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36章 士林之耻

第三十六章 士林之耻(求票)

这事了结,唐松虽然心中渴念却没回鹿门山。毕竟三日之后,龙华会就该开始了。

会期前一天的上午,唐家先后来了两拨传信的。第一拨是个伙计模样打扮的人找柳眉,为的是通知并提醒她第二天晚上准时参加龙华高会,一并确定表演的曲目舞蹈。

第二拨来的则是穿着皂衣红裹肚的州衙公差送来一封便笺。这便笺看着不起眼,里面的内容却是满襄州士子梦寐以求的。笺邀唐松于明日赴汉江之会,共赏美景并临清流以赋诗,便笺下方,赫然有着本州刺史及别驾的亲笔具名。

看到便笺上“临清流以赋诗”这几字,唐松实在是无话可说。他自在这里纠结,那边厢唐达仁却因为这份信笺兴奋的老脸放光,这可是刺史和别驾亲笔具名的邀约信笺哪!啧啧,祖宗显灵了,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谁也听不清的自言自语,自己把自己给激动的了不得灯达仁到后来居然眼圈都湿润了。

对此,唐松更是无语了。这老头儿真是没法说他,前些日子唐达信拍他面前两万贯钱的时候,也没见着老头儿有这么激动啊!

唐松真是觉得唐达仁有些难以理解,也正是因为这份难以理解,唐松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真正成为一个唐人,更别说一个正宗灯代读书人了。

烙印在骨子里的东西是无法改变的,他是,且永远只会是一个裹着唐朝皮的后世人。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整个唐家愣是被往日最安静灯达仁整出了鸡飞狗跳的感觉。这老头儿沉寂太久的父爱居然就此大爆发,十年来第一次关心起儿子的穿着来,且守心的细密到了琐碎的地步,就连女儿按他的意思给兄弟的衣服改一下袖子,他老人家都得亲自在旁边盯着。

唐松也被他折腾的不行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喊了足足十七遍,且每一遍到跟前时交代的都是些不用交代的废话。到最后唐松也算看明白了,老头儿根本就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要交代,他纯粹是激动但狠后癫狂了,不这样折腾,那砰砰狂跳的心就安静不下来。

唐松看明白这点后果断的溜出了家门,任老头儿在后面喊的声嘶力竭也绝不回顾,找到本城最大的万客来酒肆吃了三瓯上好的河东葡萄酿,看了六个歌儿舞女的表演,又好好欣赏了一番酒肆门口做活店招的碧眼胡姬。直到夜色降临之后这才踩着歪歪斜斜的月光回了家。

一夜好睡,第二天一早,唐松梳洗罢换上昨天那袭折腾了大半天的士子服老早就出了门,免得再被老头儿堵住疯魔一回。

精细的用过早饭后,唐松安步当车出了襄阳南门。襄州自古即为交通要塞,素有南船北马汇聚地之称,眼前这一片码头大小船只交错停泊,当真是桅帆入林,船工如雨,再加上水面帆影之间不时错飞而过的水鸟,真是好一派热闹喧哗景象。

在这船舶停靠连绵达十数里的码头区,位置最好的那一片水面上却显得极为空阔。其间便只停泊了一艘阔仓平底的打花橹,这船身子极大,速度也慢,却胜在平稳奢华,正是游江赏远的上好佳物。

唐松来的稍早,今日与会之人多不曾到。递出便笺登上花橹放眼望去,只见襄州古城与远处的襄北平原尽收眼底,水天一色之间只有说不出的雄浑壮阔景象。

眼见好景可赏,唐松迈步向打花橹舱顶改制成的观景台走去,正行走间忽然看到打花橹一侧的船舱阴影处有两个船工模样的人聚在一起。无意间瞅了一眼却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猛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直到登上观景台极目楚天时,脑海中灵光一道闪过,想起来了,这两人确实是见过的。当日他应张启玉之邀带柳眉赴砚山之会时,先是遇着晴雪,随后在一个山间小道的疾弯处差点与这两人撞到了一起。

之所以能将这两个仅仅一面之缘的人想起来,出了那犀利的眼神之外,还因为这两人当时的穿着打扮太特殊。今个儿他们怎么又成了船工?而且刚才那凑在阴影中的样子现在想来总有些鬼祟的感觉。

两次赴文会都见到了这两人……唐松走到观景台一侧俯身下望,那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陆续有鲜衣华服的士子抵达。其中颇有几个是同在鹿门山中结庐的,这些人上船后随意打量间看到观景台上灯松时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愕然的表情

随着唐缘案的传播,唐松这段时间在襄州真可谓是如雷贯耳,只是情形依旧如上次那“书中自有黄金屋”一样,市井间固然是赞誉如潮,但士林里却对此嗤之以鼻。

一个读书人居然不顾身份与人对簿公堂,做起了讼棍的勾当,这就已经够让圣人衣冠蒙羞的了。更别说其还在公堂之上揭人阴私,那里还有半点读书人洵洵儒雅的气度。这唐松啊,真是把襄州士子们的脸都丢尽了。

最终,诸士子们得出了一个公推的结论:五十年来襄州士林之耻,莫有过于唐松铡

今天这聚会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此次聚会参与者虽然不到三十人,却是整个襄州士林万众瞩目。所以这些接到便笺的人无一不是心中激动不已,虽未吃酒已是飘飘欲仙,如有醺然之醉。

但是他们这份满带着荣耀感的激动此刻却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在这般等级的文会中居然看到了这个士林之耻,就如同在长安的万福万寿楼宴饮时看到一只苍蝇,那地方原本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这种东西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