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34章 一笔交易 两得其便

第三十四章 一笔交易 两得其便

饶是黄司马久历官场,脸皮早已锻炼出来,说到儿子唐继来偷诗之事依旧是尴尬不已。

决定将此事与唐松当面捋个清爽是黄司马反复思量后的结果。原本准备隐瞒是因为算定唐松去不了随后的汉江之会。而今有方别驾对他的赏识,瞒是再也瞒不过了。

而唐松今天在公堂上的表现也让黄司马生出些小小的忌惮,这人心思深沉,手段狠辣,远非自己那个儿子可以匹敌的。若事前不将此事料理干净。真等到两人撞上时陡然揭破此事,儿子黄继来只怕要被这唐松给生吃喽!今日公堂上李茂身败名裂的结局实是可鉴之前车。

在一个诗歌的盛世,用别人的诗在唐朝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还有一等落魄文士是专靠卖诗为生的。许多时候许多文会里不定就有谁是拿着买来的诗装门面,士林中对此并不陌生。只是这等做法有一个绝大忌讳,买也好,偷也好,那是决不能被揭破的。

这就像读书人不管肚子里如何男盗女娼,却是对露在外面的脸面无比看重。

黄继来偷诗之事一旦被揭破,在士林内声名狼藉是一定的,更严重的是若传扬的太开,自此就该与科举中举无缘了,唐朝科举改卷时是不糊名的,没有那个主考官会取中一个这样的人。否则,这主考官自己就无法向士林交代了。

黄继来已经把事情做下,这已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如今黄司马能做的就是弥缝住绝不能让其被揭破,这是关系到儿子一生前程的大事,容不得他有半点马虎和粗疏。

唐松今日所受之礼遇,归根结底是缘此而来。

终于将事情原委说了个清楚,黄司马吁出一口长气觉得轻松了不少。随后他就目光灼灼的盯住了唐松,事情怎么了结可就看这一刻了。

任唐松再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此事该怎么应对倒是颇费思量。

唐松沉吟,他沉吟的时间越长,黄司马心中的焦躁越甚。

沉吟中蓦然想到那事,心中有了计较的唐松笑了笑,“说来也巧,我此来原本也有一件事想请大人成全,只是委实不好出口”。

一听这话,黄司马心中大定,只要肯谈,什么都好说。但安定过后,心中也难免有些微的不踏实。从刚才“和离”那事来看,这唐松可不是个好打发的主儿。

待唐松将要求之事悉数说完后,黄司马总算是彻底放下心来,看着面前这少年的眼神甚至都有些和善了。

唐松要求的对于黄司马而言着实不太难,既不会伤他面子,更不会伤他钱财,能这般彻底解决掉悬心了两天的心腹之患,黄司马真是再满意不过了。

唐松也很满意,若没有此刻这个天赐的契机,那事儿单靠他自己的能力无论如何是办不了的。

宾主尽欢,黄司马甚至主动邀请唐松留下来对酌几杯。唐松自然是婉拒了。

亲送唐松出门时,黄司马似是不经意道:“适才你所说之事某也想明白了,李茂那孽障与令姐闹到这个地步也实是过不下去了,既然夫妻已两不安谐,那就和离了吧”。

“多谢司马大人体谅”,唐松投桃报李,“既然如此,那李茂定断之事便遵由大人裁断”。

“好,好”,短短三言两语之间,李茂家一半的资财便就此入了唐缘名下,李茂家人如今无论如何是不敢违逆黄司马的。

送到二进院落门口,黄司马在黄松的坚辞下没有再送。

注目于唐松远去的背影,黄司马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独苗儿子黄继来,原本很好的心情居然就此有了几分萧瑟。

打的名目是请唐松来说李茂定断的事情,但自始至终,黄司马就没让正在别院儿中心急如焚的姑家表兄露上哪怕一小面儿。

如今可是李家三代单传独苗李茂生死攸关的时刻,此刻能保住人命真是比什么都重要。许是怕唐家人再后悔,李茂父亲行事的速度真是干净利索到了极点。唐松刚回到城中家里一盏茶还没吃完,李家的下人就送来了一千贯的飞票。

李家比不得唐达信是襄州有名的布商。这一千贯只怕是已经将家中搜罗一空准备带来给儿子打点的。至于其它田地什么的远不是一两天就能脱手的。

李茂的父亲终究是没好意思亲自登门。唐松手指在那一沓零散的飞票上敲击了一会儿,“柳眉,去请缘姐过来”。

唐缘刚睡醒不久,神情有些恹恹的。坐下后看着唐松推过来的这一沓飞票满脸不解。

“我替你做主与李家订了和离,这李家家产嘛就有你一半。这是他们刚刚送来的,你就权当是定钱吧。来,收着”。

刚才唐松回来,柳眉就不停嘴的追问黄司马家请他去做什么,唐松懒得说二遍话就没告诉她。此刻终于知道了原委,柳眉看看那飞票,再看看唐松,如此这般两三回,一双杏眼越瞪越大。

缘姐这个弃妇不仅洗刷了冤屈,而且居然还真能分上李家一半儿的家产?这……怎么可能?说出去都没人信,整个襄州城也非得炸窝子不可!

律法中有“和离”这个条款不假,和离者可得一半家财也不假,但这写在纸上的条文和现实毕竟是两回事,而且还是天差地别的两件事。

这就像后世宪法里写着人人平等,但实际上却怎么也平等不了。在唐朝这么个时代,夫妻感情破裂平等离婚也是“人人平等”般的梦想,好是好,但除非是女家权势稳压夫家,否则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

在此之前,襄州城里也不乏夫妻和离的先例,但这些个和离不过都是给被休妻的弃妇留个脸面的遮羞布罢了。让弃妇面子上好看些,再嫁的时候容易些,但真要说有谁分了夫家的财产,那是哄鬼都不信的。

既然男人可以三妻四妾,既然休妻并不是那么难的无法完成,我还赔上一半家产跟你和离,做梦吧你!长而久之,和离到底是怎么回事,已经是坊间百姓尽知的笑谈。

这也跟后世宪法里的“人人平等”一样,说说可以,谁要真信就是傻子。

正是有着这样的背景,柳眉此刻才会如此吃惊。她是亲见过唐缘刚被休回来时是如何凄苦的,而她这娘家里又没有一个做官做吏能拿住人的,出身于这样一个家庭的弃妇能走到现在这一步,这跟听神话也没什么区别啊!

柳眉想到的这些唐缘自然也想得到,回顾从被休回来到此刻的这段时间,唐缘真跟做梦一样。她是个性子柔弱的人,当初被李茂赶回娘家的途中,她最大的期盼就是娘家人,尤其是娘家兄弟万不要嫌弃她,否则她就只剩个死了。

结果是娘家兄弟不仅没有嫌弃她,且是温言和煦,大把花钱只为让她高兴。唐松做到这一步,唐缘已是意外之喜,孰料这还不是尽头,后边惊喜一重接着一重,直到面前这一沓飞票。

弃妇变成了“夫妻不相安谐”的和离,冤屈伸张了,名声也在大庭广众之下、威风赫赫的朝廷公堂里挽回来了,眼前居然连夫家的家产都分上了……

这一切原本都是唐缘做梦都不敢想的,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有着一个好兄弟。

不知不觉,唐缘的眼睛又湿了!看了看那沓飞票后,伸手给唐松推了回去。

唐松有些受不得女人的眼泪,而唐缘这段时间又哭的实在太多了些。他也没再去推那飞票,只是从座位上站起了身子,“你在李家当牛做马的受了四年苦,这是你应得的。钱是人的胆,拿着这些,你以后不管有什么打算安排,胆气也壮些”。

嘴里说完,唐松向柳眉招招手,就此出了正堂。丝毫没再给唐缘拒绝的机会。

PS:继续求推荐,另外如果有没收藏的书友还请一并收藏了吧,这样看起来也方便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