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相

第38章 令人发指的狂妄!

第三十八章 令人发指的狂妄!

张启玉对方别驾将他与唐松并列也甚是不快,不过他却掩饰的极好。适才方别驾既然点了他的名负责诗会中士子们的安排,此刻就不能不说话了,“金少兄,大家同在鹿门山中结庐,说来也算有同窗之谊,你这是干吗?还不快快坐下,有什么以后再说,没得扰了两人大人的雅兴”。

“张兄,我等素来仰慕你的风仪才学,若是别的事情只要张兄发了话就断没有不听的。但今日却是不同啊,一则我等实是耻于与唐松为伍,再则也是怕他污玷了本次诗会”,言至此处,金宗庆扭头向那些个士子们环视了一眼,“列位学兄以为如何?”。

都是些意气风发的少年人,这样的事情就怕没人领头,一旦有人冲在前面,其他人那里还不跟上,牛承志率先呼应,随后众士子轰然而应,其中自然也有些厚道老成的,他们虽不会跟着起哄,但指望他们出头反驳那是想也别想。

场面一时竟是僵持住了!

目睹此景,刚刚坐下的方别驾与金刺史相视之间无奈一笑,他二人宦海多年不知经过了多少大风大浪,再说两人也是读书人出身,都是从少年意气那个阶段过来的,眼前这事情真还入不得眼里,生气也不至于。作为地方父母,他们其实并不反对士子间的竞争,毕竟这更有利于本州文运的昌盛。无奈的只是这诗会还没开始就搞成这样子。

既是文人相聚的诗会,那些个官威什么的也就不方便拿来施展了,否则容易遭士林诟病。方别驾等了片刻,见“无为而治”金使君没有说话的意思,他遂笑着开口道:“你们真读过唐松的诗?什么士林之耻着实过了!”。

眼见这些个年轻士子们还是一副乌眼鸡的样子,方别驾笑着摆了摆手,“罢了,既是诗会,咱们就以诗论纷争。使君大人给出个题目吧”。

金使君双手抱于腹前,呵呵一笑道:“这主意好,既是泛舟江汉,自该以此为题,若是诗中能契合我襄州,那就更好了”。

刚才听方别驾请金使君出题时,金宗庆便已心中大喜。他是个心思深沉之人,既要参加今日如此重要的文会又怎会提前不做准备?再一听金使君给定的题目,更是心中大定,看来此前在这位使君大人贴身小厮身上做的那些水磨工夫毕竟不冤。

金宗庆早已透过那小厮套出今日文会题目的大概,其实这也没什么难猜的。毕竟金使君是本州刺史,历来只要是他参加的诗会,这题目必然就是由他来出。

信息套出来之后这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此时金宗庆袖中就藏着一首重金买来的佳作,正合金刺史所出的题目。

笑话,他唐松写出的东西能比这个更强!

今个儿凭这一首诗既可扬名,又能顺势将唐松撵下船去再度沦为笑柄。一举两得,何其快哉!

金刺史题目给定,对于金宗庆而言亦是大局定矣!当下略略上前一步,“以诗论纷争,某等若是输了这便下船。却不知唐松若是输了又当如何?”。

眼见这个金宗庆依旧不依不饶的,实在有些过份。方公南脸上笑容不变,眼神却陡然一凛,“你便是你,可代表不了这许多士子”

吃这眼神一激,金宗庆心下顿时一冷,心里未尝没有后悔,但事到如今已容不得他再退了,话固然是不敢再说,但身子却硬挺着不肯退下。烽&火*中$文@网

这就是一定要个结果的!

牛承志咬咬牙也跟着向前迈了一步,黄继来脸色不停变幻,却真不敢将老爹的交代都做了耳旁风,最终恨恨看了唐松一眼后,身子终究是没动。

见他不动,几个脚步已经抬起来的士子又悄悄放下了。当此之时,便是金宗庆、牛承志两人与唐松形成了争锋相对之势。

场面发展到这一步,唐松也真是恼了。

今天他之所以会来此地,一则是刺史与别驾同邀,容不得拒绝;再则也是好奇想看看唐时这些层次较高的文会究竟是什么样子,心里还真没存着要跟谁争锋的意思。若有可能甚至连诗都不想交。

甚至就连襄州士子们汲汲以求的拔解名额他现在都看的很淡然。唐朝中进士的人年纪普遍较大,这具身体的生理年龄还太小,按正常情况今年便是得了这名额也肯定中不了,既然如此何必去争。

抱着不争之心而来,这些人却是欺人太甚。他在后世就是搞古典文献研究的,具体方向就是唐诗宋词的选本研究。研究的哪一首不是文学史上的经典?

可笑这些人还真把自己当成诗仙诗圣了,真当我想看你们那些烂诗?若是真有那一等老老实实埋头苦读的人出头他也还好想些,偏生出头的是金宗庆。烽&火*中$文@网

www,就这个专好勾搭人妻,一年里有大半年连书都不碰的人渣居然也敢指责自己是襄州士林之耻?

场面如此僵持,脸色渐渐沉下来的方别驾刚扭头过来,唐松已向金宗庆等人淡淡然开言道:“有我在此,你们还写什么诗!”。

石破天惊!

这句话声音极淡,却如洪钟大吕般砸得满船人头昏脑胀,脸色疾变!读书人以谦逊为美德,再者文无第一,谁敢说这种话?打花橹上就连金刺史也不敢哪!

这口气……已经不是自大所能形容的了,简直……简直是……令人发指的狂妄!

其冲击力之大,就连万事不挂心的金刺史都猛然松开了抱住腹部的一双白嫩胖手看向唐松,满脸的惊愕!

方别驾眼中有锋锐闪动。

金宗庆与牛承志却是满心狂喜,自作孽,不可活!

云淡风轻的说完那句石破天惊的话后,唐松却不理会这些人的反应,顾自安坐下来取过早就备好的兔毫,援笔引墨,落纸成书。

当此之时,打花橹上落针可闻,众人的目光俱都随着那支兔毫转动。

不过片刻功夫,唐松已书写完毕,起身后也不与人,直接拿到了怀抱琵琶的晴雪面前,“唱”

和煦的声音里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不知怎的,晴雪感觉身子里有一股无法言说的热流在不断滚动,越窜越快。整个人莫名的亢奋。接过那纸细看过,深呼吸一口气后纤手一拨,顿时便有悠扬的琵琶声如水流出,稍后,清新素雅的歌声随之而起:

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

三湘乃漓湘、蒸湘、潇湘之总称。荆门乃荆门山,战国时楚之西塞。这两句语工而形肖,一笔勾出汉江千万里的雄浑壮阔与浩渺水势。实与后世“看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有异曲同工之妙。

随后的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更是代代传诵不绝的千古佳句。随后两句是用反笔,以动与静的错觉进一步渲染汉江磅礴水势,构思之妙历来为人称道。最后两句直抒胸臆,融情入景,充满着积极乐观的情绪与留恋山水的志趣。

此诗展现的是一幅色彩素雅、格调清新、意境优美的水墨山水。画面布局远近相映,疏密相间,加之以简驭繁,以形写意,轻笔淡墨,又融情于景,实是融画法入诗的力作,是璀璨唐诗中可处于巅峰的极品。

恰恰这诗还与金刺史所出题目珠联璧合!

今天能与会的没有一个是不懂诗的,即便不懂作诗,但多年熏陶下来总还是能分辨出的诗的好坏。方一听到这诗的前两句,众士子们已是脸色大变,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一出,方别驾与金刺史眼放光华,士子们却是彻底绝望,冰冷的绝望!

有一种距离是不可超越的,甚至连勉强企及都是永不可能实现的奢望,文章本天成……这无关努力,却关乎天分!譬如诗仙李白,譬如诗佛王维!

晴雪歌声早罢,船上落针可闻的静默却仍在继续,良久之后,方别驾轻轻一笑将众人从震惊中唤醒过来,用颇堪玩味的眼神瞅了金宗庆与牛承志后温言道:“此诗如何?既是诗会,一诗既出,总该有所品评才是啊”。

这……这还怎么品评?众士子恨不得把头扎进汉水里,襄州士林之耻??那他们又算什么?

刺激来的太猛,牛承志看着身边的金宗庆,眼神很茫然。

往日心念甚快的金宗庆现在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按说一般人要是处在他现在这个位置该是什么话都不说转身即走,说的越多越丢人。但金宗庆毕竟不是一般人,他想的更深远些,此时一下船可就彻底没了弥缝的机会,那他也就真真正正成了襄州士林的大笑柄。忍着这一阵儿的羞辱留下来,凭着那首重金准备下的诗,虽然争锋是不要再想了,但那首诗好歹能帮他挽回些颜面,毕竟这诗会只是刚刚开了个头儿。

小不忍则乱大谋啊!但要留下来,真是太诛心了,太考验脸皮了,不说别的,就是此刻……该怎么把头抬起来?

…………

PS:求票,求打赏,求支持啊啊啊啊!

小说阅读下载尽在中文网更新超快小说更多:http://www..com/

特别提示:

推荐阅读:

字母分类:

本站所收录作品隐相最新章节来源于网络,部分为系统自动采集生成,若有侵权,请告之!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玄幻为您提供- 、 、 、 等小说在线阅读! ,

每一篇留言都是作者最大的创作动力。

当然,您一定不会奢侈每天您的

,尽情投给水叶子会让您更快获得更多积分。