吟诗弹琴的兴致——昨晚他三个在这折腾了大半个时辰,却连半点响动都没有,想必人家弹完琴后早就走了。

黄继来率先起身活动着僵硬的腰板,要说也真是难为他们了,只怕这三人从小到大都没这么正襟危坐过。那两人见状也随即起来做起了相同的动作,只是似乎都还顾忌着什么,活动的幅度就很小,尽力保持着温润士子的形象。

活动着活动着三人就凑到了一起,性子更直鲁些的牛承志当先开了口,但言词却不涉及鸣琴之人,“那厮今晚又来了,你们说,他是不是也知道些了什么?”。

此言一出,黄继来竟然有些紧张。他虽然素来瞧不上唐嵩,但也不得承认这个穷措大的卖相确实不错,加之此前听说的他在鹿门寺文会中大出了彩头的事情,这措大要是搅进来还真是有些招人烦。

他三人虽是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但在此事上却是同仇敌忾,容不得别人也挤进来。

见两人这样子,金宗庆哂笑道:“绝无可能。你们也不想想那措大是个什么出身。这事儿咱们家里也是机缘巧合才得着消息,他唐家满宗族都没一个官身子,如何能得着风声?再说了,你没看他今晚那小人得志的做派,哼,居然还带着个小娘来。他若是真得着什么风声的,还能这样安排?”。

“着啊”,牛承志猛的一拍手,“是这么个理儿,我怎么就没想到”。

黄继来也是脸色一松的点了点头,继而嘿嘿一笑道:“听说这措大就住在附近,或是偶尔听过一遭觉着好,遂也就跟着来了”。

“黄少兄说的是”,那牛承志就是个夯货,金宗庆素来就没将他看在眼里,不过这黄继来嘛,人虽然好色纨绔,但脑子还是有一些的。要说威胁这倒是个实实在在的。

金宗庆夸了黄继来一句后,漫不在意似的咋舌叹息嘴,“那措大就不必说了,倒可惜了那么个小娘,啧啧,还真是个上好货色,看的人心里直痒痒。这样的绝色怎么就让那措大上了手?瞅着还百依百顺的”。

一听这个,牛承志也来了精神,“是,是啊!那小娘愣是艳的刺眼,要我看,数遍襄州城各家青楼的头牌,只怕也没一个比得上她”。

金宗庆没在意牛承志说什么,看到黄继来眼中一闪而逝的那抹火热后,他轻轻的笑了。

………

听完琴后时间已是不早。唐松两人回去梳洗后各自安歇不提,只是因着柳眉回来时的那句话,他竟有些不好睡觉了,脑海里总不免要去想那鸣琴的女子究竟是多大年纪,容貌如何。甚至就连其是否婚配也猜测了一二。

其实他并没有什么别样心思,只是因为太喜欢那鸣琴,爱屋及乌就希望鸣琴之人也像那琴声一样动人才好。否则就未免有些人圆月不圆般的遗憾。

早晨起来吃过饭后,柳眉主动要求出去游一游鹿门山景,唐松欣然从命。

两人关了茅舍出来后,当先而行的柳眉也没问唐松的意思,径直往八卦池而去,唐松对此是无可无不可,优哉游哉与之随行。

原以为柳眉是想好好看一看昨夜因光线不太明而没赏玩清楚的八卦池,孰料她到了八卦池后却没有半点停步的意思,直接往池畔的密林而去。

看她所走的方向正是昨夜琴声传出的方位,唐松醒悟过来,柳眉这是想去找鸣琴之人?

“没用的,我早看过了,那后面是一处桃林”。

“左右总是出游,看看桃林也好啊”,柳眉回首笑答,脚下半步没停的继续向前。

沿着仅容一人通过的小径前行,走过那棵乌桕树,走过那片苍翠欲滴的竹林,分开丛生的蔓草又走了一小会儿后,眼前豁然出现了一片灿烂的云霞。

眼前是一个地势平缓却占地甚广的小山坡,山坡上遍植桃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时令虽已入初夏,这片鹿门山上的桃林却正到盛期,灼灼其华,如霞如霰。

一阵山风吹来,有片片桃花离枝飘飞,落在唐松两人的头上肩上,斯时斯景真是美到了极点。

可惜的是这片桃林外边遍围着一圈高高的竹制篱笆挡住了入林的道路,使人难以一探林中胜境。

两人在篱笆外站了一会儿,欣赏了一番灼灼其华的美景后。柳眉便迈步向左边走去,唐松跟在后面走不多远就看到前方的竹篱墙上不知被什么野兽冲撞出一条裂开的缝隙。

柳眉扶着篱笆侧身从缝隙中走了进去,跟在后面的唐松却是脚步越来越慢,到缝隙前时已是彻底停住了。

柳眉诧异的回过头来。

唐松很难跟她解释此时的心情。依鸣琴每晚响起的时间判断,弹琴之人必定是住在池畔不远的。这八卦池四周的地方能有多大?这桃林本就是他早来过的,这些竹篱笆又岂能真挡得住他?

之所以前面没进去是因为心里患得患失的太厉害,他太喜欢那琴声,以至于想见却更怕见奏出这琴声的人,万一鸣琴者与其琴音反差太大,那以后听琴时只怕再难有此前毫无挂碍清心而赏的心境了。

穿越来唐后,这八卦池畔的月夜鸣琴可以说是唐松发现的第一件至美之物,在他心中的地位不仅重要而且独特。他实在不想破坏这种完美的感觉。

因为喜欢所以害怕相见,这是一种独特到难以言说清楚的心理。其情形就如同晚唐五代时的一件奇事。彼时花间鼻祖温庭筠名满天下,其《菩萨蛮》等名作不知迷醉了多少深闺梦里人,其中有一位江南西道的闺阁^H小说?都市小说小姐更是因词生情后爱屋及乌,对词主人迷爱到了痴狂的地步。最终遇一机缘女子终于见到了温庭筠本人,但结果却没有成就才子佳人的佳话,反而是一个大悲剧。

那位睡觉时都要捧着温词的女子在见过作者本人后却毅然决然的悬梁自尽了。原因只在于温庭筠长的太丑。并不是每个著名的文人诗客都像西晋“文章二十四友”中的潘安那般貌美,二十四友中同样有左思这样长相不尽如人意者,再譬如也是以词知名的大家贺铸,就有着贺鬼头的别称。温庭筠长的丑点没关系,可惜的是那女子却据其词而将他想的太完美,结果当其发现想象和现实反差太大时,闺阁小姐崩溃了。

唐松当然不会像那女子一样因为喜欢鸣琴就对弹琴之人爱慕入骨,只是这其中有一些东西却是一样的。

心中的完美被打破是很伤人的,尤其是当你自己亲手去打破它时。

这世上真有如那琴声一般完美的女人?

唐松不觉得有。

心中再次确定这个念头后,唐松干净利落的转身,“柳眉,回去了!”。

相见争如不见!

唐松刚走了两步,身后林中却响起了一个声音,“你们是谁?竟敢擅闯张家桃园”。

………

PS:在此说一下本书写作的两个目标:1、希望能重建人品,尽我之力抚慰一下诸多老书友们充满怨念柔嫩如娇花般的小心肝(__)2、力争一个好成绩。当然这两点都少不得大家的支持!

另:本周精华用尽,只能下周再补了!

告诉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