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35章 欲将心事付瑶琴,弦断有谁听

第三十五章 欲将心事付瑶琴,弦断有谁听

新书推荐:

初夏时节,知了已开始声声鸣叫。太阳照在人身上不烈却有点燥热,空气里始终弥漫着一股懒洋洋的味道。柳眉边走边不时扭过头去看唐松,可惜她站的方位不太好,抬头间总会迎着太阳,这就让她有些看不清。

“今天还真是累着了。哎,终究还是山上好啊,清静”,唐松毫无形象的伸了个大懒腰后嘟囔着。

“喂,刚才那可是一千贯哪!”,不知从那次开始,柳眉就这样称呼唐松了。这种一个字的称呼方式很不符合唐人的礼仪,绝对的非主流,但唐松不在意,柳眉很喜欢,所以就约定俗成了下来,“你就没想过,以缘姐的年纪终究还是要再嫁人的,到时候你可就一文也落不着了。你呀……真是个傻兄弟”。

“心里特别感动是吧?”

“什……什么?”

“一千贯那么多我都不要……你心里是不是特别温暖,眼睛再看着我时是不是都冒小星星了”

“是冒了,你像我这样看太阳,眼睛也得冒星星”,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唐松曾经用在她身上的词儿,柳眉皱起鼻子顺手拈来,“哼,臭美到家了!”。

唐松嘿嘿一笑,“女人哪!一被说中心事就变得傲娇了”。

傲娇?柳眉没听说过,但连猜带蒙能知道大约是什么意思,她没再说话,只是心里觉得就这样走着,说着一些莫名其妙又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话挺好,就像他说的,心里特别温暖。

“柳眉,其实我很有能力的”

“知……知道了,臭美,要我夸你就直说”

“好啊,谁不喜欢被人夸?这可是最好的心理满足”,此刻,阳光下走着的唐松显得特别不着调,顺口说着的也是在这个时代特别不着调的话,“不过,我现在想说的是,我既然这么有能力,你如果有什么为难解决不了的事情可千万别客气”

柳眉心中砰然一动,不过……那是多大的事儿,非得是官而且还必须得是大官才能解决吧!他是聪明可终究不是官哪!一转念想到这些,柳眉决定还是不说了。

眼看着离龙华会没有几天了,一旦说出那事儿心里着急又无法解决岂不是难受。既然那是自己选择必然要面对的命运,就好好珍惜眼前,珍惜这几天的宝贵光阴吧。

别为了那一件没法解决的事儿把这几天给毁了。柳眉喜欢现在这样的唐松,尽管没怎么见过,却不想去看唐松愁眉苦脸的样子。

“我干吗要跟你客气”,柳眉甜甜的笑容下隐约着丁香般的忧愁,似是怕在这个话题说的再多会漏出些什么,小姑娘傲娇的一笑后便逃跑了,“我要去练曲舞”。

看着柳眉如受惊小兽般的身影,唐松无奈的叹了口气,都自吹自擂了这小丫头还是不相信我,就是真把红内裤穿在外面也不行啊!

第三天上午,襄州县衙开堂,定断李茂刑罚一年半,此前其所书写休书无效。本当追还其妻,但念及夫妻间已情不相得,不相安谐,故准予两人和离。因李茂为李家血脉独子,故唐缘可分得半数财产,除先期已送付的一千贯之外,其余应在两月之内给付完毕。

此定断一出,满衙哗然,随后遍传襄州,成为今岁坊间最轰动的一场官司。

李茂入牢狱后第三天,即已转入单人牢舍。每日三餐俱由家人做好送去,每十日且有郎中出入为其调理身体。这事儿唐松隐隐也听到一些风声,不过听完只是一笑罢了。

这家伙是个草包式的人物,如今又已是彻底的身败名裂,不是不跟他计较,实在是跟这样的人计较不起来。再则唐松也明白黄司马需要做些什么来安抚李茂的父亲,毕竟人家还是姑表亲,毕竟人家出了那么多钱,这以后还得见面不是?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有那么点意思。

……

唐缘举告李茂不义出妻一案轰动襄州,流播极广。

鹿门山八卦池后桃林深处的祈福观中,唐松当日所见的中年美妇人看着面前这一大包从帝京送来的胭脂水粉无奈的笑了笑,明知道那位从不用这些东西,但京中却是次次不落,而且送来的总是最新最贵的。

用不用是一回事,但给不给,有没有又是另一回事,张公还真是不愿这位宝贝疙瘩受了半点委屈。

美妇人一边收拾分拣着这些物事,一边随口说着从山下听回来的坊间趣闻,这其实也是张公的要求,那位两岁上便来了这祈福观,十二年来不曾见过生人,不曾离开这桃林方圆五里一步。虽已是花季之年,但对人间事却几乎是一无所知,心思也跟那八卦池水一样清澈见底。如今眼见十二年之期将满,人也即将下山,让她多知道些山下的事情总是好的。

但让美妇人郁闷的是,无论她说出的是在她看来多么有趣的事情,湘妃竹帘那一侧都没有半点回应。

“许是呵护的太过了”,美妇人心下幽幽想道,那位简直就像是活在天上的仙女,不食人间烟火,也不关心这人间的喜怒哀乐,她那颗心分明就是飘在白云上的,除了琴,似乎就再没有能让她稍稍动心的东西。

想到琴,美妇人突然想起“不懂琴音,却有琴心”来。抿了抿极红润的嘴唇后便将那件轰动一时的“不义出妻”案慢慢说了出来。

待说到唐缘由其弟唐松陪着走上公堂时,里面仍是毫无动静。

美妇人真是无语了,前些天老道和方公南来访时可是一再提到这个名字的,那位还真就一点都没记住,万事不挂心哪!

停了停,美妇人补充了一句,“这唐松就是前些日子夜夜去八卦池边听琴的少年,他这些天没来想是就为这事儿给耽搁了”。

湘妃竹帘内传出一声轻咳,美妇人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后面的叙说愈发的绘声绘色起来,不时还停下故事解说一下其中涉及到律法及人心的关窍,合着她是把这个案子当教材使唤了。

一路说到案子结束,说到方公南将唐松叫去问询,美妇人刻意卖了个关子,“你知道那少年是怎么答的?”。

里面没有回应,美妇人却没在意,因为十几年的朝夕相处使她能感觉到湘妃竹帘后的那位正在专心的听着。

停了那么一小会儿,氛围蓄的更足些后,美妇人方幽幽声道:“少年说:‘跟一个女子的眼泪和终生幸福比起来,我这点斯文面子又算得了什么?”。

美妇人话刚说完,准备好的感慨还不曾出口,蓦然便听湘妃竹帘后突然传来“铮”的一声破鸣。等她疾步赶进去时,便见那位正手抚着最宝贝的素琴,而七弦琴最中间的那根弦已铮然而断。

那位是学琴的天才,自打五年前琴艺初成以来就再不曾有过断弦之事。今天是怎么了?

美妇人惊诧的看去,那位的眼神却是风轻云淡,点尘不染。

良久之后,当美妇人抱着琴将要走出时,身后蓦然传来一声略显生涩的话语,“我想看一看他”。

美妇人的身子僵住了,手就那么搭在湘妃竹帘上忘了掀起。

五年了……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要见一个人。

但……虽然只剩了几个月,但十二年之期毕竟未满,我该怎么拒绝她,又怎么忍心拒绝……

……

PS:求票都没**,写书就完蛋了!求票,求票了啊!

《》是作者“水叶子”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